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陌生人在家,按说楼毅是该担心那母女俩会不会别有用意,毕竟天上掉的馅饼这事不正常,可是自家实在是没什么东西可图的了。

    他反而担心自己弟弟醒来看见陌生人会动手,气喘吁吁的推门进来,恰好看见唐宝在照顾弟弟,和他在说话。

    弟弟乖乖的躺在床上,傻笑着估摸是把祖宗都交代清楚了。

    反正没有流血的场面,让他心里大大的松了口气。

    他可是知道弟弟的枕头下就放着一把锋利的匕首,而且自己多久没看见弟弟这样的笑容了?

    “我弟弟肩膀上,背上被木棍敲了。”楼毅替弟弟说了,这才把白酒和三小包处方笺包的西药递给苏素看:“那医生说这里有三餐的药,钱也够了,要是不行再去找他,还让婶子您去医院喝杯茶。”

    说完,又觉得好好的让人去医院那种地方喝茶不好,摸了摸自己的短发,不好意思的低头。

    “嗯,等下我们就过去。”苏素随意的应了一声,见他被木棍敲的地方紫红又肿胀,仔细的摸了摸,又看了看,这才道:“应该没伤着骨头,等下你用白酒给他擦手脚心和腋窝,先让他吃了西药,外面还在熬中药,让他晚上喝了后,明儿再煮一次药渣,后天我们应该有事要来镇上,到时候再给他看看。”

    “谢谢,谢谢你们。”前一刻杨毅还很感激的看着她们,随即却眼神黝黑的盯着她们很冷静的问:“你们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你们救了我弟弟,无论什么事我都会为你们去做。”

    苏素惊讶的看着面前的孩子,又看了看女儿。

    杨毅却一脸真诚的道:“我们这地方偏,要是不熟悉这边,还真的一下子找不到,再者姐您说吴仁,那不就是告诉我‘无此人’吗?”

    唐宝觉得这个男孩这一刻就像是换了一个人,而且这观察力也很不错。

    当面被揭穿,唐宝有点脸红,不好意思的对他笑了笑:“看来我还真不是说谎的料,我们还真的有点事,今儿我爸没来,我们就先来瞧瞧,后天和我爸再一起来。”

    她的笑容太明媚灿烂,杨毅觉得自己的耳根有点红,又像换了个人一样,露出腼腆的浅笑:“要不是你们,我弟弟就危险了,谢谢你们,这钱我们以后肯定还。”

    苏素也觉得这两个孩子不简单,叮嘱了几句,就招呼女儿一起离开。

    唐宝却从挎包里拿出一包芝麻棍麦芽糖放在床头,看着瘦弱憔悴的孩子,温声道:“我每次生病了,吃点甜的就好的快,楼铮,你要快点好起来。”

    “好,”楼铮并没有推辞,带着点不健康的潮红的脸上,眼睛却亮的惊人,带着点依恋的看着她:“姐您后儿也来吗?”

    “自然,”唐宝是肯定要来的,她迫切的想知道,地下到底埋了什么好东西,能让自己恢复。

    ……

    楼毅亲自送她们离开大院,自己回去先在门口的锅底添了两根木头,进去看见楼铮已经把药都吃了,躺在床上,半眯着眼,显得阴沉极了。

    楼毅关切的问:“好点了吗?别想太多,先把身子养好。”

    “我知道,哥你在外面也要小心点,我估摸着狗剩他们伤的比我重多了,等我好了我们再去看看,就不信他们……”楼铮小小年纪,说出来的话却老气横秋极了。

    楼毅却牛头不对马嘴的问:“你说她们到底是为什么来的?”

    要是唐宝在,肯定会被楼铮的话吓一跳。

    “就像哥你说的,这里这么偏僻,她们能找来,就表示对这边很熟悉。”楼铮闭上眼睛,口齿清晰的道:“那唐婶子虽然没说名字,可是她会医术,看着也不像受过苦的,要是我没料错,应该就是这大院里原先的主人家吧?”

    楼毅一脸的恍然大悟:“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这回事?”

    “要是真的是他们,那这里肯定是有什么她们先前留下的东西,现在想来拿回去。”楼真的脸上不见贪婪,低声道:“哥你等下去外面拿锄头和铁锹回来,后儿等他们来了,我们就寻个借口去外面,免得他们束手束脚不自在。”

    楼毅点了点头,愁眉苦脸的道:“我等下去医院看看宁谨怎么样了,先前我怕少谨看出什么来,都没敢去和他们打招呼。”

    他们这年纪,想要活下去太难了,只能去黑市混口饭吃,可是这次遇到对手,直接打了起来,他们这边四个人,对方有十个,最终还是他们这不要命的,把他们吓退了,也不知道以后还敢不敢来找茬。

    可是他们这边顾宁谨为了护住他们,也受了重伤,腿和肋骨都断了,他们把积攒的钱全都拿到了医院,还不敢让他们兄弟知道楼铮现在不舒服。

    ……

    苏素和女儿说着话来到医院,为了不露馅,唐宝只能放慢了脚步。

    这个时候人不多,吴爱华在药房里喝茶和同事说话,看见她们来了,赶紧拎着一小袋东西出来,陪着唐宝她们慢慢的走到了外面,就把自己的拎着的东西递给唐宝,俊秀爱笑的娃娃脸上带着笑意:“婶子,小宝,这里面是我们医院分的麦乳精和一些糖果,炒粉,我又不喜欢吃,甜的太腻,炒粉太干,小宝你帮我吃了吧?”

    他还记得自己因为爸爸受伤认识了唐家人,自己饿的半死也不敢说,还是唐宝递给自己一个白煮鸡蛋。

    自那以后,他可喜欢去找唐宝了,每次唐宝都会给他点好吃的。

    特别是上次回去,听爸说起他和三哥其中一个要去唐家做上门女婿,听到两家人都偏向三哥,他就私下里和三哥说好了,让三哥尽快找个女同志,这样自己就能和唐宝在一起了。

    唐宝可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对于她来说,吴爱华就只是一个玩伴而已,杏眼带笑的看着他:“你现在,可真挑食啊!我们,一人一半,好不好?”

    心里却知道,他是故意这样说的,他不过是想自己拿的安心而已。

    可是,她现在才知道,自己能好好说话的时候,却要这样慢吞吞的说话,实在是太别扭了。

    苏素在边上看着他们说话,自己的女儿干净清秀又好看,吴爱华也有一米七五左右,眉眼俊俏,站在一起好像也挺合适的!

    她自己和唐明远就是同年,还是她大几个月,可是唐明远对自己也体贴的很,阿娘说的年纪大点才疼人,那是不存在的。

    ------题外话------

    号外:男主还没出现,男主的弟弟快要出现了。

    看文的亲们不要着急,女主不是全能的,也不是白莲花。

    可能还带着独善其身的心思,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