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进入空间,看着凭空出现的一颗流光溢彩的篮球大小的蛋,杏眼圆睁惊讶极了:“天,你是什么东西?”

    蛋蛋瞬间从地上弹了起来,不满的撞到她的身上,尖利的小声音恨不能刺破她的耳膜:“我才不是东西,你才是东西。”

    蛋蛋看着大,可是蹦到唐宝的怀里却是软软的,暖暖的,一点也不疼,反而是像棉花一样,让唐宝觉得自己浑身舒畅。

    “好,好,你不是东西。”这话没毛病,唐宝抱着蛋蛋露出老母亲慈爱般的笑容:“那蛋蛋你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吗?”

    “我才不叫蛋蛋,我是仙狐好不好!”圆球气的想蹦走,可是自己被这个女人抱在怀里不撒手,无奈极了:“快放开我!”

    “原来是狐狸精啊!”唐宝的眼睛都亮了:“你可别骗我啊,狐狸不是胎生的吗?”

    “你好笨啊,本尊能是一般的狐狸吗?”蛋蛋再也忍受不了,很是傲娇的道:“当年是你们苏家老祖宗救下我娘,可是……”

    苏家老祖救下渡劫失败的狐狸精,可是狐狸精已经是强弩之末,意外发现自己还有身孕,求了苏家老祖在自己飞灰湮灭后把孩子取出来,用各种灵石和灵药养着。

    苏家老祖也当是结个善缘,虽然不知道这小东西能不能活,又怕后人们不愿意花费精力,干脆把小东西封印在狐狸精准备的白玉如意扣里,当做传家宝流传下来。

    至于这小东西能不能活,那就只能看天意了,反正肯定比自己活得久。

    当然,这白玉如意扣是一个巨大的空间,里面的灵气和灵石都被小东西吸收光了,没人给他提供灵气,这才让蛋蛋虽然已经是几百岁了,却还是不能化形,被困在灵力里也快疯了……

    “我可真是生不逢时,现在有灵气的东西太少了,你有这么没用,到现在也没寻到什么好东西让我出来,我再不出来,对我的身子有损……”

    唐宝听完他的抱怨,捏着圆球笑的格外灿烂:“那我收进来的那些东西是被狗吃了吗?”

    “就那么点东西,我塞牙缝也不够。”

    唐宝的手下更用力了,杏眼一眯:“既然你那么嫌弃,那就给我吐出来。”

    圆球抖了抖自己的身子,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尖细的声音带着感叹:“本尊这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啊!”

    唐宝把球当成皮球拍,很淡定的道:“不,我只听到过狐假虎威,还有建国后动物不准成精,你要是不听话,我就把你扔出去。”

    “啊啊啊……这是我的地盘,你这是反客为主。”圆球自己虽然没有经历过很多事,可是却有自己娘留下的传承,还有偶尔也好奇的用灵力感知外面的世界。

    气的蹦蹦跳跳个不停:“再说等我化形了,这里的空间就会变大,到时候你还可以和我一起修炼……”

    当然,狐狸是很狡猾的,没有告诉她,自己想化形,需要带着灵气的东西,自己还想着她去给自己寻找呢;再者,就算是自己化形了,也要靠着她给自己很多充满灵气的东西。

    唐宝这才发现,空间好像还真的变大了一点,捏着蹦蹦跳跳的球,杏眼一转,若有所思的道:“我好像在书里看到过契约,为了我们和平相处,你和我也来弄个契约吧?”

    “你个胆小鬼,不就是本尊夺舍吗?”圆球在她的手里跳了跳,万分不屑的叫嚣:“我才看不上你的身子,再者你家祖宗当时就在我的身上下了禁制,我是不能夺舍的。”

    一人一球说了好一会,约定了晚上继续聊上下五百年,唐宝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开空间。

    ……

    苏素看见女儿突然出现在床上,这才松了口气,嗔道:“你这孩子,下回可不能不说一声就不见了。”

    “妈,对不起,我是太高兴了,”唐宝抱着她软软甜甜的撒娇:“我发现空间里还有老祖宗留下的一只小狐狸……”

    “这可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苏素听了后也很惊讶,又难掩担心的道:“狐狸最会魅惑人,晚上我和你一起去见见。”

    摸了摸女儿白皙嫩滑的小脸蛋,就赶紧催着女儿去吃午饭:“饭还在锅里闷着呢,赶紧去吃,先前杨毅他们来了,我就说你在睡觉。”

    唐宝起身去吃饭,随后又开始和苏素一起制药,母女俩相处的特别温馨。

    倒是唐明远记挂着女儿,又有先前的事情,这心里一直都悬着,正好下午也没几个人来看病,五点一到就急忙忙的回家了。

    进门就闻到一股淡淡的药香味,母女俩也还在院子里仔细的收拾晒着的药草,让他的心一下子安定了下来。

    “爸,回来了。”唐宝发现自己又是慢吞吞的走路,说话了,带着点无奈的嘟了嘟嘴,低声道:“家里,只剩下,玉米面,和一些,高粱面,地瓜了。”

    米糠黑面这些粗粮喇嗓子,粗粝的很,唐家前两年,华国上下大饥荒的时候没办法也吃过一段时间,唐宝至今还记得那干噎又粗粝的米糠难以下咽,喝着水才能把粗粮咽下去,现在迫切的想吃米饭。

    唐明远微微皱眉:“可是现在黑市里查的严,我们也不好去……”

    顾宁谨他们几个在割野草喂猪的时候,也采了些马齿菜,婆婆丁,苦菜什么的,让他拎一些过来,恰好听到唐明远的话,凑到他身边低声道:“叔,原先的黑市里查的严,可是有些人已经换了地方照样交易,草药也有人收,要不我陪您去转一转?”

    说真的,他听到这话心里也不安,唐家给了他们不少米面,结果害的唐家不够吃了。

    “你这小子还真行啊!”唐明远拍了拍少年瘦弱的肩膀,看着他带着点青涩的脸,温声道:“这些日子幸亏你们帮忙,我们又存了些草药,送去市里就有人长期要的。”

    就凭今儿他们几个面对纠察队,却毫不犹豫的站在自己的面前,却也能看清他们的人品,唐明远心里已经很高兴了,乐意和他们亲近点,以后女儿也好有帮衬。

    苏素看着少年笑的满脸慈爱:“去市里太远了,要是镇上有人收,那就再好不过了,明儿你就带你叔去转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