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素手里的布票也不多,幸好这售货员性子挺好的,笑着道:“同志,我们这有一些布是有点瑕疵的,我可以给你优惠点,同志要不要瞧瞧?”

    “好啊,谢谢你,同志。”苏素精打细算后,买了一些浅灰色的有点瑕疵的棉布,不仅便宜些,还能多买几尺,够自己和女儿做一身新衣裳了。

    “好了,我们去找女儿,买点好吃的就可以回去了。”苏素才说完,就看见女儿和唐红军过来,瞬间收敛了脸上的笑意,皱着好看的柳眉嘀咕:“你看他那趾高气扬的模样,真是让人看不顺眼。”

    这个时候的她,还不知道唐红军的心里已经把她们都算计上了。

    唐红军的眼睛先扫了一下三叔手里的料子,看见不是好料子,心里反而很满意,这辈子唐家还是自己最有出息了,而不是这倒插门的三叔。

    不过,他的脸上还是带着温和的笑意:“叔,婶,二十八号是我结婚的日子,你们可要两天来,爷奶都想你们了。”

    唐明远点了点头,敷衍道:“我们要是没事就提早一天来,要是有事当日肯定会过来。”

    “那行,我先走了,今儿要去刘家吃午饭。”他挺着胸膛转身离开,黑色的中山装让他显得格外挺拔俊朗。

    唐宝确定他们几个都离开供销社,这才开始买东西。

    ……

    杨毅他们小心翼翼的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多钟了,看见房门都关着,唐家的人都走了,三个孩子面面相觑。

    顾少铮和杨毅把哥哥搀扶到床上躺下,杨峥给顾宁谨端了杯茶,很是沮丧:“我们回来晚了,现在可怎么办?”

    他们原先是想,让唐家人先把他们想要的东西寻到,再请他们替顾宁谨把脉看看。

    医院里那边他们已经没钱继续住下去了,可是顾宁谨的身体还没好,他们就把想请苏素再给他把脉看看的。

    顾宁谨的脸上没什么血色,咳嗽几声,还是觉得自己的胸口隐隐作痛,也不敢外露,免得他们三个小的担心,虚弱的笑了笑:“我已经没事了,你们不要担心。”

    杨峥机灵的转了转眼睛:“要不我们去黑市转转?”

    杨毅赶紧阻止:“不行,街上联防队和红卫兵现在特别多,就算要出去,那我们也要等晚上再出门。”

    几个人凑在一起低声讨论起来,哪怕现在外面风声紧,可是要不出去折腾,这家里就要断粮了。

    他们在黑市上把几百斤盐低价拿下,店铺里卖两角五分一斤的盐,在黑市上转手一卖,每斤也能赚八分,一角钱左右。

    有时候也去附近收一些鸡蛋什么的,一个鸡蛋虽然只能赚两三分钱,一百个就能有两三块钱,他们也好歹能活下去。

    当然,这些东西他们都很小心的收在顾家兄弟住的房间里,可是现在查的太紧,他们就有点担心了。

    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说话声,杨家兄弟赶紧走出去,却发现是顾二婶挺着肚子,一手硬扯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过来,嘴里还骂骂咧咧:“你个不争气的东西,竟然敢偷东西吃,还敢跑,看我今儿不扒了你的皮。”

    小姑娘巴掌大的小脸早就被打肿了,脸色青白的吓人,却还是有气无力的辩解:“我没有……”

    “你个死丫头还敢顶嘴!”顾二婶顺手又给了她一个巴掌,看见顾少谨就把小姑娘用力一推,自己双手叉腰,美丽的脸上带着冷笑:“她姓顾,这里的房子也有她一份,别让我再看见她,要不我打死这个手脚不干净的死丫头。”

    顾少谨快速的扶住比自己小几个月的妹妹,察觉到她浑身滚烫,手腕细的只剩下一把骨头,小手的皮肤还算白,可小手上还留下了一些紫红色的冻疮印迹和一些细细的口子。

    他的眼里带着怒火的看着她:“虎毒不食子,你太过分了。”

    “我呸,你以为你是谁?”顾二婶美眸一瞪,讥笑:“就你妈那风~骚的狐狸精模样,谁知道你是不是顾家的种……”

    ……

    顾家本来也是市里的富裕人家,还开了几家大酒楼,因为祖上曾经是御厨,手艺是真的很不错,算是市里最有名的酒楼。

    偏偏在1966年的时候,被人举报顾家悄悄的送走了几位大学教授出国,家里私藏带反派思想的书籍,古字画等。

    顾爷爷当机立断的把自家的四合院一把火烧了,又把家里的金银财产全都上交,又求了些认识的人帮着疏通关系,总算是没有死在牢里。

    眼看局势越来越不好,有人悄悄的帮了他们一把,把他们安排到这边的镇上避一避。

    顾爷爷膝下有两儿一女,大儿子顾修安是八~路,在他1959年出去了就没有了消息,传说在战场上尸骨无存,好歹留下三个儿子,顾行谨和顾宁谨,顾少谨。

    顾行谨在1961年,他才十六岁的时候,无意间看见自家妈和别的男人在一起说肚子里有了孩子。

    自己父亲出去后就没回来过,这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那就不言而喻了,和她大吵一架就离家跟着当兵的走了。

    他是觉得自家母亲太过分,自己不相信父亲死了,要去战场上寻到父亲。

    那个时候的他一点也不担心家里,爷爷还健朗,二叔对他们兄弟都很好。

    后来和家里倒是每个月有信件联系,偏偏在家里出事的那几个月,音讯全无。

    余凤雅在被儿子识破的当天,深怕被公公为难,干脆卷着家里的一些钱财和人跑了。

    顾修和喜好文学,为人风雅,就是因为送他的好友出国,这才惹下大祸,害的顾家颠沛流离,这心思郁结,来到这边住下后,很快就撒手离去。

    他先前娶了葛玉霞,在她却因病去世后,续娶了年轻貌美的金玲玲,生下一个女儿叫顾玉珺。

    金玲玲就是看中顾家的家财,这才嫁给他的,在自己男人死了后,公公也很快郁郁而终,她就卷了钱财和联防队里的队长好上了。

    现在她有了身孕,陈伟民就容不下她带来的女儿,金玲玲这才把女儿送过来,反正她是觉得自己仁至义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