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玉郡已经很久没有尝到肉腥味了,她在陈家的时候,只能自己弄点野菜黑面窝窝头吃,喝点白开水。

    这年头,粮食都很珍贵,都是陈老娘亲自管着的,她就是想偷吃也难。

    而且等他们吃完了,最后是给她留点汤。

    现在她饿的太久了,一下子吃的太撑,就觉得肚子疼的受不了,忍不住捂着肚子低低的呻吟:“额……”

    唐宝就坐在她的边上,听到她的声音,见她脸色很难看,赶紧问:“玉郡,你怎么了?”

    苏素赶紧给她把脉,随即皱眉道:“人还在发烧,她现在是肠胃不适,身子太虚,最好……”

    说完,看了空荡荡的家,又看了看自己的男人,终究是没要“好好调养着。”

    他们家这样想要养病实在是艰难,可是自家本来就是家庭成分不好,不能多管闲事。

    顾玉郡肚子疼的实在是受不住了,红着脸起身去了外面用稻草遮着的马桶那。

    唐明远想着这一家有两个病号,小的又小,要是自家不管,恐怕会有性命之忧。

    要是平时他也不会管这种事,可是自己在岳母那耳濡目染,倒是听了点因果什么的……

    因此,他微一沉吟,就开口道:“现在镇上查的严,我听说现在有让城里的工人,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的政策,你们要是愿意的话,可以趁机下乡,我们能替宁谨和玉郡调养好身子。”

    顾少谨和杨家兄弟都惊喜的看着他们,连声应下:“真的可以吗?”

    “可是这其中也有坏处,”唐明远眼神清亮的看着他们,也不隐瞒他们:“我爱人是苏家的女儿,成分不大好,以后你们有可能被我们牵连,再者去乡下不难,想要回来可就千难万难了。”

    “大恩不言谢,”顾宁谨苦笑一声:“我们的成分也不好,现在镇上查的严,我们去乡下野菜总是有的,先顾着小命,才是最要紧的。”

    杨毅也感激的附和:“叔婶,你们就是我们的救命稻草,陈家也巴不得我们离开这里,那我们就等叔婶的好消息了。”

    杨铮的嘴很甜:“婶,以后我陪你去采药。”

    “还有我,我也要去采药!”顾少谨也是满脸的兴奋,

    虚弱的顾玉郡走到门口,听到他们的几句话,心里很担忧,怕他们会嫌弃自己这个拖油瓶。

    唐宝看见她虚弱的模样,赶紧过去扶她过来坐下,递给她一杯热茶,关心的道:“要不想法子让玉郡和顾大哥先和我们走?”

    顾玉郡闻言,瞬间心安起来,羞涩又腼腆的笑了笑,可是肚子里又开始造反了。

    “那就劳烦叔叔,婶子你们先把我妹妹带过去,”顾宁谨的模样还带着几分少年的青涩,却很有几分算计:“我现在只要好好躺着,就不会有什么,到时候我们一起下乡。”

    大家都仔细的商量了一下,都把自家的情况的交代仔细,免得到时候穿帮。

    特别是唐宝这事,她现在还没能痊愈,就只能说是唐宝自小身子不好,也是为了学中医,没有空去大队上挣工分,这才只能托病……

    ……

    华国成立后,就业问题就一直存在,这就有政策让城市中的年轻人移居到农村,尤其是边远农村地区建立农场。

    号召大家:我们也有一双手,不在城里吃闲饭;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这成为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口号,共青团开始组织农场,鼓励和组织年轻人参加垦荒运动。

    下乡去农村的人不多,而且他们还想方设法要回去。

    而且,对比镇上的热闹,厂也多,陈联大队实在偏僻,就连知青也不愿意来。

    这里的人也排外,生怕被他们知道大队里的秘密,从而引来了外人的偷窥。

    再者,前两年来的十个知青,几个男人像小姑娘一样矫情,几个女人像孩子那样爱哭闹,差点没把大队长他们逼疯。

    大队长曾经感叹:“老天保佑再也不要有知青来我们这里,这些人简直比野猪还折腾人。”

    不过现在是上头有强制性的任务,他们这大队里有分到二十个人的名额,因此对于唐明远想趁机塞五个半大孩子过来,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他。

    反正这名额能交差就好,干脆给他一个面子。

    而且大队长心里觉得他带来的人,唐明远自己还能看着点,自己也能省心不少。

    “不过,这边住的地方只有先前的三间粮仓和你们不远处的旧祠堂边上还有两间房子,”大队长坐在木凳上,对他挤了挤眼:“你先挑,赶紧定下来,知道吗?”

    唐明远从兜里拿出两包大前门塞到他军绿色的外套口袋里,笑着道:“那行,我明儿就定下来。”

    “哎呦,这烟也太贵了,”大队长赶紧推辞:“你看你,我不要,你和我客气什么!”

    “嘘,我可啥也没有给你。”唐明远对他笑了笑,转身就大步离开,还体贴的替他关上门。

    大队长拿出一包烟,放在鼻子边一脸享受的闻了闻……

    ……

    顾玉郡来到唐家这陌生的地方,心里自然有点忐忑不安。

    好在唐家人对她都很不错,唐宝在她洗了澡后,拿了自己的衣裳给她换上,苏素针对她的身子准备了中药,唐明远为了她的肠胃,干脆煮了稀饭。

    顾玉郡和唐宝睡一张床,心里再一次的感觉到了安心和幸福。

    第二天的早上,大队上的喇叭想起来了激越人心的口号,顾玉郡看见唐宝慢吞吞的走路,说话,吃东西,还很崇拜的看着她:“姐,你真的好厉害,学的好像,我一点都看不出你是装的呢?”

    唐宝听了差点哭给她看,自己昨晚睡之前就发现问题了,又因为她睡在自己的身边,不敢进空间,只能勉强的笑了笑,意简言赅:“对!”

    唐明远吃了饭就被人喊去看病,苏素请大队上去镇上的乡亲给杨毅他们带了封信,就赶紧出去采药材,唐宝逼着顾玉郡在床上躺着好好养身子,自己则是在爸妈的房间里翻看苏家柴房里挖出来的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