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家。

    刘晓军觉得自己被未来的媳妇欺负了,这幼小的心灵里,受到了极大的伤害,觉得唐宝就像是妈妈嘴里说的母老虎,实在是太可怕了。

    他这人虽然有点傻,也会恃强凌弱,因此她们一凶,就不敢多说什么了,等她们离开了,这才哭哭啼啼的拉着还晕着的刘佳月:“姐姐你别死,我好疼啊,我的媳妇是母老虎,我不要她了,你们给我换个媳妇好不好……”

    其实,刘家这边刘晓军这大嗓门一哭闹,附近边上听到的人可不少。

    不过,邻居们一是顾忌刘晓军会打人,要是被傻子打了,那和谁去说理?

    再者,刘晓军几乎是每天都要哭闹,人家已经有免疫力了,能充耳不闻。

    哪怕是路过,也只是嘀咕几句,不会在刘晓军哭闹的时候上门,免得刘家人以为自己是去看刘晓军的笑话的。

    刘晓军想把刘佳月拉起来,可是他自己太胖了,一不小心就松手了,刘佳月又摔到了地上,自己疼醒了:“哎呦啊……”

    她痛苦的呻吟了一声,睁开眼睛,看着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弟弟,皱眉道:“乖,别哭了,姐姐没事。”

    “姐姐你没死就好,”刘晓军也哭累了,自己转身去桌子上端起新的白瓷缸茶杯,咕噜噜的去喝茶了。

    刘佳月觉得自己的脑袋还是晕乎乎的,很难受,也很疼,勉强的起身,来到电话机边坐下,开始打电话:“喂,莫家酒楼吗?请帮我找一下刘志华同志。”

    她说了两句后,就把电话挂断,美眸里带着说不出的怒火和阴霾。

    她真没想到今儿会这么不顺利,本来是打算让弟弟看看唐宝,要是他喜欢,那就威胁唐家答应,要是自家的弟弟不喜欢,那就把人送走。

    可是没想到唐家竟然敢这么过分,那就别怪她们不客气了。

    刘家为了刘晓军特意请了个阿姨来照顾,今儿为了见唐家的人,这才让阿姨回去。

    刘晓军却习惯了有人照顾自己,把茶杯往桌子上一放,就开始嚷嚷:“我饿了,我要吃好吃的,我要吃肉,我要吃鸡腿……”

    刘家怕刘晓军在婚宴上闹脾气,自然是没有去婚宴的打算,刘佳月现在头疼的要命,听见他的喊饿的声音,觉得自己的脑袋更疼了,没好气的道:“别叫,先吃点蛋糕,妈很快就给我们带好吃的回来了。”

    今儿是刘巧月大喜的日子,刘志华自然是不能先回来,只能让自己的老婆先回来。

    金秀芳带着几个菜回来,听到女儿的话后,气的握紧拳头,愤怒的敲了敲桌子,冷笑:“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现在对禁书这一块查的严,我会让人去搜的。”

    刘佳月躺在床上听到自家妈的话,点头附和:“是要给她们点厉害瞧瞧,不过有些乡下地方也排外,妈你让人小心点。”

    “好,今儿真是委屈你了。”金秀芳想到自己的大女儿嫁的好,心里还是很得意的,关切的看着她的肚子:“你们这结婚也一年多了,怎么还没好消息吗?”

    刘佳月叹了口气:“妈你不知道,现在部队上和z国关系很紧张,虽然没有大规模的战斗,可是小摩擦不断,他几个月才回来一趟,我一个人怎么生孩子?”

    又看着她低声抱怨:“巧月怎么就这么急结婚,我都准备给她介绍个好的。”

    “不急,不急,你们还年轻呢。”金秀芳赶紧安慰女儿几句,这才叹息:“其实我是不喜欢唐红军,可是你妹妹喜欢他,而且被她花言巧语一说,就都在一起了,我这不是怕她万一有孩子,这才只能答应了吗?要不传出去搞破鞋的名声,我们可丢不起这个脸。”

    刘佳月美眸一眯,带着点算计的道:“既然已经这样了,那妈就干脆把人好好调教一二,可不能让他太嚣张。”

    她本来就颇有心计,现在虽然随军,可是也是在军区的医院工作,现在更是受不得委屈,一心想要出气。

    金秀芳点了点头,亲自端过来鸡汤喂女儿:“好了,你现在别想太多,你也喝点鸡汤补补身子。”

    刘晓军自己坐在一边啃鸡腿,吃红烧肉,都没关心她们母女说什么,吃饱了,打了个嗝,起身揉了揉眼睛:“妈妈,我困了,想要睡觉了。”

    “乖儿子,那你先去睡吧。”金秀芳眼神慈爱的看着横向发展的快有自己两倍大的儿子,那也是觉得自己的儿子白白胖胖的很可爱。

    刘佳月见自己的妈妈陪着弟弟出去一会儿才回来,有点担忧的问:“妈,要不我们给弟弟寻个聪明点的姑娘吧?我看弟弟好像怕唐丫头。”

    “可是那丫头好拿捏,”金秀芳说完,眼神里带着算计:“上面下来了一支纠察队,我准备让红军去和队长说一声,等把唐家抓起来再说。”

    看着女儿低声道:“等把唐家大人抓起来了,就把唐宝接到我们家,等她和你弟弟在一起了,我想让你弟弟早点有孩子,趁着我们现在还年起,也能把孩子带大,以后就算我和你爸去了,你弟弟也能有儿女照看。”

    母女俩凑在一起,嘀嘀咕咕的说起怎么动手。

    ……

    4月2号,顾宁谨他们四个就和镇上的几个臭老九一起来到乡下了,大队长给他们安排了拔草,喂猪,喂牛羊的任务。

    顾玉郡也依依不舍的离开唐家,她现在就算不能出去干活挣工分,也能给自家哥哥和杨家兄弟准备一日三餐。

    唐宝没有太过挽留,只是叮嘱她平时来和自己一起出去挖野菜,又带着她和大队里的小姑娘们一起说说话,好尽快习惯这里的生活。

    再者,唐家人也是担心刘家人下绊子,这顾玉郡在的话,怕把她牵连了。

    乡下的日子,每一天都过得忙活却又踏实。

    一转眼就到了4月10号这天早上九点来钟的时候,苏素和顾玉郡去挖野菜了,唐宝一个人在家,看了会书籍,有很多东西自己都不懂,烦恼的挠了挠头,干脆看着院子里的一只母鸡带着两只小鸡在琢青草。

    突然间,听到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很快就有二十几个人闯了进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