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峥听到动静也出来了,大病一场,让他的小身板看上去越发单薄,消瘦的脸上也没有血色,可是他的笑容却很灿烂:“婶子,姐,你们来了,这是少谨,我们都进来说话吧?”

    顾少谨期待的盯着苏素,腼腆的笑了笑:“婶子,姐,你们好,我叫顾少谨。”

    后面,唐明远和杨毅也进屋了,顺便把挂在自行车上的两个布袋解下递给他们:“里面是一点大米,你们熬粥喝,我们早上蒸了馒头,给你们带了几个过来。”

    杨毅他们听了心里一热,不过现在这粮食珍贵,却还是赶紧推辞:“叔,真不用,我们……”

    “拿着,”唐明远打断了他的话,眼神里带着温和,微笑着道:“我知道你们都是好孩子,以后还想让你们帮忙呢,别和我们见外,要不我都不好意思来打搅。”

    唐宝在边上,也觉得自己的身子又恢复了,看着他们懂事的样子,心里暗叹一声。

    他们过早地承担起了责任与义务,过早地体味到了在生活逼迫下的苦难。

    或许人都是被逼出来的,有压力才有动力,他们只能坚强,即使有很多的悲伤,却选择了勇敢;累的时候没人可以依靠,学会了自立,生活逼得孩子们成熟。

    杨毅感激的接过,随后恳切的道:“叔,婶子,屋顶有一处的瓦破了,你们等下能帮我们看一看吗?我们先去外头捡几块瓦,你们稍坐一下。”

    唐宝他们的眼神都随着他手指着的地方,还真的看到了一处缺了三四块瓦,可是他们的心里也很明白,这是找借口离开,给他们腾地方呢。

    “那你们小心点,”苏素赶紧道:“对了,这些日子上面有人下来,黑市里查的紧,你们也千万不要去那边买东西。”

    杨家兄弟应了一声,转身就大步离开了。

    唐明远警惕的去外面看了看,确定四周没人,这才关好门,还把门用木棍顶上,有点紧张的道:“宝宝你恢复了吧?”

    “对,”唐宝看着小房间里很明显的锄头和铁锹什么的,轻笑一声:“他们还真是机灵,东西都给我们准备好了。”

    “赶紧的,我们把这床先挪开。”唐宝和爸妈一起把床挪开,拿起锄头,铁锹什么的就开挖。

    按着唐宝指的地方快挖了将近一米深了,还是没有挖到东西。

    唐明远已经浑身出汗,脱了外套,继续往下挖。

    苏素从口袋里拿出手帕擦了擦汗,累的直喘气,看着女儿白嫩的小脸也累的通红了,一滴滴的汗水滴落下来,忍不住问:“宝宝,你确定是这个位置吗?”

    唐宝用袖子抹了抹脸上的汗水,杏眼亮晶晶的直点头:“肯定是这里,我能感觉到。”

    唐明远有点疑惑的看着苏素问:“当初埋的时候你也在,就没有一点印象吗?”

    那个时候,他是为了避嫌这才没在,可是她却是一直在的啊。

    苏素心虚的挥舞着锄头,咕哝道:“我那时担心的很,又忙着去收拾医书什么的,就记得是在柴房里。”

    唐宝和自家爸相视一笑,继续努力的往下挖。

    挖了半个多小时,终于挖到了两个涂了桐油的大箱子,四周包了黄铜,缀了一把精致的黄铜锁,钥匙都还留在上面。

    唐明远用一把稻草拭去了箱子上的土,这才打开箱子,一箱子是各种线缝的书籍,一箱子里却是各种樟木,紫檀木的首饰盒。

    唐宝打开一个,里面是一盒子圆润温润的珍珠,另外一个盒子里是各种颜色的玛瑙,美的炫目,忍不住感叹:“妈您可真是视金钱如粪土啊,连奶奶给您准备的传家宝都能忘!”

    苏素也打开一个小木盒,里面是金累丝灯笼耳坠,金珠串灯笼耳环,金九凤钿儿这些首饰,虽然颜色不够鲜亮,可是那精湛的手艺却是难得一见。

    唐明远看着母女俩都被金银珠宝吸引,忍不住提醒:“乖宝,你把这些都收起来吧?”

    就算是被女儿收起来后,就消失不见,只能女儿好好的,他们也乐意。

    再说这么两大箱子东西,要是女儿收不起来,那还真的不好带出去,要是被人发现了,这不仅全都要没收,他们也要被抓起来。

    唐宝手放到箱子上,就把两箱子东西收进去了,准备回去慢慢看,收了上面的箱子,这才发现下面还有两个小箱子,一箱子小黄鱼,还有一箱子里竟然是桃木剑,墨斗这些看着破旧的东西。

    唐宝杏眼一亮,快速的把这些东西都收进去后,用意识一查探,就发觉墨斗这些东西都不见了。

    “爸妈,就是这箱木头不见了。”唐宝难掩喜色:“等我们回去,我再慢慢的看书。”

    “那些金玉都没消失?”苏素以前那还真的是对金玉不上心,可是这几年过得艰苦,还真的是知道钱财的重要性了。

    很少有女人不爱金银珠宝的,唐宝也笑眯眯的点头:“都在,什么都没消失。”

    现在她能用自己的意识很轻松的知道自己的小空间里面有什么,心里很期待自己能真正的好起来,也好让他们安心。

    苏素也松了口气:“那就好,那些以后都留给你当嫁妆,以后也好留点给孩子。”

    让女儿招婿,是怕女儿这慢吞吞的模样,去了别人家,会被人嫌弃;可是现在女儿要是能好了,那嫁出去也没关系,毕竟招上门女婿的话,怕自家的成分委屈了以后的孩子。

    “这主意不错。”唐明远笑了笑,自己开始把土都填回去。

    等到填回去,却因为挖出了箱子,凹进去了一大块。

    幸好是有床板遮着,倒也不是很明显。

    “反正他们也猜到我们来做什么,就不用去外面拿泥土来填回去了。”唐明远接过女儿递来的毛巾擦了脸,这才去把门打开。

    这地方实在是太偏僻了,都没有人走动。

    苏素虽然是心心念念的回来,可是也不敢出去乱走,三个人干脆开始用带来的米煮了一锅粥。

    唐宝看着他们这只有最简单的盐和一点猪油,莫名有点心酸,想了想,低声道:“爸,妈,要不我们再给他们留点东西?”

    苏素今儿得到了自家的东西,就如同是意外之财,心里也很高兴,笑着道:“行啊,他们肯定没有这么快回来,我们去供销社转转吧?家里的十几张票我都带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