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吴爱华比唐宝要大几个月,可是在唐宝的心里,那是把他当成弟弟一样的。

    他有点好奇的问:“婶子,小宝,你们怎么就遇上杨家的小子了?”

    苏素心里一动,她正想打听杨家的事情呢,不解的问:“杨家小子怎么了?我就是看到杨峥年纪小小的,发高烧没钱上医院,这才顺手帮了一把。”

    “婶子人好,”吴爱华见四周没有,低声道:“杨家其实也是无辜,前几年是市里调过来做纺织厂的副厂长,可是被人举报,说是收受贿赂,还推广旧思想什么的,很多罪名;夫妻俩被红卫兵拉去游街,批~斗,没多久人就没了,杨家的父母兄妹都和他们划清了界线,后来那个举报他们的也被人举报了,后来又有人说杨家是无辜的……”

    “两个孩子后来就和顾家的人在黑市上倒腾东西,前两天顾家的大小子被人打得很重,现在还在医院里呢,没想到杨家的小子也生病了……”

    ……

    吴爱国对唐宝本来就没有儿女私情,虽然唐家先前帮了他们不少忙,可是这些年自家也护着他们。

    要不是他们镇着,先前打~倒资产阶级,破除四旧的时候,就不能过得这么安稳。

    当然,唐家的风评是真的不错,陈联大队又偏僻,这才让唐家安然无恙。

    吴爱国接到弟弟的电话,微微一皱眉,还是自己骑车来到医院,看见他们的笑脸,心里虽然觉得自家弟弟太傻,愿意去唐家做上门女婿,却还是笑着招呼:“婶子,唐宝,你们来了啊!”

    随即对他们低声道:“我听你们提到黑市,这几天都不要去那边,这段时间上面来人了,查的特别严,起码要过半个月等人走了才会消停点。”

    苏素赶紧点头:“那我等下和队长他们去说一声,免得村子里的人不知道,撞到枪口上。”

    吴爱华瞄了眼自家三哥一眼,随即大大咧咧的道:“对了,哥你让我买的红色羊呢料我买到了,这是不是要送给你对象的?”

    吴爱国不满的瞪了他一眼:“就你话多,还不给我拿出来。”

    苏素闻言有点惊讶的看着他们兄弟,吴爱国既然没有反驳,那就是承认的意思了。

    不过,想到吴老汉的性子,应该是吴爱国还没和爸妈说过,要不也不会闹了个乌龙,幸好自己还没和女儿提起过。

    吴爱华勾着唇角带着灿烂的笑:“不行,刚好你骑了自行车,我们先把婶子她们送到公社门口。”

    说完,自己跑去里面,很快拿着钥匙出来,把停在一边的一辆女式凤凰自行车推过来,让苏素带着唐宝,自己就让三哥带自己,等下好把自行车骑回来。

    苏素见他想的周到,而且时间也不早了,就不推辞了。

    ……

    下午,五点多的时候,唐明远从大队的诊所回来,看见她们母女就急切的问:“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唐宝趁着自己现在说话还利索,赶紧把事情说了一遍,杏眼亮晶晶的看着他们:“爸,妈后天我们就去吧?我觉得杨家兄弟人都还不错,小小年纪就很重情义。”

    唐明远坐在椅子上沉吟了一会,才点头:“确实很聪明,到时候我们买点米面过去,就当是谢谢他们。”

    其实,他们家现在看着过得普通,却也还是有点存底,先前埋在地下的小黄鱼有八十根收在女儿的空间里,为了预防万一,却还有一小箱小黄鱼埋在地下,应该也有百来根。

    可是现在外面的局势紧张,能不动用还是别用好。

    而且唐宝是明白过几年后金子就会涨价,而不是现在这样的白菜价,一再强调这些金子都不能用。

    她是知道这些年爸妈私下里卖药和看病也慢慢的积攒了一百多块钱,这要是没什么大事,二十块一个月足够了,毕竟米面什么的,都是来看病的病人用米面这些来抵药钱的。

    苏素眼里带着伤感之色,叹息一声:“这世道,真是可怜了孩子啊。”

    唐明远可不想看她难过,赶紧道:“我去烧晚饭,今儿中午忠叔悄悄的送来一条鲤鱼,有根也拿来了十个鸭蛋和一只修理干净的鸭,算是把欠我们的药钱还了。”

    这陈联大队虽然是偏僻了点,可是一个大队分成了四个小队,合在一起也有六百多人。

    现在的人有点小病小痛都舍不得看病,等到熬不住了,却大都已经是严重了,幸好有唐明远他们在,能用中药的就不会让他们用贵死人的中药。

    先前有人肚子疼,唐明远说是肠癌,自己治不好,让他赶紧市里住院,这又开刀,又挂点滴,都用了一百多块钱,人却还是很快没了,想想就肉疼。

    幸好,大部分的病唐明远和苏素都会看,让他们不用去镇上花大钱。

    就因为这,陈联大队的人都乐意护着他们。

    乡下人虽然有时候泼辣点,因为矛盾会吵架打架,可是大都人却还是很淳朴的,也很知恩图报。

    唐宝听到有鱼有肉,觉得自己都快流口水了,很殷勤的道:“哎,好嘞,那我这就去烧火。”

    真是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这么馋肉。

    苏素生怕味道飘出去,赶紧提醒:“用瓦罐来蒸鸭子,等下去外面烧点阿魏。”

    中药里麝香最香,阿魏最臭,而且是飘出去才会臭,就能很好的掩饰住了鸭肉的香味。

    好吧,他们这小心谨慎,才能吃好吃的不被人发现。

    等到了三月二十一号这天,唐明远借着要去镇上的医院学习,就借了两辆自行车,一大早就去了镇上。

    杨毅早就在院门口等着,看见他们真的骑着自行车来了,脸上流露出喜色,上前和他们打招呼。

    唐宝是又恢复原来的样子了,干脆不说话,只是对他笑了笑,免得自己说出口慢吞吞的,反而让他怀疑。

    有人路过好奇的问:“杨毅,这是你家亲戚吗?”

    杨毅点头应下,很镇定的道:“对,才联系上的远亲。”

    唐宝一开始是坐在自家爸爸的自行车后面的,等来到镇上后,就坐到了妈妈的自行车后面。

    来到柴房前,看见一个陌生的男孩,穿着蓝色的旧衣裤在门口熬药,看着他们赶紧起身,有点腼腆的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