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玲玲在十八岁那年就嫁给了顾修和,是认为嫁到顾家,自己就能得到一世富贵,可没想到顾家出了这种祸事。

    她自然是快速的找了另一个能让她过好日子的男人,现在她才三十一岁,可却也是二婚,虽然男人对她是疼爱极了,可是在他不在家的时候,自己也因为带着女儿,被婆婆说了很多闲话。

    直到现在有了身孕,婆婆这才不嫌弃她了,可是却也不愿再养着顾玉郡了。

    因为顾玉郡吃不饱,还要忙活家事,陈家是把她当成免费的佣人,现在身子越来越差,陈家肯定不想在她的身上花钱看病,就不想让她留在陈家。

    这才出了今儿这事。

    无论什么年代,人们都喜欢看热闹,很多人听到这边起了争执,连午饭都先不顾,跟过来看热闹,窃窃私语。

    这年头男女大防虽然很严重,但是又提倡男女平等,婚姻自由,因此二婚也不少见,但是私底下还是会议论纷纷。

    特别是金玲玲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在男人和公公死了以后,又飞快的攀上陈家的儿子,不顾两个侄子的死活,卷了顾家剩下的家财带着女儿去了陈家。

    “顾家小姑娘来的时候多好看啊,现在都快认不出来了。”

    “是啊,陈家可不地道……”

    顾宁谨听到外面的动静也躺不住了,他怕弟弟和金玲玲闹起来,到时候自家就会被她现在的男人盯上。

    她那联防队的男人可不是好东西,自己和弟弟还是太弱了,到时候还会牵连杨家兄弟。

    虽然说是大不了拼命,可是爷爷临终前叮嘱他护着弟弟长大,找到大哥。

    人,想死很容易,活着却很难。

    ……

    顾宁谨看着裹着件明显不合身的灰色破罩衫,哆哆嗦嗦,瘦的只剩一把骨头的顾玉郡,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都别吵了,”他见边上来了不少看热闹的老人和孩子,反而心里一动,漠然的看着她大声道:“你说的没错,玉郡姓顾,不该跟着你改嫁到陈家,既然她回来,那我们就去居委会写一份证明,把她的户口迁到我们的户口本上。”

    金玲玲对自己生出来的女儿,一开始是真的疼爱喜欢的,可是当女儿拖累自己,自己又有了孩子,为了自己,还是可以不要女儿的。

    金玲玲整了整自己身上米色的外套,美眸不屑的看着他们这些半大小子,傲然的冷哼一声:“那还不快走。”

    顾宁谨让杨毅陪着顾少谨和顾玉郡去居委会开证明,再去公安局落实户口。

    他虽然不能让妹妹过的衣食无忧,可是自己有一口吃的,也不会亏待妹妹,现在趁着她肯主动放弃,自己也不用担心以后陈家在她的婚事上做手脚。

    ……

    唐家人回来的时候,人都散了,也只有顾宁谨坚持不住,又躺在床上,看见唐宝像小松鼠那样小心翼翼的探头进来,对自己露出一个甜美的微笑:“你是不是顾家哥哥?”

    在她那清澈明亮的眼神下,顾宁谨觉得自己脸都红了,“是,你找谁?”

    苏素拎着东西走进来,对他温和一笑:“我叫苏素,这是我爱人唐明远,我女儿唐宝,看见杨家关门了,不知他们去哪儿了?”

    唐明远看他的脸色,就知道他的身子不大好,上前温和的道:“来,孩子,我给你把脉看看。”

    顾宁谨没想到唐家还会转身回来,还买了这么多好吃的,很是感激的道:“多谢唐大夫。”

    “你身子虚,肋骨骨折还没养好,我给你弄点中药,你再养半个月。”唐明远怕他不爱惜身子,再三嘱咐:“这可不能大意,要不就会留下病根的。”

    苏素和唐宝听顾宁谨说杨毅他们很快回来,干脆把买来的东西拿出来做饭。

    反正鸡鸭鱼肉没有一天不想吃,可是她们也买不到,用八角钱买了一斤多猪杂骨,和三角钱的豆腐,炖了一大锅,最后放入洗好的野菜。

    唐宝悄悄的从空间拿出四个鸡蛋,反正他也不知道自己拿了什么进来,炒了个鸡蛋。

    杨毅他们回来,闻到鸡蛋的香味,忍不住深吸了几口气。

    吃不到,那只能多闻闻,可是他们都觉得更饿了。

    顾玉郡更是又累又晕乎乎的,可是她也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这两年的磨难,让她从千金小姐变成了小丫头,生怕堂哥们嫌弃自己,身子不舒服也不敢多说。

    杨铮抽了抽鼻子,低声感叹:“该死的联防队,就像是有了狗鼻子一样,弄得我们都不能出去;哎,我从没觉得鸡蛋这么香,等过两天,我们一定要多弄点鸡蛋,煎炸炖煮吃个遍。”

    “你们回来了!”苏素出来倒水,看见他们来了,笑着道:“你们可回来了,赶紧的,饭都做好了。”

    杨毅惊喜极了,三步并两步来到她的身边:“婶子,你们还在啊,我还以为你们回去了。”

    来到顾家的房间里,看见了桌子放着热腾腾的稀饭,馒头,还有一大盆豆腐野菜汤和香喷喷的炒鸡蛋,让大家都忍不住咽口水。

    唐明远笑着招呼他们:“别愣着,大家都先吃。”

    他们平时都是凑合着吃,已经很久没吃这么美味的食物了。

    热气腾腾的排骨豆腐野菜汤,肉香扑鼻,豆腐嫩滑,还有新鲜的野菜,让人一口气能喝三大碗!

    早上带来的馒头重新热了一下,虽然是用玉米面、高粱面和小麦粉混合的三和馒头,咬一大口,就能尝到一股天然新鲜的粮食香味儿,味道美好极了。

    都说半大小子,吃穷老子,八个人把十二个馒头和一大锅稀饭都吃的干干净净,连菜汤都没剩下一点。

    吃饱喝足,杨铮摸了摸自己鼓起的小肚子,眼巴巴的看着苏素和唐宝,嘴甜极了:“婶,姐姐,你们做的真好吃,我很久没吃这么美味的东西了。”

    “那我下回再给你们做。”苏素被他哄的心情好极了,觉得自己很有做饭的天赋。

    唐宝和自家老爸对了个眼神,他们是不知道苏素只会炖汤,让她炒菜的话,那就是让人想打死卖盐的,不是盐的要人命,就是淡的像没放盐一样,就这中午的骨头豆腐汤里的盐,自己都不敢让她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