纠察队长没料到唐明远还懂这些,前几年红卫兵打砸地主家的事情闹得太过,现在他们这纠察队在出来前,也要和当地的机关在搜查令上签字,他们手里现在肯定没有。

    外面的大队长他们听了这话,也觉得有底气了,几个人走进来陪着笑脸道:“同志,请您把搜查令给我们看一眼。”

    纠察队长的视线越过他们看了眼外面的人群,目光中闪过一丝忌惮,觉得今儿的事太邪门了,知道今儿这件事不能继续下去了,沉声道:“禁书是资本主义腐化的根源,我们今天来就是要查一查,现在没有那就是再好不过了,收队。”

    又看着唐明远正色道:“今儿出来的急,搜查令还在公社里,我们先回去,你们要是有意见就和我们一起去公社。”

    唐明远虽然知道这是他们的推脱之词,却没有反驳,反而一脸忠厚,万分诚恳的道:“不用不用,我们相信党,相信忠于党的各位,再者你们现在查过了,我们也就放心了,不用怕别人来栽赃陷害我们了。”

    纠察队长差点被他这话噎死,心想这人是知道自己的来意了,也是在警告他,再从家里搜出来点什么,那反而是栽赃陷害了。

    “叔,”外面传来了杨毅他们的声音,三个年轻的小伙子火急火燎的跑进来,有一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势,丝毫没有因为对方是纠察队的人而退缩。

    杨毅见他们都没事,这才恨恨的看了纠察队的人一眼,想开口说话,就被唐明远拦下了。

    唐明远客气的送走了死要面子,雄赳赳气扬扬离开的纠察队,又和在场的人说了几句,大家这才各自回去。

    进来的时候就发现几个小的已经把弄乱的屋子都收拾的差不多了。

    杨毅见他进来,赶紧开口问:“叔,这是怎么回事?他们怎么无凭无据就来搜查?这要是他们做贼的喊抓贼可怎么办?”

    唐宝心想:“你还真是猜对了,人家就是想栽赃陷害。”

    这一次的经历,更让她明白现在的年代,那些红卫兵,纠察队员的身上,说不定已经背着无数血债,自己生于这个年代的,就要习惯这里的生存规则。

    唐宝很冷静的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当然,她说的是自己把那几本禁书塞在墙壁里的小机关里。

    他们都知道唐家和刘家之间的矛盾,杨毅听了很是愤怒:“他们这也太过分了,我们得想个法子。”

    杨铮也沉不住气了,小脸上透着不符合年纪的阴狠:“刘家欺人太甚,我们干脆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对,我们先去刘家边上踩点,”顾少谨的脸上不见害怕,反而显得很兴奋,却也是剑走偏锋:“到时候我们可以给他们套上麻袋揍一顿。”

    顾宁谨见他们一个个的都不避讳,唐宝听到杏眼都瞪圆了,心里既怕教坏了她这个乖孩子,又怕她不懂人心险恶,以后吃亏,还不如现在多让她听听这些。

    因此,语气漠然的道:“你们都冷静点,现在要是刘家出事了,他们肯定知道是我们下手了,我们应该找机会,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唐明远低叹一声,温声道:“宁谨说的对,这件事你们别插手,我会去……”

    “小宝,明远,你们没事吧?”苏素背着背筐脸色难看的跑进来,看见他们都好好的站在那,这才松了口气,红着眼睛道:“吓死我了,我和玉郡听到纠察队的人来,就怕家里出事。”

    顾玉郡也在后面背着背筐进来,怯生生的蹭到了唐宝身边,低声的开口:“姐姐,你的脸色不好,赶紧坐下歇歇吧?”

    苏素见女儿皱着柳眉,愁眉苦脸的小模样,也以为女儿是吓着了,赶紧道:“对,你先回房躺着。”

    唐明远在一边叮嘱了几个小的几句,让他们不要打草惊蛇,千万不要去镇上,见时候不早了,干脆留他们一起吃午饭。

    杨毅赶紧拒绝:“叔,不用了,我们中午吃玉米饼和玉米疙瘩。”

    说完,就招呼弟弟妹妹们赶紧离开。

    现在大家都不富裕,再者唐家已经帮了他们很多,他们自然不会留下来蹭饭。

    唐明远看着他们都走远了,这才来到女儿的房间,看着她们母女低声道:“我想明儿去镇上一趟。”

    “那我陪你去吧?”苏素本来是在听女儿说今儿的事,听到自家男人这话,担忧的看着他:“我们没有证据,去刘家怕是自取其辱。”

    唐宝心念一动,就把四本禁书从空间拿出来,翻了一下,见是《少女之心》《诗词格律》《第二次握手》和一本外文书,皱眉道:“爸,我和你一起去大堂哥家,到时候我把这些书都悄悄的放到他们那,也可以让他们安分点。”

    “他们实在是太过分了,”苏素看见这些书,猛地起身看着唐明远,气的眼都红了:“这件事十有八九是红军也参与了,他这是把你当仇人了啊,要不是圆圆机灵,我们现在会是什么样?我真是想都不敢想!”

    又转身对唐宝道:“赶紧把这几本书收起来,你可不准看。”

    唐宝乖乖的应下,心想:就这尺度的,我还真不想看呢!

    唐明远皱着眉叹了口气:“我先去烧午饭。”

    他的心里也很不好受,毕竟那是他看着长大的孩子,现在却算计自己。

    唐宝急着想研究一下自己身子的变化,也撒娇一样催着苏素去厨房帮忙:“妈妈,您就别怪我爸了,去帮着烧火好不好?我先躺一会。”

    “那行!”

    唐宝见自家妈妈离开了,这才闭上眼睛,很是仔细的感应了一番,可是全身上下都没有异常,这让她很郁闷:“真是见鬼了,刚才到底是谁提醒我的?”

    “笨蛋!”

    唐宝听到那尖利的声音喊自己笨蛋,整个人都紧绷起来了:“你是什么东西?”

    心里已经给这声音贴上了来夺舍的标签,只觉得心里发毛,生怕他害了自己还不够,要是他到时候顶着自己的身子,对爸妈下手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