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的时候是早上旭阳东升,回家的时候是披着晚霞。

    回到村子里,唐明远见有人和自己打招呼:“呦,你们去哪儿了?买了什么好东西回来啊?”

    唐明远就放慢了自行车的速度,一路和大家招呼着才回去:“没有买什么,就是去公社领了几瓶红药水什么的,顺便买了点红糖和豆油。”

    他是大队上的赤脚医生,每个月都要去镇上的公社里领药品,那豆油是在镇上公社的粮店里凭票买的。

    自行车前面的框里是有几瓶药水和几个盒子,有人还趁机往后面的筐里看了一下,见确实没有别的,等他们父女离开后,几个女人就凑在一起嘀咕:“他家负担也重,媳妇是病恹恹的,女儿是个傻的,听说每个月还要给他阿爹五块钱……”

    “唐宝也不能说是傻子吧?”有人弱弱的反驳:“我看她会织毛衣,补衣服啊!”

    “呵呵,一个破铜能补两天……”

    唐宝摸了摸自己的耳朵,翻了个白眼,鼓了鼓嘴,耳朵有时候能听到很远的话也不是好事啊。

    不过,在这通讯基本靠吼,交通基本靠走,娱乐基本靠手,耕田基本靠牛,发财基本靠想,穿衣基本靠纺,取暖基本靠抖;干的比驴都累,吃的比猪都差,起的比鸡都早,下班比狗都晚,装的比孙子还乖,挣的比民工还少的时候,要是不三五成群的说点闲话,那日子还怎么过啊?

    唐家是很普通的农家小院,泥砖屋和黄泥屋是大队里最多的普通百姓的房屋。

    上辈子的唐宝是在旅游的时候,特意去参观过这种泥砖屋,看着古迹在时光的风雨中渐渐退隐,只留下伤痕累累的孤寂寞然。

    简直不能想象,自己竟然在泥砖房里住了十几年。

    唐宝家一共三间房子,左边是厨房和柴房,中间是唐宝爸妈住的房间,另一边前面是堆放药材的,后面用木板隔开,是唐宝住的小房间。

    院子有七八十平米,用竹篱笆围着,篱笆边上种了些韭菜和葱,还有一株梨树,树下是简单的石桌石凳。

    等到天在热点,这篱笆边就会种些豆角,空心菜,丝瓜,葫芦,扁豆什么的。

    除了这些,院子里还放了些大小不一的竹筛,晒簟用来晒草药。

    陈联大队靠山有水,每家还有两分自留地,也能养鸡鸭,可是不能超过养三只,有人抽空就上山,就算没能打到野物,野果子和野菜也能凑一碗。

    有人半夜也去河里或者是沟里,池塘里放笼子,也能时不时的弄点鱼虾,实在不行,摸一碗螺蛳或者田蚌什么的,也能凑一碗。

    这里虽然出行不便,却在最艰苦的三年里,没有像别的地方那样饿死人。

    ……

    唐明远回到家顾不得别的,就像做贼一样鬼鬼祟祟的四处张望了一下,确定家里没有别人,就赶紧问慢吞吞的走进来的女儿:“小宝,你把东西收在哪儿了?”

    妈啊,这要是不弄清楚,自己可就要憋死了。

    实在是太奇幻了。

    他那亮晶晶的丹凤眼盯着女儿的手,低声问:“这是不是传说中的袖里乾坤?”

    唐宝还没开口,就听到外面传来推门声。

    苏素推不开门,看着院子里的自行车,不解的敲门:“明远,你做什么关门啊?还不把自行车还回去?”

    “来了,”唐明远快速的上前开了门,又小心的张望了一下,‘嘭’的一声关好门,拉着苏素傻笑:“我们女儿变好了。”

    苏素瞬间呆住了:“真,真的吗?”眼神热切的盯着女儿:“宝宝,走给妈看看?”

    唐明远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出后半句话:“回来的时候又不好了。”

    苏素闻言回头就恨恨的瞪了他一眼,又柔声哄女儿:“没事的,我们不急。”

    “可是……”唐明远还没说完,就被苏素瞪了一眼,凶巴巴的道:“可是什么?还不赶紧去做晚饭?”

    唐宝听他们说的太快,自己插不上嘴,很是烦恼的看了他们一眼,随即干脆心念一动,把买来的香皂,肥皂,红糖糯米粉什么的都拿了出来。

    唐明远看着凭空出现的各种东西,乐的眉眼带笑的拉着苏素的手,很兴奋的道:“你看,你看,我们的女儿厉害吧?”

    “袖里乾坤?”苏素也很惊讶,拉着女儿低声道:“袖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我爷爷曾经说他在小时候看见过他爷爷袖中能收纳天地之阴阳万物,没想到我也能看见。”

    要不是当初情况紧急,唐宝都不敢动手,怕吓着他们。

    没想到自家老妈还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她杏眼亮晶晶的看着自家娘,拉着她的手,断断续续的道:“我,我能,去一个,地方,可是里面,很小。”

    “我今天,找到,一块木头,就能让我好了……”

    苏素很认真的听着女儿磕磕绊绊的说完,这才拉着女儿坐下,低声道:“苏家在解~放前是道家,听说几百年前的祖先能降妖除魔,可是一代不如一代,而且苏家子嗣不丰,倒是把祖上留下的好东西都败的差不多了。”

    “苏家的女儿都姓苏,我阿娘那个时候就是给人看阴阳风水,也会给人看病……可是前些年时局动荡的厉害,孩子的成分随父不随母,这才让你改了苏姓,随你爸姓唐。”

    “你不记得在你一岁的时候生了场大病,眼看不行了,苏家那个时候只留下一个玉佩和一粒老祖宗留下的丹药,我那个时候也是没法子了,就把白玉如意扣给你带上,又把丹药弄碎给你灌下,没想到你还真的好了。”

    “后来我才发现你身上的白玉如意扣不见了,我也不知道去哪儿了?”

    苏素也觉得有点懵,低声道:“那白玉如意扣我阿娘给我的时候说过,是祖上传下来的,传说遇到有缘人,这才能收纳天地之阴阳万物,没想到宝宝你就是有缘人!没想到真的有这么神奇的事情。”

    她咬了咬唇:“我还以为是我阿娘哄我的呢?”

    说完又很不解:“难道就是因为这玉扣,才让你不能好好说话,走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