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老娘年轻的时候是个美人,苏家又不缺钱财,看中的就是苏老爹俊美,还会点拳脚,又恰好帮了苏老娘一把。

    等到她愿意嫁给自己的时候,自然是喜欢的不行,一开始是觉得没儿子无所谓,后来在他快四十岁的时候,在外面收购药材的时候,遇到了个貌美女子,一来二去的,还是起了别的花花心思。

    苏婆婆虽然说只会看风水,算命测字,可是她对面相也懂点,见他桃花眼散,眼睛尾的鱼尾纹乱,明显是过度纵~欲,伤了肝气;眼睛下面的泪堂又呈微黑色,是肾气与肝胆之气大亏的现象,这让她瞬间警惕起来,在他再次离家的时候,带人悄悄的跟上。

    反正是捉了个正着,她就很干脆的和他分开了。

    这鳏、寡、孤、独、残,钱、命、权里,她宁愿自己是寡妇命。

    ……

    唐明远家却是三子两女,子孙满堂。

    当初是想让唐明远去学好医术,后来是惦记上了苏家的家业,可是他们还没结婚,华国建国初,政策就变了。

    唐家又想反对这门婚事,可是唐明远不乐意了,他心底本来就喜欢苏素,在知道苏老娘有这个意思后,心里喜欢的要命,死也要娶了苏素。

    苏老娘很当机立断的拿出十根小黄鱼,还有四个金元宝,还把自己戴的金镯子什么的都给了唐老娘,开口就是:“只要你愿意让唐明远以后做我苏家的上门女婿,这些就都是你的。”

    唐老娘见钱眼开,自己这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多金子啊,一口同意自己的儿子去做上门女婿,心里还琢磨,反正儿子是自己生的,以后还能从苏家拿到好处。

    苏老娘这一招不可谓不狠,让唐明远看清了他阿娘的真面目,而且自家出了这么多金子,说明是真的看重他。

    (唐老娘本来还以为自己发财了,可是后来这几年才知道这一根小黄鱼只能换一袋粮食。)

    后来因为苏家成分不好,唐老娘就不待见苏家了,深怕自家被牵连。

    后来见苏老娘死了,苏素身子又不好,他们自然是不会多走动,在知道唐宝是个傻子的时候,更是嫌弃的不行,可是又理所当然的对他们伸手要养老钱,在乡下这地方,五块钱一个月也不少了。

    再多的亲情也禁不起挥霍,唐明远现在对自家阿娘是真的能不见就不见了,见面也是听她嫌弃自己,嫌弃自己的媳妇,更嫌弃自己的女儿。

    ……

    唐明远在听到苏素说自家大哥的儿子要结婚的时候,脸上也没什么喜色,淡淡的道:“那我明儿去一趟,顺势去苏家大院走一走。”

    苏素倒是看了女儿一眼,有点迟疑的问:“宝宝要不我们也去一趟吧?看看苏家大院里我阿娘有没有落下什么好东西,你会不会有什么感应?”

    唐宝赶紧点头:“好,我们把这箱书埋回去吧?”

    苏素却笑着摇头:“书册埋在地下也不好,不如你试试看能不能收进去?”

    这空间太任性,谁知道放进去会不会尸骨无存,唐宝有点犹豫:“可是我也不知道这箱书册会不会消失啊?”

    “没事的,我虽然不清楚,可是觉得要是放进去的东西消失了,说明对你有好处!”苏素虽然很喜欢医术,可是却更在乎女儿的安危,低声叮嘱:“宝宝你要记住,在外面还是不能让人看出你现在这样,你要装到和以前一样,要不,我怕节外生枝。”

    唐宝明了的点头,自己要是时好,时不好的,那不是被人当成妖~怪吗?而且现在还是特殊时期,自己要是因此被盯上,那可真是~想想,就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唐宝把手放到小箱子上,箱子就消失不见了。

    唐明远看了还是觉得很神奇,明亮的丹凤眼盯着女儿的手,很想让女儿抓着自己试试,可是又不好意思说。

    唐宝被他那眼巴巴的看着,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上前拉着他的手,眉眼带笑:“爸,我们试试能不能进去?”

    结果还是一样,唐明远还没好好打量里面的空间,就很快出现在外面。

    他摸了摸自己脖子,看着她们母女嘿嘿傻笑:“里面挺小的,不过那箱子还在原地,我们可以什么东西都放一点进去试试。”

    苏素斜了他一眼,柔媚里带着娇嗔:“还不赶紧去烧晚饭?”

    她的厨艺不佳,除了煮粥之外,都是唐明远做饭。

    唐明远赶紧应下:“哎,我这就去,你们娘俩要是饿了先吃两块水果糖。”

    “晚饭,吃,什么?”唐宝倒是想露一手,可是开口就发现自己又不对了,懊恼的咬了咬唇。

    苏素见女儿着急的模样,拉着她坐下,低声安抚:“别急,妈相信你能好起来的。”

    又皱着眉头自言自语:“会不会是因为带我们进去过,这才让你不能恢复?还是因为那木印章的效果已经没了?或者是……”

    她就算是对祖上的有些东西没兴趣,可是目熏耳染之下,还是能懂一点的。

    想了想,又回到房里里,从角落的泥坑里挖出四个金元宝,让女儿收进去试一下,看看会不会有别的效果。

    唐明远煮了糙米饭,蒸了一碗蛋羹,炒了半颗白菜,还有半碗咸菜,就赶紧喊她们吃晚饭了。

    等吃了晚饭后,唐明远和苏素又寻了一点药材,还有大米和面粉什么的,都小心的包好,让女儿收到空间里去试试。

    可是唐宝收了这么多的好东西,还是不能恢复,依旧是说话断断续续的,走路慢吞吞的。

    等到第二天早上,唐宝听到外面传来喇叭的国歌,这才发现自己今儿起晚了。

    她想到昨晚上乱七八糟的梦,可是现在却又一点也想不起来了,慢吞吞的起床穿衣走出去,发现厨房里已经在传来香味。

    外面的天色还是阴沉沉的,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风带着雨丝更显阴冷,哪怕是春天也带着冷飕飕的感觉。

    苏素在门口的屋檐下洗衣服,看见女儿起来了,拿了梳子给她利索的梳辫子。

    唐宝觉得很温馨,他们数十年如一日的照顾自己,也没嫌自己麻烦。

    就像是自己的长发,肯定是短发方便,可是苏素却宁愿每天多费点时间,让她感受到了沉甸甸的母爱。

    ------题外话------

    父母儿女之间,有亲密的,也有平淡的,还有像仇人的。

    不过一个巴掌拍不响,肯定是一次次的失望,才会相敬如冰。

    唐宝是幸运的,可是这样幸运的真的很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