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中的苏家老祖宗当年精通玄门医、命、相、特别是灵治更是无人能及,算是惊才绝艳的风流人物,因此自成一派。

    可是干她们这一行的,窥探天机太多,十有八九会犯五弊三缺中的至少一样,五弊是鳏、寡、孤、独、残,三缺则是钱、命、权。

    反正苏家子嗣单薄,又缺惊才绝艳之辈,祖先留下的无数奇珍异宝也是只出不进,很快就没落了下来。

    等传到苏素手里的时候,停苏婆婆说起祖先的荣光,都觉得是听书一样。

    而且,苏婆婆把传说中的传家宝给她的时候,更是让她目瞪口呆,一枚看着水头不好,玉资普通的白玉平安扣;还有一枚据说是很厉害的丹药。

    (反正是谁也不知道丹药吃下去会变成什么样,因此,这么好的丹药也没人敢吃,再说也不知道是什么效果,谁敢乱吃,还是流下去吧,别自己折腾自己了。)

    苏婆婆在看风水和算命上有点造诣,见苏素只对医术有兴趣,也不勉强她,反正这也勉强不来,心里还觉得这样女儿好歹也能长命点。

    那个时候祖宗留下的书籍也不多了,好在有些东西靠的是天分,干脆把苏家医馆留给她。

    唐明远就是医馆里的学徒之一,先前他们是在镇上的医馆,后来革~命~成功后,苏家也算是封建思想的残余、传统糟粕的继承者,其实就是她们算是半吊子神婆,又开着医馆,算是成分不好的那一批人。

    苏婆婆左算右算,几乎是愁白了头发,才和女儿搬到这陈联大队来生活。

    好在苏家医馆先前也算是仁心仁术,冬天有免费的热开水,夏天有免费的野菊花茶,没有什么骂名,陈联大队里的很多人都受过苏家的恩惠,最终悄悄的留下他们,还为他们遮掩,这才没有被批~斗。

    苏婆婆私下里曾经说过,陈联大队的莫处有苏家长辈的墓地,这里能让苏家在短时间里没有性命之忧。

    反正她只能算出这里能保女儿十年平安,又指点女儿把自己埋到某处,在女儿和唐明远结婚后的一个月后,苏婆婆就在睡梦里没了。

    ……

    苏素说的很仔细,唐宝听了这才恍然大悟:“妈,那我,现在,这样,是不是,因为白玉如意扣在我的体内?”

    她说完,才发觉自己说话又流利了起来。

    苏素也发觉了,紧紧的拉着女儿点头:“应该是吧?你现在又好了吗?”

    唐宝很想知道自己那买来的木印章还在不在,忘记了自己还握着苏素的手,心念一动,自己和苏素就来到了空间。

    “这?”苏素看着这里的小地方,还没表示自己的惊讶,就发现自己和女儿又在外面了。

    唐宝遇到这么任性的空间,也很无奈,咬唇看着苏素问:“妈,还有什么书册留下来吗?这白玉如意扣是不是芥子空间?是不是要什么东西才能让我恢复?先前的木印章现在已经不见了,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好多久?”

    苏素还是第一次听见女儿说的这么利索,激动的眼圈都红了,听到这话,赶紧道:“有几本册子,明远你赶紧拿锄头,我们去挖出来,说不准宝宝能看懂。”

    唐宝也很高兴,一家人也顾不上吃晚饭,都拿着锄头来到柴房,挪开几捆木头和松枝就开始挖。

    最兴奋的就是唐宝了,第一次发现挥着锄头劳动的感觉这么爽,心里觉得要是自己能好了,每天肯定好好干活,一定不会偷懒。

    挖了好一会,才挖到一个小箱子,拿上来打开后,边上还用布包了木炭,加上箱子又是经过特殊处理的杉木,里面的十几本书册都还好好的。

    可是唐宝一本本的看过去,笑容却渐渐扭曲了,这是什么鬼?《伤寒杂病论》《神农本草经》《千金方》《针灸甲乙经》、《温热经纬》……

    苏素看着自家女儿可怜兮兮的眼神,也发觉这些书籍自己当成宝,可是女儿估摸着不会喜欢,赶紧道:“对了,我们镇上的房子下面也埋了三四箱书,那里是我阿娘埋的,肯定会有你想要的。”

    反正她也不敢确定有机箱,因为自己只对医书有兴趣,另外的只负责挖坑,是自己阿娘埋下的。

    唐明远那个时候还没和苏素结婚,也不知道那地底下埋了什么,低声问:“你再好好想想,别的地方还有吗?”

    他实在是舍不得看到女儿可怜兮兮的眼神,生怕自己那丈母娘埋下的是一箱子看风水的书,那样自己女儿还不哭死?

    苏素见父女俩都眼巴巴的看着自己,赶紧道:“放心,放心,我阿娘把要紧的藏书都埋在柴房底下,好像有三四箱书呢?”

    唐宝这才松了口气,杏眼里满是期待的看着他们:“那我们什么时候能去挖?”

    “这就不容易了,”唐明远见苏素一脸黯然的模样,也有点伤感:“那大宅子现在都被公社分给好几户人家住着,等明儿我先去瞧瞧是谁住在那,再想法子。”

    唐宝赶紧道:“爸妈,我们先不急,等下回你去公社里领药品的时候再去,经常去被人盯上就不好了。”

    她以前在镇上也遇见过那“打倒~走资派”看着有人被戴高帽、抹花脸、剃鬼头进行批斗、游街、示众。

    很多戴着红袖标的人神色癫狂的狂呼高叫,对批斗者拳脚交加的这一幕,实在是让她有点不能接受,都吓得她发烧了一回。

    而且现在才1969年,自家还是尽量低调为好,她明白爸妈对她的付出,哪怕有一点点的危险,也宁愿自己这几年做傻子,也不愿他们有什么危险。

    反正,要是不出意外的话,等到1976年应该就是风平浪静了,自己那个时候也才二十五岁,还很年轻呢。

    “明儿你就有机会去镇上,”苏素却浅笑道:“你侄女今儿来过了,说是你大哥家的红军过几天要结婚了,让你明儿回去一趟。”

    苏家从来都是子嗣不丰,却又不至于落魄,反而颇有几分财运。

    苏婆婆只有苏素这个女儿,苏素爸一开始是觉得无所谓,后来在外面收购药材的时候,遇到了个貌美女子,一来二去的,还是起了别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