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觉得自己现在的身体就像是抽风一样,一天里有五六个小时总能是能像正常人一样的说话行事。

    她每天都拿出想考大学的那架势,认真的要命一样看那些书籍,特别是那些字迹潦草的自传,她更是一个字一个字的揣摩其中的意思,生怕自己错过了什么消息。

    可是书籍中偶尔提起那‘袖里乾坤’或者空间什么的,都是用羡慕的语气说起老祖宗的辉煌功绩,寥寥几句带过,让唐宝很无奈。

    好歹唐宝的身子现在比以前好多了,再者急也没用,她只能慢慢来,免得爸妈也着急上火。

    她行动如常的时候,也跟着苏素去采野菜还有药材。

    顾玉郡在床上躺了一天就非要下床了一起去挖野菜和草药了。

    她记得自己父亲在的时候,自己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小姐,可是连自己的母亲都嫌弃自己的这两年,让她懂得了人情人暖。

    杨毅他们现在还在镇上为那下乡的事情跑,在吴爱国他们的打点下,很快就能和下放的臭老九一起下乡了。

    转眼就到了3月28这天早上,唐明远吃了早饭就带着大红的床单被套枕套和两块钱,独自去了镇上。

    现在虽然是不作兴大办婚事,可是自家人坐几桌热闹一下,那也是常事。

    唐明远的新房子里今儿很热闹,不大的院子里都是人,欢声笑语不断。

    自己儿子结婚的好日子,唐大嫂那是格外兴奋,对这要进门的好儿媳那是满意的不得了。

    当然,接过唐明远送来的礼物和两块钱的时候,还是觉得他太小气了,不过看着他穿着洗的有点发白的灰色工装,心里暗骂一声‘寒酸’,显摆的拉了拉自己身上的暗红色的灯芯绒新衣,笑的格外张扬,眼角的皱纹也挤成了一团:“巧月非要给我做了几身新衣裳,对了,弟媳和小宝呢?”

    唐明远心里反而警惕起来,这边的人都嫌弃自己的女儿是傻子,平时都不乐意多看她一眼,却很随和的笑了笑:“现在大队上事情多,苏素替我照应着,小宝也帮不上忙,就没让她过来。”

    “唐宝怎么能不来!”她的声音有点尖利,见唐明远一脸疑惑的看着自己,勉强的笑了笑:“今儿是红军的好日子,小宝也是妹妹,怎么能不来了。”

    儿子的盘算她都知道,自然是想刘家能看上唐宝这个傻子,今儿还想让刘家的傻子和唐宝发生点什么呢!

    唐老汉穿了一身崭新的蓝色的工装,看见小儿子来了,走过来就不悦的开口:“老三,你大侄子的好日子,你们怎么这么晚来?”

    唐大嫂看着他们父子在说话,自己赶紧去找儿子。

    唐红军穿着一身崭新的浅白色中山装,手里夹着大前门的香烟,一脸春风得意的模样,和自己认识的一些朋友在说话,看见自家妈急忙忙的找自己,和她来到了边上,听了她的话,丹凤眼里带着寒意:“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这件事你先别管了,我会让人帮忙去把他们接来。”

    反正,他决不能让岳父和岳母对自己失望,他走过去拉着一个穿着绿色军装的男人低声的说了几句,那个男人就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

    苏素今儿是真的去大队上的诊所代替唐明远挣工分。

    顾玉郡则是去外面挖野菜了,觉得这里真是个好地方,野菜都格外多,也分外的鲜嫩,想着现在天气好,可以多挖点回来晒成菜干,等到冬天就能多碗菜。

    唐宝今儿一起床,就发现自己又是浑身不对劲了,那就干脆在家里看书。

    今儿她翻到一本没有封面的破书,倒是找到了点自己空间的线索。

    也不知道是哪一个祖宗,在这自传里提起:祖母曾经说过,白玉如意扣是老祖宗最喜欢的的挂坠,祖母曾有幸看到过老祖宗用过袖里乾坤收了妖孽,袖中能收纳天地之阴阳万物,可惜自己不能亲眼所见,只盼着苏家的有缘人……

    好吧,她仔细的看了好几遍,还是没有寻到别的线索,只能叹了口气,继续看下去。

    约莫十点钟左右,唐宝听到外面响起来了脚步声,自己赶紧心念一动,就把手里的书收进空间,抬头看去却是菊花婶子扶着自家脸色惨白,红肿的眼睛还在流眼泪的苏素进来。

    “妈,”唐宝瞬间担忧起来:“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这个时候的苏素已经是忘了自己兜里有帕子,难得粗鲁的用袖子擦了眼泪,哽咽着道:“你爸被车碰了,我们赶紧去镇上。”

    说完,自己赶紧去里面收拾衣物。

    菊花也很担忧的道:“外面有个红卫兵开车来了,说是不小心碰了你爸,这才一路打听的过来接你们母女俩去医院。”

    “我爸,没事吧?”唐宝听到这坏消息,心里也是十分慌张害怕,她是真的把唐明远当成自己的爸爸。

    而且,要是轻伤,他肯定不会住院。

    菊花赶紧安慰她:“没事,没事,说是只碰到了你爸的腿。”

    苏素很快就出来,还不忘叮嘱菊花等下和玉郡说一声,自己拉着女儿一脸担忧的上了小货车。

    开车的年轻人眼神放肆的看了眼她们母女,就沉着脸,咬着香烟开车,一副天大地大,老子最大的得意模样。

    苏素担心自家男人,忍不住打听:“同志,我男人只是腿受伤了,别的地方没事吧?”

    开车的年轻人皱眉:“没事,就是左腿流了点血……”

    唐宝心里一紧,不对,这人肯定说谎了。

    要是自家爸真的受了这么点伤,那肯定是坐了他的车回家,而不是去医院。

    要么,是他隐瞒了自家爸爸的伤势;

    要么,就是他是骗子。

    苏素因为太担心,一时之间还反应不过来,吓得眼泪直流:“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唐宝心想:自己真的太大意了,妈这也是关心则乱,老天保佑,自己现在要不要动手?

    她垂下眼,用意识查探了一下空间,把自己早就准备好的辣椒粉和青色的板砖放在一边,心里盘算着要不要趁机动手弄死他?

    可是看着他还在开车,唐宝还是没有动,伸手悄悄的摸了摸自己边上的妈,用手指在她的手里写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