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艰苦,难熬的三年已经过去,国家现在还在实行统一战线策略,打~倒~美~帝,打倒一切~资产~阶级,打~倒~各国反动派,要斗私批。

    还有什么深挖洞,广积粮。

    三面红旗: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到山上去,到乡下去,到贫下中农当中去……

    唐宝来到这个感觉陌生,发生的事情却又带着点熟悉的时空,从来没想过凭着自己能改变什么。

    当然,她想到自己现在自己的状况,有是一阵无声的哀嚎,凭着自己现在这样能做什么呢?现在她是真的没有别的期望,只求自己能利索的像个正常人。

    她这次非要跟着来市里,也是为了寻找机遇。

    按着她以往摸索出来的经验,自己这个空间得到了好东西,会让自己变正常。

    她心里也怀疑,自己现在这样说话行事慢吞吞的,是不是因为这个空间在作怪;是不是有一天空间得到了足够的好东西,就会让自己恢复。

    过了一个多小时,客车才晃晃荡荡的来到车站,唐宝心里很庆幸自己不晕车,现在的黄泥路真是让人一言难尽啊。

    下了客车,唐宝就也忍不住好奇的张望,触目所及大都是两层的青砖房,还夹杂着四合院,往远处看,还有几栋新造的三楼,再就是高炉耸立着的大烟囱了,也不知道是炼钢的还是做什么的,反正显得神气极了!

    很多笑容自信的男女骑着永久和凤凰牌子的自行车,高音喇叭里放着激昂人心的口号,还能见到三三两两的军警和治安联防队在车站附近巡逻,预防敌特,还有维护治安。

    唐宝踏在东延市里平坦的青石路上,看着穿着整齐的男女大步来往,心里深深的嫉妒羡慕了。

    她也想穿去年新做的确良衬衫,还有灰格子的呢外套来着,可是现在的天气太冷,她身体弱,爸妈怕她不穿棉袄就会冻着,起码要过半个月才有机会穿。

    看着穿的列宁服白衬衫的男女,她心里暗暗骂他们臭美。

    唐明远深怕女儿走丢,可是现在这年代,又不能手拉手,他就干脆拎着布袋走在女儿的后面指路。

    “往右拐,慢点走,我们不急啊……”

    边上越过他们父女的路人,好奇的看了他们一眼:你们这速度已经是够悠闲的了,真想知道还能慢到哪儿去?难不成还想和乌龟赛跑吗?

    那样确实得慢点,免得乌龟追不上你们。

    唐宝想来黑市,就是因为知道黑市离车站不远,按着自家爸说的,转了几处弯,就来到了一处长长的深不见底的弄堂里,

    两边来换东西的人都是箩筐反扣,自己警惕的蹲在边上,箩筐底上摆着自己带来的东西,大米,粳米,面粉什么的,还有白砂糖,脆麻花,什锦糖,水果糖,盐金枣,香皂,肥皂,土布,洋布,布鞋,鸡鸭鱼肉,香烟,白菜,萝卜,和各种水灵的野菜什么的几乎是应有尽有。

    反正都是一个模式……大大小小的箩筐反扣。

    来往的人,男女老少都有,大都是低着头,很警惕的东张西望,看到自己喜欢的东西就上前低声交谈,看对方是要钱还是要票。

    当然,要是双方都愿意,也可以以物换物。

    唐明远熟门熟路的来到一个穿着干净整齐的灰衣黑裤,闭着眼睛睡觉的老汉面前,叫了声‘顾老叔’,低声的交谈了几句,那老汉就扒拉了一下他带来的各种草药,很干脆的递给了他十来张零散的一元两元的钱,还有几张票。

    还带着点不满的道:“你也不来的勤快点,下次要是我不在这,你就直接去我家寻我,记住啊,下次多带点药材过来,你都一个多月没来了。”

    唐明远笑着应下:“行,等到开春了,草药就多了,顾叔你就放心好了,下次我肯定多带点过来。”

    “成,我先回去了。”顾老头这才满意的笑了笑,转身就走。

    唐明远也来到女儿的身边,温和的低声道:“爸现在有十几块钱,还有几张票,带你买东西去,你要什么尽管说。”

    唐宝觉得自己来到这里后,浑身就舒服多了,连走路也比平时快了,指着一侧低声道:“爸,我想去,那边瞧瞧。”

    “行啊。”唐明远跟在女儿的身后,见她很感兴趣的看着筐上的几样木梳,自己就在边上看着点,生怕那巡查队的人来抓人。

    来黑市,靠的是运气。

    反正这些年粮食供应就没有不紧张的时候,普通工人粮食指标里一个月只有几两肉,三十斤粮食里只有一两斤大米,剩下的都是玉米面,红薯干,甚至还会有米糠,凑够三十斤。

    条件好一点的都会来黑市转悠一下,买点好的改善一下伙食。

    就算是巡查大队或者公安,也会在脱下制服后,遮遮掩掩的来买点好东西。

    要不是上面的任务,反正他们对黑市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卖梳子的老太太见唐宝长的白净,衣裳也干净,就低声道:“姑娘,这梳子一块钱一把,都是以前的好料子做的。”

    说完,很是忐忑的看着她。

    主要是现在国营商店里一把梳子和巴掌大的小镜子加起来都只要六角钱,这些虽然是自己男人留下来的宝贝,可是现在实在是不值钱了。

    唐宝见老太太浓密半花白的头发整整齐齐地挽在脑后,洗得褪色的蓝色斜襟罩衫上打着几块整洁的补丁,身材消瘦,眉眼含笑显得很慈祥,看着不像个难说话的。

    她就指了指她面前的布袋子低声问:“大妈,里面还有什么?”

    话音才落,心里就涌上了狂喜,自己这话说的多顺溜,这真是太好了。

    反正她能感受到黑不溜秋的旧布袋里有自己想要的东西,心里决定哪怕再贵也要买了。

    唐明远听到女儿的话,也愣了一下,清亮有神的丹凤眼瞬间落在女儿身上,心里的激动就不用说了。

    “行,这里是几枚印章,还有些以前留下来的老物件。”老太太说着打开布袋,唐宝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草木香味。

    唐宝虽然不懂木头,可是却发觉自己的手很想把一枚黑漆漆的木头印章收到空间里,她一手拿着一把木梳,一手拿着黑木印章低声问:“这两个多少钱?”

    老太太有点迟疑,要说这两样东西现在是真的不值钱,可是现在自己急需钱,低声道:“五块钱,加一斤肉票和两斤大米的票。”

    自己来了很多天,可是问过的人都嫌贵,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嫌贵不要,可是自家老伴生病了,这才拿出来换点东西,要不老头子还舍不得,按着老头子说的最低五十块钱,她是实在不敢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