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老娘今年虽然已经有六十三了,可是手脚还很利索,一手拨开苏素,自己就大步进了厨房,嘴里还不满的嘀咕:“真是不会过日子,平时还说没钱,这每天吃香……”

    她中等的个子,不胖不瘦,脸上有些皱纹,却也还算白净,眉眼带笑看着是挺慈祥的,可是看见唐宝瞬间耷拉了眼皮,唇角也往下拉,一脸刻薄,嫌弃的低声呵斥:“死丫头片子,还不赶紧滚出去。”

    自己可是准备吃饱了兜着走,唐宝这个傻子在自己面前杵着,自己怎么摸清儿子的家底?

    唐宝见自家老爸皱着眉站在厨房门口,对他眨了眨杏眼,自己慢慢的越过他离开厨房。

    唐老娘看着锅里没有鱼汤,下意识的去翻下面的坛子,开了两个都是空空如也,第三个倒是有半坛子玉米面。

    “阿妈,你在做什么?”唐明远看着她熟练的举动,觉得自己的心里就像是一把火在烧,不满,还带着点说不出的恼怒。

    乡下人家养老,只要老人家自己能干活,那大都只收个儿女二三块钱,他妈张嘴就要八块,好说歹说才降到五块。

    这也幸好她嫌弃这是乡下地方,一年到头也来不了几回,可是每次一来就如同鬼子进村,让他这心里是又苦又涩。

    唐老娘被儿子撞见,也没觉得不好意思,反而理直气壮的道:“我来看看有什么能烧的,你大侄子和他对象来了,总不能不让人家饿着回去吧?”

    说完,自己拿了竹节,勺了三竹节玉米面到盆里,看着他道:“傻愣着做什么?去把那鱼汤端进来,弄点疙瘩汤。”

    唐明远上前一看坛子里的米和糯米粉都不见了,就知道是女儿动了手脚。

    他暗暗松了口气,自己去外面端了鱼汤进来,鱼汤里的刺虽然捞过了,可他也很小心的把鱼肉留下,怕万一有刺。

    唐老娘又翻出了仅剩下的五个鸡蛋,干脆全敲了,又发现了豆油,不是自己家不心疼,倒了不少,抄了一盘油汪汪黄灿灿的炒鸡蛋。

    ……

    中间的房间也用两个普通的柜子做了隔断,里面是苏素他们睡的地方,外面放了张简易的四方桌和几条简单的小木凳。

    这都是村里的木匠做的,手艺很粗糙,而且也没上漆什么的,在乡下地方却很普遍。

    苏素虽然不待见唐家的这些人,可也不想让唐明远为难,拿起竹编外壳的暖水壶,给他们倒了两碗茶。

    “你家都没搪瓷茶缸吗?”刘巧月就是唐红军带来的对象,相比现在大部分人都是消瘦,她却是长的白白胖胖的,圆脸上有着明显的双下巴,幸亏个子不矮,油黑的大辫子,是这个年代最受欢迎的长相。

    此时她看着自己面前的粗瓷旧碗,不大的眼睛里带着满满的嫌弃之色。

    随后落在唐宝身上,毫不掩饰的上下打量,很不能把她剥干净看个仔细。

    那眼神让唐宝不喜,慢慢的掀开帘子走进了里间,趁着现在唐老娘在厨房折腾,她先把自家爸妈房间里的东西收一下。

    哪怕是在空间里消失了,也比被他们拿走好。

    唐红军眉眼俊俏,特别是一双丹凤眼显得很明亮多情,此时很温柔的哄着刘巧月:“真是委屈你了,早知道我就把给你准备的搪瓷缸带来了。”

    又看着苏素,带着点炫耀的介绍:“婶子,巧月同志是我们镇上搪瓷茶缸厂里副厂长的女儿,我们准备三月二十八号结婚,到时候你们也去喝杯茶。”

    现在这时候结婚,为了显示新时代的作风,都不要那些繁琐礼节,也不办酒席了,喝杯茶,吃两颗糖果,或者瓜子花生什么的,那也就算是观礼了。

    苏素这才明白赵红军为什么对刘巧月笑的这么多情。

    唐宝把该收拾的收拾好了,又闻到了炒鸡蛋的香味,这才慢慢的走出来。

    唐老娘明显也是看碟下菜的,把香喷喷的炒鸡蛋放在刘巧月面前,笑的格外和气:“巧月啊,家里也没什么好吃的了,委屈你了啊。”

    唐红军很会借花献佛,把盘子里的一大半鸡蛋都夹到刘巧月的盘子里,温柔的道:“你多吃点,最近看你都累的瘦了。”

    又把剩下的鸡蛋分给唐老娘和唐明远,笑着道:“奶,你也吃,三叔,我这有好事要和你说。”

    刘巧月却看了他一眼,带着点不满的道:“红军同志,吃饭的时候别说话成不成?”

    唐红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好,好,你快吃。”

    唐宝慢慢的吃着自己面前的小半碗玉米面疙瘩汤,看着他们这都是反客为主了,一时之间很庆幸自家不和他们住在一起。

    要不自己可能就会被逼上梁山,造反。

    现在自己忍着他们,那是看着爸的面上,就像妈妈以前悄悄告诉自己的,怎么着唐老娘也生了唐明远,而且等唐明远自己忍不了,那以后想起来也不会后悔。

    唐宝吃的慢,才吃了大半碗,锅里的都被他们给瓜分了。

    刘巧月吃饱喝足了,才看着唐宝,带着恩赐一般的口吻道:“虽然慢吞吞的看着就知道不中用,好在吃的也不多,挑个日子送去我家吧。”

    唐宝不解的看了看自家爸妈,没弄明白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倒是唐红军觉的自己劳苦功高,要不是自己,就唐宝这傻子怎么可能嫁到刘家去,赶紧道:“叔,婶,刘家这是看中唐宝了,你们也给唐宝做几身列宁服,准备点好看一点的铺盖……”

    唐明远听到他这话,眉头一皱,眼神锐利的看着他:“你这是什么意思?”

    苏素也是浑身一紧,却低头掩去眼里的不满。

    唐老娘把他们的神色自动归为高兴傻了,一拍自己的大腿,大大咧咧的笑:“唐宝能嫁人了,这可多亏了红军,巧月你尽管放心,唐宝不算傻,就是做事慢了点,以后肯定能给你家大弟生个大胖儿……”

    “这件事我不答应,你们都给我走。”唐明远捏着拳头,忍住打人的冲动,眼神不善的看着他们:“现在就走!”

    要不是怕吓着媳妇和女儿,他都恨不得掀桌子,他们也欺人太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