苏素进来假装不满的瞪了他们父女一眼:“孩子都被你宠坏了,既然要去市里,还不赶紧去借自行车?等下赶不上八点半的客车了。”

    “嘿嘿,我这就去,才七点多呢,不急。”唐明远对着媳妇笑了笑,赶紧出门去借自行车。

    很快,他就骑着一辆旧的掉漆的黑色的28加重自行车过来,一侧还挂着个筐。

    苏素把早就准备好的布垫放在后面绑好,免得女儿坐着不舒服,又把装了草药什么的青色布袋放到筐里,拿了军绿色的水壶给女儿,不放心的叮嘱:“宝宝,去外面跟好你爸,千万别乱走知道吗?就算看不见你爸了,也不能乱走,站在原地等着你爸回来找你啊。”

    唐宝心里很郁闷她把自己当成三岁的孩子叮嘱,可还是笑着点头。

    苏素又叮嘱了自家男人几句,唐明远才骑着自行车离开,还不时的问坐在后面的女儿舒不舒服。

    唐明远骑了半个小时左右的自行车才到了镇上的车站,把自行车停好上锁,交了五分钱的停车费给看车的大爷,这才带着女儿坐上了客车。

    这时候镇上去市里只有两路公交车,早上八点半和中午十二点半开车去市里,坐客车也得一个小时左右。

    华国刚建立不久,现在的都是蓝白相间的小客车,里面只有十几个座位,当然,现在也不管超载,除了座位,还能站十几个人呢。

    不过,很多人都搭骡车或者是骑自行车去市里,不就是早起一个小时吗,反正时间有的是,这坐车可要两角钱呢。

    唐明远花了四毛钱买了两张车票,很快,客车在坑坑洼洼的黄泥路上晃荡着的开向市里。

    车上还有五个空位,有个穿着中山装的和蔼老汉和唐明远认识,两人隔着中间的走道,开始说外面的情况,比如说哪家被斗地主了,或者是哪家被割资本主义尾巴了,还有哪家娶媳妇都用上了三转一响……

    唐宝看着外面的景色,绿色的天野,还有触目所及都是泥土房,还夹杂着青砖平房,心里忍不住郁闷。

    这个时空,真的不是自己曾经生活过的时空。

    这些年,她从自己听到和看到的事情里,发现了一些非常震惊的消息。

    比如,她熟悉的建国元帅里,里面有好几个陌生面孔,还有一些或大或小的事件,在时间和结果上都有出入,不是自己记忆里的相符合。

    可让人诧异的是,即使一些历史事件有了偏差,不是她记忆里的事件,可那些关键性的事情都没变,比如说建国的时间,还有现在的文化大革命,都和记忆里的一样。

    好像不管怎么样,也不会改变原来的历史进程,就像是平行空间一样,顺着原来的历史发展下去。

    不幸的的是,不管未来会变成什么样,这里是她现在需要真实的活下去的世界。

    是的,她原来不是华国的人。

    她也不是出事故穿越,在自己的记忆里,自己上辈子是活到了八十多岁寿终正寝的。

    曾经的她并不是天之骄子,什么都很普通。

    1976年出生的她,自有记忆起,小的时候家里有弟妹,自己不是最受宠的,可是她考上高中也让她读了。

    后来自己工作是一个市政府计生办的普通工作人员,嫁了一个以为老实的丈夫,却在自己生了双胞胎女儿后,有了别的心思,开了个小超市的他手里有了点钱后,就出轨了,和一个寡妇偷偷的生下儿子,闹着和自己离婚。

    那个时候,两个女儿刚上高中,她虽然深受打击,却还是熬下来了,毕竟她那个时候已经四十岁了,这种事也看多了,只是不知道自己也会遇上而已。

    不过,她的两个女儿经受这打击却是奋发图强,都考上了大学,还自主创业,在她五十岁的时候,两个女儿已经算是镇上的成功人士,让她住上别墅,衣食无忧。

    可能是她不幸福的婚姻,让两个女儿在老公这方面格外的挑剔,谨慎,好在她们都遇到了好男人。

    自己的晚年生活可谓是很幸福的,女儿女婿都孝顺,外孙子和外孙女也有两个是她一手带大的。

    结果自己在八十三岁的时候,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成了刚出生的婴儿了。

    当然,她也是很普通的婴儿,会哭,会闹,除了爱干净一点。

    还没等她弄清楚什么缘故,在她一周岁的时候,天有不测风云,受寒发高烧眼看活不了,在女儿的生死关头,唐宝妈做为封建思想的残余、传统糟粕的继承者。

    其实简称就是半吊子神婆,在女儿生死关头,死马当成活马医,给她服下了据说流传百年之久的过期丹药。

    虽然救了她一条小命,可惜,可能是老天嫉妒唐宝运气太好,或者是丹药补的太过了,捡回来一条小命的唐宝发现自己变的手足不协调了。

    应该说是明明脑子清醒的很,可是手脚闹着罢工,不听脑子的话了,哪怕是再三努力管教自己的手脚,可是说话和行事都变得慢吞吞了。

    说真的,唐宝刚知道自己状况的时候,还真是死了的心都有。

    可是,看着把自己当成眼珠子一样的父母,就算是哭都不敢在自己面前哭,特别是听到别人说起自己妈生自己的时候大出血,哪怕被救了回来,这辈子都不会再有孩子了。

    这让她怎么忍心离开她?

    很快,她发现自己不是真的傻,自己睡迷糊的时候,可以来到一个空间,在那里自己是很正常的能说能跳。

    可是,这是一个很让人憋屈的空间,只有三个平方左右,而且还不经过自己的同意,就会在睡梦中把自己收进去,嫌弃的时候就把自己送出来。

    就是说自己这个空间拥有者,没有丝毫人权。

    她记得自己看过的小说里,人家的空间都是很牛的,金银财宝不计其数,各种物资数不胜数,只有你想不到,没有空间办不到的事情。

    可是,自己在七八岁那年,悄悄的把一块无意中捡到的玉佩和几样药草,还有一个菜团子收进去。

    结果呢?

    下次进去的时候,发现空间里只剩下那个菜团子了,药草和玉佩都不见了。

    不见了……

    空间不是应该最安全的地方吗?可是她的空间却……让她欲哭无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