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明远想给媳妇女儿弄点好吃的,一大早就起床,用糯米粉做了一锅汤圆,又在碗里放了点红糖,吃着香香甜甜糯糯的,味道好极了。

    他吃饱了就先放下碗筷,温和的开口:“今儿天气不好,我们先不去镇上,你们娘俩在家,我去诊所了。”

    苏素点头:“行,等下你记得问一下队长,大队里的骡车什么时候去镇上。”

    陈联大队去镇上要是走路要一个小时左右,骑自行车也要二三十分钟,他们一家三口都要去的话,那自然是坐骡车更好。

    为了方便大家出门,大队里的骡车是经常去镇上的,只要提早去队长那说一声,让他记下就好。

    下雨天,去地里干农活的人就不多了,菊花嫂子带着两个小的来串门,还拎着一个小桶,里面是十来个大小不一的小鲫鱼和几个杂鱼,很是爽朗的笑:“今儿收获不错,这鱼小就是刺多,嫂子你们熬汤喝吧?”

    反正乡下地方柴多,这鱼汤倒也鲜美,到时候放点豆腐下去,那也是一道菜。

    “菊花你真是太客气了,一年到头我们可吃了你们家不少鱼。”苏素笑着道了谢,有抓出一把水果糖递给小霞和二狗子。

    小霞看见自家妈妈点头,这才敢接过糖,腼腆的道谢,见唐宝在边上写字,也凑过去喊了声‘姐姐,’就乖巧的站在那看她写字。

    大队上现在就有扫盲班,是几个知青在教大家,可是小霞觉得他们的字都不如唐宝写的好看。

    二狗子赶紧接过糖,快速的剥了一粒放在嘴里,眯着眼睛笑:“糖好甜,真好吃,大姨,下回我再给你家送鱼。”

    这水果糖公社里要一块七八一斤,除了过年,谁家也舍不得买。

    乡下地方,不仅是远亲不如近邻,也讲究这你来我往,要是只进不出,那就不会有人和你打交道。

    “这糖多贵啊,嫂子你可真舍得。”菊花忍不住摇头,但是心里却是高兴的,她乐意把鱼送给他们,就是知道苏素这性子,不是那种白吃人家东西的人。

    苏素听着她说了些大队里的事,她就起身带着两个孩子急急忙忙的离开了:“嫂子,我先走了啊,现在雨小了,我得打发她们姐妹去挖点野菜。”

    苏素看只有毛毛细雨,也去找斗笠:“宝宝,妈去寻点野菜。”

    “妈,我也,要去。”唐宝也赶紧跟着一块去。

    乡下地方,雨后的空气格外清新。

    苏素家是最靠北边的人家,不远处就是后山,出门就能寻到野菜。

    “曲曲菜能消热解毒,祛瘀止痛;白花菜治风湿很有效,麦篙能祛痰定喘;垂盆草治蛇虫咬伤,咽喉肿痛;白花蛇舌草能治一般的肺热喘咳,降肝火;半边莲是肝硬化和吸虫病的良药……”

    苏素是尽可能的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女儿,她觉得就算现在提倡西医,可是女儿能多懂点总是好的。

    唐宝倒也听得认真,万分庆幸自己这脑子没有罢工,反而是记性很好,磕磕绊绊的跟着她说了一遍,还真的没差。

    特别是中药的炮制是要按着药材本身的性质,以及调剂、制剂,应用的需要,不仅需要耐心,也需要天赋。

    一般都是苏素在家炮制药材,哪怕唐宝速度慢,可是苏素也教会了女儿剪、切、剔除、挤压、火燎、挖、拌衣、揉搓药材的这些技巧。

    所以哪怕他们也知道村子里的人私下里都说唐宝是傻的,可是他们都明白女儿很聪明。

    春天是野菜很多的时候,母女俩半个小时左右就挖了一篮子野菜。

    十一点多一点,唐明远快步的回来,心里还在琢磨着中午该烧什么?

    推开竹篱笆的门,就闻到一股香味,忍不住吸了吸鼻子,来到厨房笑着问:“好香啊,你们娘俩今儿做了什么好吃的?”

    “炸鱼,鱼汤野菜,还有野菜饼。”苏素觉得自己很有学厨的天赋,鱼汤鲜美,野菜嫩绿。

    当然,小鱼是女儿炸的,野菜饼有几个焦黑的不能吃的那几个都被她喂鸡毁尸灭迹了。

    唐明远很有眼色的满口夸:“苏素你可真是真人不露相,不用吃,闻着就知道这味道肯定错不了。”

    苏素笑如春花灿烂:“那自然,你现在才知道啊!”

    唐宝先前在烧火,把火灭了,才慢吞吞的从灶台后起来去边上的脸盆里洗手,对着爸妈这打情骂俏,悄悄的翻了个白眼。

    “好了,你端出去。”苏素把一小半鱼汤盛到粗瓷盆里,又把野菜饼放到干净的小竹篓里拿出去,还招呼女儿:“宝宝,把炸鱼端出来啊。”

    “好,”唐宝也端着一盘小炸鱼,慢慢的往外面走,却听到一个陌生的妇人的声音,带着几分假惺惺的道:“哎呦,你们刚要吃饭了啊!”

    唐明远有点惊讶:“阿娘,你来了……”

    还有陌生的声音:“三叔,三婶,这是我对象。”

    唐宝不喜欢这个骂自己‘傻子,赔钱货,死丫头’的奶奶,而且这个时候上门,明摆着是来蹭吃蹭喝的。

    按说现在大家都困难,大家都不会贸然去亲戚家吃饭,就算是上门也要自带粮食。

    可是唐宝知道他们绝不会这么自觉,她看着手里的炸鱼,还有大半锅鱼汤,伸手摸着锅,心念一动,炸鱼和锅里的鱼汤都消失了。

    又弯腰摸到了装着米,糯米粉的坛子都收进了空间。

    唐老娘这个时候上门,自然是为了吃一顿,就算是不够,也不能让她这个当娘的饿着是不是!

    虽然说唐明远也是她的儿子,可是不在自己身边,当初又说是上门女婿,在她心里,这儿子就和女儿差不多了。

    当然,女儿可不会给她五块一个月的养老钱。

    苏素见来的不仅是婆婆,还有大侄子,心里有点不高兴,脸上却带着浅笑:“妈,你坐。”

    唐老娘看见鱼汤和野菜饼,心道自己还真是来的巧,笑的见牙不见眼:“都是一家子,客气什么,我自己去拿碗筷就好。”

    她是看桌上只有这一大碗鱼汤,觉得还是自己去厨房盛一大碗好,顺便也可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