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小队人都穿着绿色的军装,胳膊上带着红袖标印着纠察两字,手上拎着棍子,脚上穿着解放鞋,往那里一站,好不威风。

    当然,陈联大队的人在他们进村的时候,就已经有人跟着他们,有人去寻大队长和小队长他们了,此时见他们闯进唐家,又看见唐宝似乎吓傻了,愣愣的看着他们。

    有几个汉子就走进来,心里虽然害怕,担心,却还是陪着笑脸开口道:“同志,你们这是有什么公务啊?”

    带头的高大汉子眼神扫过四周,冷笑:“你们都不准动,我们接到命令,下来抽查禁书。”

    他们这身装扮,这气势看着倒是像来抄家,大家都怕他们这身衣裳,大家交头接耳的低声说话。

    现在这时候,地里农活比较多,队里面队员还都在地里劳动,不过听到这些人来了,大家都一窝蜂的涌了回来,生怕自家倒霉。

    唐宝面对着精神抖擞的纠察队,就知道这和刘家肯定是有关系,不过自家书籍都在自己的空间里,她现在怕的倒是他们栽赃陷害,杏眼灵动的在他们的身上瞄了瞄,看见有三个人身上斜跨着军绿色的背包。

    她心里急的要命:要是自己能看见他们有没有带来禁书就好了。

    这个时候,她觉得自己的脑袋里响起了一道尖利的声音:“就是矮个儿的挎包里有禁书。”

    唐宝被吓了一大跳,心里瞬间冒出来了妖怪,夺舍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脸色都吓白了。

    “同志们放心,我们绝不会冤枉一个好人,可也不能让臭老九们危害国家,给我搜。”大队长手一挥,身后的纠察队就全都涌进去了,踢凳子,翻柜子,抄家一样开始动手。

    唐宝的眼睛不离开那个矮个子,慢慢的跟着他进去。

    外面的乡亲一听要搜查,很多人都赶紧回自家,生怕被查出来点什么,毕竟先前打砸地主家的时候,很多人都悄悄的偷摸了点老物件。

    那矮个子悄悄的去了厨房,很快又出来和队长使了个眼色。

    带队的队长就皱眉道:“都给我查仔细点,厨房的柴堆也不要落下。”

    唐宝在那矮个子走出来后,自己也慢慢的走进厨房,手在灶台后的柴堆一拂,就把那矮个子扔在那的几本书籍收进了自己的空间,顺势拿起一边的擀面棍,杏眼含怒的看着他们:“你们,别太过分了,不去保家卫国,反而来为难,我们这些劳动百姓,对的起你们,身上的这身军装吗!”

    她眉眼俏丽,白皙的肌肤因为愤怒染上了淡淡的红晕,平添几分艳色,倒是让他们都愣了愣。

    纠察队的队长眼神带着让人猜不透的诡谲,主要是一般的百姓看见他们就下意识的躲远点,没想到竟然还有人敢对他们说这种话,而且还是个小姑娘。

    不过,拿人手短,吃人嘴软,他只能把唐家给收拾了。

    “让开,给我搜。”队长挥手示意手下的人进去,盯着唐宝道:“敢妨碍公务,给我拿下。”

    “你们不准动她,”顾宁谨卷着裤脚风一般的冲进来,拦在唐宝面前,正在变声期的声音带着愤怒:“你们这么多人,欺负一个小姑娘,你们不会脸红吗?我哥哥也是当兵的,从来都说男子汉要保家卫国,无愧于天地,你们这样能叫军人吗?”

    可能是因为顾宁谨他们平时在黑市里讨生活,他自己平时也是恨不能离这些人远点,可是在听到这些人来到唐家的时候,自己想也不想就跑来了。

    当然,他也把自家大哥拖出来说事,哪怕现在顾家成分不好,哪怕自己的哥哥不知生死,可是这当兵的总是能让人顾忌一二的。

    纠察队里的人很想说:我们本来就不是军人好不好?

    唐明远也喘着粗气跑进来,看着自己的女儿没事,这才松了口气,随即护在他们前面,丹凤眼里却是一片漠然:“孩子们不懂事,同志们这就搜查吧。”

    他的心里其实也没有把握,现在的纠察队其实就像是抄家的土匪,可是他没错过女儿给自己的眼神。

    再者,就算是自己想拦,这些人没有达到目的,那也是拦不住的。

    纠察队的六个人都冲了进去,那矮个子直奔灶台后的柴堆寻找自己留下的几本禁书。

    真是见了鬼了!

    矮个子把灶台后巴掌大的地方翻了个遍,脸上也沾染上了草灰,可是那几本禁书连影子都没有,自己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没有把几本书放在这。

    队长看着自己是手下身上带着稻草,脸上染着草灰,心里也不淡定了,皱眉道:“邵华,你是怎么回事?”

    这都是先前说好了的,可是他到现在还没把禁书找出来,就那巴掌大的地方,这要是他还找不出来,那也显得太刻意了。

    邵华伸手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把自己抹成了大花脸,哭丧着脸看着队长:“队长,这里没有!”

    “没有!”队长脸色一沉,随即僵硬的道:“那还不赶紧再去找。”

    要不是里外都是外人,他都要忍不住骂人了,自己明明和他说好的,关键时候竟然敢说没有!

    这下子,他们又开始继续翻找,一副要把厨房翻过来的架势。

    外面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了,纠察队长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为了谨慎,他只让邵华动手,这样是为了预防走漏风声,可是却没有料到,现在却出了岔子,可是这真是让他百思不得其解,他是亲眼看着邵华背着书进来的,其中只有唐宝进来过。

    他的眼神落在唐宝的身上,见她穿着黑裤子,卡其色的罩衣,实在是没地方藏书啊?

    那么,她不可能藏在身上,就算是她把禁书换了地方,这厨房就这么点大,怎么着也该找到了啊!

    这件事,真的是越想越不对劲。

    陈联大队的队长他们也来了,见厨房里乱七八糟的,这些人又横眉竖目的,他们面面相觑,一时间也敢进来。

    唐明远见他们没有找到东西,这才正色道:“同志,你们是为人民服务的,这搜查令呢?还是看我们不顺眼,这才滥用职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