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唐明远从来不会反驳妻女的话,明亮的丹凤眼里带着温柔的笑意看着她们:“我身上也带了五块来钱,我们走吧。”

    现在的供销社,那就像唐宝记忆里的超市一样,日用百货、服装鞋帽、毛巾手帕、书本文具、搪瓷铝制品、糕点烟酒、副食杂货等等,那是应有尽有。

    因此这里也是最热闹的地方。

    当然,很多人就是来绕一圈过过眼瘾,这个时候的东西可不便宜,而且都要相对应的票。

    看到喜欢的东西,兜里没钱,没票,只能过过眼瘾,咽着口水离去。

    苏素想去看衣料,唐明远自然是跟在她的后面。

    唐宝脚步轻快的走到了摆放着各种糕点和糖果的木制玻璃柜台前,看着里面的桃酥,蛋糕、萨琪玛、绿豆糕,饼干什么的。

    悲催的是,她也只能看看而已,蛋糕和桃酥都是八毛五一斤,一斤还要五两粮票,她现在没有粮票也买不起啊!

    唐宝默默的咽了咽口水,转身要走的时候,被一个四十来岁的女人撞了一下,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手肘碰到木柜台上疼的她倒吸了一口冷气。

    那女人也是剪了齐耳的短发,身上却穿着浅蓝色的羊毛开衫和黑裤子,脚上还穿着一双圆头的黑皮鞋,面如满月,眼角有着几道皱纹,不大的眼睛里透着高傲,斜了她一眼,来到柜台前,淡淡的开口:“给我拿一斤蛋糕,一斤桃酥,还要一袋麦乳精、一个桔子罐头!”

    “哎,是主任您来了啊!”本来板着一张脸,像是别人欠了她钱的女售货员,瞬间扬起了笑脸,亲热又周到:“您稍等,我去拿刚送来的给您。”

    现在的售货员可不是一般人能当的,都是正式工,虽然墙上到处写着为人民服务,但是有的售货员的态度一点都不好,别问人家凭什么牛,因为他们收入高,因为都是有门路才能进供销社。

    唐宝虽然不满她碰了自己没道歉,可也不想多说什么,要走的时候,却听到有人惊讶的喊自己:“唐宝,你怎么在这?”

    唐宝看见唐红军和刘巧月一起走过来,心里忍不住嘀咕:这还真是冤家路窄,幸好自己没有快速离开。

    她低下头,装出一副木讷的模样,低低的喊了声:“大哥。”

    金秀芳听到女儿说起过唐宝和自己儿子的婚事,此时犀利的眼神就落在唐宝的身上。

    此时看见唐宝穿着半旧不新的浅蓝色灯芯绒的罩衣,深灰色的长裤,款式有点老土,可是小姑娘长的眉清目秀的,皮肤也白,现在这乖巧的样子,看着倒显的安分守己。

    自己的儿子本来是聪明伶俐,可是在六岁那年,孩子在公婆家的时候发高烧,没成想公婆只是给他灌了点中药,还是高烧不退,等自己送到医院的时候,儿子已经烧的晕过去了,好不容易救回来,可是脑子却出了问题。

    为了这件事,公公婆婆都不敢出现在她的面前,丈夫在她的面前都不敢多说什么。

    在她的心里,自己的儿子就算是傻了,那也是很好的孩子,听话又懂事,就算是偶尔的发脾气,那也是因为他心情不好。

    所以在女儿说起给儿子找个有点傻的姑娘时候,她是拒绝的,她想要寻个聪明伶俐的好姑娘,这才能配的上自己的儿子,才能给自己生出聪慧伶俐的孙子。

    可是又不能否认女儿说的对,要是姑娘太聪慧,浑身上下都是心眼,那以后刘家就要变成人家的囊中之物了。

    金秀芳就因为这件事迟疑了,哪怕她不服老,也不能否认自己和丈夫不能一直陪在儿子身边,要是儿媳太聪明,以后拿捏了自己的儿子,孙子,那刘家的家产都便宜了别人。

    这样一想,寻个乖巧懦弱的姑娘,等她生下孩子,自己一手带大,再好好培养,那以后直接是孙子当家……

    唐红军察言观色还是很厉害的,看着金秀芳挑剔的看着唐宝,心里就明白自己的打算是成了。

    至于唐宝他们,他是一点也不担心,可以把苏素的身份举报,也可以在他们的家里放点禁书什么的,人就能被抓起来,到时候唐宝想要救人,还不是自己说什么都行。

    他心里盘算着自己认识的几个人,现在有几个就是红卫兵,现在自己要成为刘家的女婿,很多人都乐意捧着他。

    当然,是因为他在搪瓷缸厂也当上了后勤部的组长,就等过些日子再一步步的往上爬。

    现在搪瓷缸厂里不仅是做搪瓷缸,还做搪瓷脸盆,特别是印着囍字的脸盆,和带工农字样的铝饭盒,铝壶都卖的更好,现在还想着扩建厂房,就有些人来他这边走关系,想要弄点活。

    因此,他现在认识的三教九流就更多了。

    唐宝觉得自己就像是个香喷喷的肉包子,现在被恶狗盯着一样,可是在他们的面前不敢走的太快,慢吞吞的道:“我先,回去了。”

    “我有事和你说,”唐红军眼神带笑的看着自己的堂妹,语气里难掩喜悦:“三月二十八是我和刘巧月同志组成革命伴侣的好日子,你们记得提早两天过来。”

    唐宝可不愿意去唐家了,没有一个人喜欢她,红强他们还恶意的捉弄她,让她心里很抵触,可是这又不能拒绝,只能闷闷的应了一声:“好。”

    金秀芳看着唐宝木讷又胆小的模样,心里也很犹豫,最终还是决定等儿子见了她以后再说。

    唐红军为了表现自己对唐宝的照顾,温和的道:“叔他们在哪?我陪你过去!”

    唐宝也不和他反驳,自己慢慢的往前走,心里郁闷不已:这人无事献殷勤,非……

    这供销社很大,唐明远他们看了看布料,现在很少有人穿艳色的衣裳,大都是蓝色、深绿色、青色、红色、黑色、灰色、军色、白色这些颜色。

    前两年就有人因为穿的花花绿绿的,被红卫兵们说成了走资派,再给了个资产阶级的帽子。

    有段时间真是红色都没见到,现在这两年政策宽松多了,结婚的人也敢穿红色的衣裳了。

    不过,很多人还是喜欢穿军装结婚,或者是列宁装也很受大家的喜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