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家在镇上也算有名,不仅是他们家是干部家庭,而是刘家唯一的儿子,刘晓军在十几岁的时候发烧,烧坏了脑子,就像只有五六岁孩子的智商,听说性格还很暴躁……

    刘巧月的爸现在才四十多岁,就已经是搪瓷缸厂管生产的副厂长了,刘巧月的妈是供销社的主任科员,刘巧月的姐姐也是嫁给了军官,刘巧月自己也是供销社的营业员,说出去工作都很体面。

    唐明远哪怕心里也不乐意见到他们,可是能忍的还是忍了,要是闹起来,唐老娘那撒泼的手段实在是很折腾人。

    没想到他们竟然敢把主意打到自己的女儿身上,就让他腾的站起身,眼冒凶光的看着他们,手指着们看着愣住的三人怒喝:“你们还不走!”

    刘巧月觉得他们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也怒目而视:“走就走,就你女儿这傻的,这辈子也嫁不出去。”

    唐老娘看刘巧月的眼神,那是恨不能把她当祖宗那样供着,也指着儿子的鼻子骂:“你个没出息的,就你把个傻子当成宝,这辈子她能嫁出去吗……”

    唐红军心里其实打着坏主意,想让唐宝这个傻子嫁给刘晓军,是想他们生不出来孩子,这样自己就能做上门女婿,继承刘家的一切。

    所以唐红军还是笑眯眯地,看着温和又纯善:“叔,婶,你们在好好想想,再说我们就是这么一说,这事总要你们点头同意那才成,你说是不是?”

    唐明远眼神冒火的看着他们:“这事没的商量,你们都给我走!”

    唐老娘看着刘巧月沉下脸,抬着下巴往外走,生怕她迁怒到自己的大孙子身上,顺手拿起门边的扫帚就往儿子和儿媳妇身上抽,还大骂:“滚犊子,老娘生了你,你个不孝的竟然敢赶我离开?你就是被资本家的媳妇给带坏了,就该把你们抓起来批~斗……”

    看着唐老娘对唐明远动手,苏素并没有上前劝说,反而是很警惕的拉着唐宝站在角落,免得自己和女儿被波及。

    听到婆婆的话,一点也不意外,要不是自己的成分不好,自己怎么舍得让女儿姓唐?

    这大喊声倒是惊动了不远处的几户邻居,大的小的男的女的邻居端着碗过来看热闹,顺便交头接耳的说什么。

    他们也认识唐老娘,每次来都要闹一场,倒是觉得唐明远他们实在是可怜。

    刘巧月被这么多人看着,深觉得丢脸,骄傲的抬着下巴哼了哼,自己走出去,不悦的道:“你们要是再不走,我就自己开车先回去了。”

    唐明远也不想看热闹了,自己招呼了唐老娘一声,就赶紧屁颠颠的上前去哄刘巧月了:“巧月,这乡下的路不平,你小心点,要不我开车吧?”

    “这边的路也不好开,我可不敢让你来开。”刘巧月自己也是刚学会了开车,这辆上海三轮车是搪瓷缸厂里的运输车,驾驶席有两个座位,唐老娘就很自觉的爬到了后面的拖斗里坐好,嘴里犹自骂骂咧咧的。

    现在这个时候,恰好是吃午饭的时候,路上没看见别的骡车和行人。

    刘巧月一边开车,一边不满的道:“都怪你,出什么馊主意,我弟弟就算是要娶好姑娘,也有人排着队要嫁到我家。”

    这还真不是吹的,现在这时候,大都人还没能混个温饱,每餐都是杂粮野菜窝头,或者一碗稀得能照人影的粥,还有什么玉米面,土豆什么的都算是好东西了。

    可是刘家却是能得到各种票,也有钱去黑市,能天天吃大米饭和肉,水果蛋糕当点心,喝四角钱一瓶的黑啤,抽飞马烟,大前门……

    就冲着这,他也要把刘家握在自己的手心里。

    他带着试探的把手放到她的大腿上,眼神炙热,声音温柔的道:“我知道让你受委屈了,可是唐宝长的好看,人也干净,最重要的是她性子好,我担心你弟弟娶了不怀好意的搅家精,以后你这出门的姐姐就要受委屈了。”

    刘巧月最喜欢的就是他的性子好,而且对自己也是小意温柔,再说自己和他已经有了肌肤之亲,现在听了他的话,也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害羞的低斥:“还不把手挪开,没看见我在开车啊!”

    听到她这娇羞的话,唐红军就知道她妥协了,凑近她的耳边,很暧昧的低语:“要是我奶没来就好了,我都快想死你了。”

    刘巧月明显车技不熟练,手一抖,车就差点冲到路边的玉米地里去,吓得后面的唐老娘大喊‘哎呦,救命啊!’

    唐红军是真的很聪明机灵的一个人,在要紧时刻握住方向盘一扭,总算是转危为安。

    刘巧月吓得自己的心肝砰砰直跳,停下车后直喘气:“吓死我了,幸好你在。”

    “吓着你了,都怪我不好。”唐红军温柔的看着她,似乎恨不能把她搂在自己的怀里:“我先前跟车运货,也和王叔学过,要不还是我来开吧?”

    刘巧月也不敢开了,下来和他换了位置。

    唐红军安慰了唐老娘两句,就小心翼翼的开车上路了。

    刘巧月见他虽然慢了点,可是开的稳稳的,这才松了口气,低声问:“他们都不愿意,这事还能成吗?”

    “能,有我爷奶在呢,”他显得胸有成竹极了,还低声道:“晚上我们在新房里见面仔细说好不好?”

    刘巧月被他看得脸红心跳起来,却还是扭扭捏捏的答应了。

    心里想着,反正再过十几天就要和他结婚了,就算是亲热点也没关系。

    再这夫妻在外都要保持距离,不能牵手的年代,他们这也算是很大胆了。

    唐红军也笑的很开心,可是心里却在算计:自己就是喜欢唐宝傻,一定要想法子促成唐宝个刘晓军的婚事,要不自己怎么能更进一步?

    他本来只是个搪瓷缸厂里的普通工人,去年春天无意间看见刘巧月不满相亲对象,自己才起了这个心思。

    他知道自己长的好看,厂里好几个女同志都悄悄的把鸡蛋什么的送给他,就盼着他能和她们处对象。

    反正,在他用了点手段之下,自己才算是和她处对象,现在她爸还给他们申请了厂里为工人准备的婚房,离刘家只隔了一栋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