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要票?”唐宝回过头看着自己的爸,水润润的杏眼带着讨好的笑意:“爸,我们有票吗?”

    她是知道爸妈辛苦忙绿了好些天,才凑齐那些草药,卖了十几块钱。

    要是平常人家,肯定是骂自己的女儿不懂事,这五块钱都快能买三十碗馄饨了。

    可是她知道唐明远疼自己,也是太期待自己能像正常人一样走路说话,而不是做什么都慢吞吞的。

    要是自己身子不好,以后怎么能给爸妈养老。

    唐明远见女儿说话顺溜的样子,心里激动的不行,找出两张两元,一张一元的钱,可是那几张票里只有两张半斤的肉票和白糖,红糖的票。

    他低声问:“没有米票,你看用红糖还是白糖的票抵了成不成?”

    老太太赶紧点头:“成,就要一斤红糖的票。”

    拿到票,生怕他们父女反悔一样,赶紧拎着剩下的东西快步离开了。

    唐宝握着印章假装放到自己斜跨的绿色背包里,实际上却是收进了空间,笑的格外灿烂:“爸,我回去再和你说。”

    “好,好,”乐的找不着北的唐明远连连点头:“我们现在就回家去。”

    “等一下啊,”唐宝笑盈盈的喊住他:“爸,我们得买香皂,红糖这些回去啊。”

    说完,自己快速的往前走了几步,又回过头给自家爸一个灿烂的笑脸,恨不能跑一圈才好。

    要不是在外面,唐明远肯定是忍不住大声笑出来了。

    他低声对女儿道:“你再好好找找,是不是还有你喜欢的东西,要是有,爸这里还有十几块钱呢。”

    唐宝心里也想得到这样的好东西,再者自己现在能快步走路,又能流利的说话,让她好心情的在走了个遍,可是却没有再找到让她有感觉的东西了。

    父女俩就乐呵呵的开始挑挑选选的花了八角钱买了两块香皂,五角钱买了三块肥皂,还有两斤红糖和一斤白糖就要一块八毛钱,最后看见有上好的磨米粉也花了三块钱买了五斤,人家很干脆的连着布袋送给了他们。

    当然,这黑市里的价格不仅不稳定,还肯定比外面的商铺高。

    “你们娘儿俩都喜欢吃汤圆,我们再找找有没有芝麻,”唐明远笑嘻嘻的看着女儿走在自己的前头,真是心花怒放极了。

    虽然他也很想知道女儿为什么能好,可是想到苏素的家世,就觉得这没有什么不可能了,就是自己的媳妇,不也是老是埋怨她自己没有天赋吗?

    父女俩又买了一斤芝麻和一斤水果糖,又花了三块两角钱。

    这时候已经是十二点多了,唐明远生怕饿坏了女儿,低声道:“我们现在先去吃点东西,坐两点钟的车回去吧?”

    “好啊。”

    这个时候,黑市里的买卖的人都不多了。

    父女俩正准备离开,就听到一阵脚步声传来,还有人惊惶的喊声:“快跑,是巡查队的人……”

    还留下蹲在一边卖东西的人,和零零散散的几个买东西的人,都瞬间爆发了,如同鸟兽四散。

    这要是被巡查队的人逮住了,不仅是身上的东西都要被没收,还要关起来留下案底,要是运气不好,那可是要游街批—斗的!

    “阿宝,跟住我跑。”唐明远也赶紧招呼女儿一起往一条小岔道里跑。

    可惜运气不好,或者应该说是人家巡查队对这边的岔路太熟悉了,他们看着前面二十来个带着红袖章的男人,凶神恶煞一般的逮着冲在前面的汉子,大喝:“都不准跑,蹲下,举起双手。”

    没被逮住的人,自然是不甘心束手就擒,都想回头换条道走,却见后面也有一群黑压压的红袖章过来,听到外面传来痛苦的哭声,还有讨饶声,唐宝不敢大意,来到自己爸爸身边,察觉到他也是脸色发青的模样,伸手摸上他的手里拎着的布袋,东西就瞬间消失了。

    唐明远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双手,反而是庆幸无比的松了口气。

    他是觉得自己怎么样都无所谓,可是自己的女儿要是进去了,那后果……让他想起来就害怕。

    现在他们身上没东西,等下就能脱身。

    可是唐宝身子微微一颤,瞬间就发现自己又恢复到从前那慢吞吞的模样了。

    自己才享受到那手脚灵活,说话利索的幸福,现在却又被打回去,这让唐宝沮丧极了。

    巡查队的人几乎是一拥而上的把一个个人都逮住,把他们都反手拧着,要是有人敢动,如狼似虎的打骂,丝毫没有顾忌自己手里的是老人。

    有两个高大的男人,板着脸,来到唐明远面前想动手拧他的胳膊的时候,唐明远赶紧举着双手道:“同志,我是来寻亲戚的,他生病了,我想来给他看看,我是赤脚医生。”

    又指了指被自己护在身后的唐宝,哭丧着脸道:“同志,我们父女真的是无辜的啊!好好的走到这,就遇上了你们。”

    这来黑市里的人,大都是带着布袋或者背筐什么的,他们父女又穿的整齐,而且手里没东西,一个汉子就一把拉着唐明远的胳膊,自己去搜他的口袋,恶狠狠的道:“老实点,不准动。”

    他的口袋里只有几块零散的钱和几张票,确实没有搜出什么布口袋。

    另外一个男的把唐宝斜背着的绿色布包一把夺过来,见里面只有一个水壶,还有几块水果糖,倒是不为难他们,把东西还给唐宝,很不耐烦的挥手:“赶紧走,赶紧走,下次不准过这边。”

    反正没东西搜出来,又是赤脚大夫,他就不想带回去。

    “好,好,我们这就走。”唐明远看着女儿又走的慢吞吞的,心里一沉,见他们狐疑的看着自己的女儿,一脸落寞的解释:“我这女儿胆子小,这是吓着了。”

    “我们都赶紧的去前面。”领头的男人一挥手,就示意被手下押着的人快速离开。

    阳光都照射不进来的小阴暗的小巷子里,几乎是一时间就人去楼空,只留下父女俩慢慢的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