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唐老娘他们离开了,邻居们安慰了他们几句,见天上的太阳出来了,也顾不得说闲话,赶紧回家,准备下地干活去了。

    苏素看着唐明远去诊所了,自己这才开始洗衣服。

    唐宝也慢慢的在洗衣板上搓衣服,一边担忧的看着她问:“妈,我们,还要去,镇上吗?”

    “就算不去唐家,我们也可以去镇上买点东西。”苏素倒是一点也不在意,看着女儿担忧的小眼神,笑了笑:“没事,她又不是我阿娘,我一点也不伤心。”

    又对女儿眨了眨眼,促狭的道:“你也要记住,以后你男人和你婆婆有争执,你也不要去管,人家当妈的打儿子,我们也没立场管啊!帮婆婆的话,那就是你们不是同一条心;要是帮你男人,婆婆肯定闹腾,说你不孝,败坏你的名声!”

    “那你反正是帮谁都不能落下好,遇到这种事能避就避,不能避开那就装哭……”

    唐宝倒是没想到,她这还想的挺深远的,而且说得也很有道理。

    下午的时候,母女俩还是去外面挖野菜和草药,回来后,又开始炮制药材。

    反正母女俩说说话,时间倒是过得很快,中间还有几个认识的小媳妇过来配点中药。

    他们现在一家子就是唐明远在大队的诊所里能记公分,不过也有人偷偷来看诊,特别是女人就爱找苏素看一些女人的病,也能增加点收入。

    另外的就是把炮制好的药材偷偷的送到镇上或者市里的黑市去卖掉。

    等到模糊的喇叭声又想起激励人心的革命标语,太阳也快下山了,唐明远回来就用肥皂洗手,温和的问她们:“我们晚饭吃点啥?”

    “你看着烧就好!”苏素还在认真的炮制中药苍耳子,用中火加热,要炒至刺焦才行。

    唐宝也在边上慢慢的把炒好的苍耳子碾去刺,用筛子筛干净,皱着眉,一脸严肃的在那里背:“苍耳子味苦、甘、辛,性温,可以用于风寒感冒,风湿痹痛,风疹瘙痒。”

    苏素满意的微微点头:“还有呢?”

    “外感风寒,可以与辛夷、白芷等散风寒……”这个时候的苏素是最严厉的,就连唐宝也不敢大意,要不被她那明亮的像是能看进人心的杏眼看着,自己都会觉得莫名的心虚。

    唐明远见此,翘起嘴角笑了笑,自己的媳妇真厉害,自己的女儿也很乖,真好!

    苏素还是指出她没说全的地方:“通鼻窍是煎服好,风寒是入丸散好!”

    “哦,我记住了。”唐宝圆溜溜的杏眼带着讨好的笑意:“妈,我去给爸烧火好不好?”

    自己生的女儿,那是怎么看都好看,苏素笑着点头:“去吧。”

    在唐老娘他们离开后,唐宝就把收进空间的东西都放回去,经过她的反复试验,她可以用意识控制,自由收取里面的东西,自己也可以随意进出,可是带人进去却是很快就会被排斥,瞬间弹出来。

    唐宝有点郁闷,自己记得以前看过的好多小说里,人家空间都是超市或者金土地,实在简单点,也给你个大大的空间,可以做世界首富,或者无数的美男都为女主赴汤蹈火。

    可是自己没有随身大超市!没有粮食肉蛋蔬菜点心!没有宝贝灵宠天材地宝!

    却只有这么一点点的地方,最多只能站四五个人,自己进去待着都觉得压抑的很。

    别说男主没看见,穷的连猪都没看见(猪是大队上统一养的),还被傻子惦记上了,这待遇实在是让人郁闷。

    不过没鱼虾也好,她也发现了,无论自己在空间里待了多久,外面的时间都是不动的,在空间里的时间是凝固的。

    就像鱼汤被收进去,也是被定格在进入空间那一瞬间了,哪怕锅没有弄进去,可是按着她心里想的那样,鱼汤就像是被透明的空气包裹住一样,拿出来放在锅里,还是如同拿进去一样热腾腾的。

    春天的雨水多,等到晚上的时候,又是细雨霏霏,风声簌簌。

    唐宝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听到隔壁传来的动静,有点不好意思听自家爸妈的墙角,干脆心念一动,去了空间,仔细的看看里面的东西有没有什么变化。

    她总觉得自己疏忽了什么!

    因此,她也错过了他们的悄悄话。

    事后,唐明远满足的埋在她的秀发里,双手搂着她,低声道:“素素,今儿吴三叔来提起过亲事,说是可以让吴爱国或者爱华上门,你说这事?”

    陈联大队的人大都是姓贾和姓吴,吴家有四个儿子,十几年前吴三叔摔断了腿,肋骨也断了,是唐明远和苏素把他救回来的。

    那时候吴家穷,他媳妇也是心脏不好,不能干重活,老大去当兵没有消息,也不知道死活,苏素也没催着他们要钱,只是说先欠着,以后再还。

    前几年,吴家老大有消息了,在军中立功,退下来的时候去了市里的公安局,老二现在在市里的钢铁厂里,老三在镇上的公安局,老四在镇上的医院的药房里工作。

    现在吴家是陈联大队有名的好人家了,四个儿子小时候是半大小子,吃穷了家里,可是现在个个都有出息,布票,粮票什么票都有,很多姑娘都盯上了还没结婚的爱国和爱华。

    可是吴老三却重承诺,觉得自己欠唐家一条命,哪怕早就还清了药费,后来看唐宝有点傻,想着不能让唐家断后,早就说好了让他家的儿子上门,做上门女婿。

    苏素听到这话,倒是挣脱了他的怀抱,顺手拉了下电灯,就着昏黄的灯光看着他,很是犹豫的问:“你觉得爱国好,还是爱华好?”

    “我觉得爱国好,他现在是在公安局里,这成分好,人也精神。”唐明远见苏素犹豫的眼神,自己也拿不定主意:“不过爱华人也勤快,性子也好,和我们宝宝一样大。”

    “你这说了不是白说吗?”苏素嗔了他一眼,拉灭了电灯,低声道:“算了,反正他们都在镇上,我们多打听一下,女儿的婚事可不能马虎,最好是让她自己看看哪个顺眼。”

    唐明远很熟练的把她搂在自己的怀里,心满意足的道:“你说的对,反正我们宝宝年纪还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