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还没过,唐红军还没从温柔乡里回过神,就受到了岳父一家的责难。

    刘家人觉得没有在唐家搜出禁书,肯定是有人私底下通风报信。

    唐红军真的是觉得如同六月飞雪,冤死了,一口否认:“爸妈,大姐,我真的没有通风报信,我既然娶了巧月,自然不会去偏着去做上门女婿的三叔。”

    他是真的想骂人,早知道,就不会在他们让纠察队去乡下的时候,自己假惺惺的说了一句:“这样会不会太狠了?”

    现在出了事,大家都觉得是他不忍心自家三叔被人查到,悄悄的通风报信了。

    刘志华看了小女婿一眼,他倒是有点明白他的野心,叹了口气:“好了,现在先别说这些了,倒是他们肯定有了提防,以后我们想动手脚就不容易了。”

    刘佳月摸着自己粗黑的辫子,美丽的脸上带着郁色,眼含警告的看了眼唐红军,不悦的道:“我不管,她们母女让我不痛快,我不出了这口气,憋得慌。”

    她没出嫁前,凭着自己的聪明伶俐,在娘家受宠,哪怕是嫁了人,老公对自己也是疼爱有加,记恨苏素打晕了自己,自然是不肯善罢甘休。

    刘巧月向来听大姐的话,赶紧附和:“就是,红军,这次的事情你说怎么办?”

    唐红军见除了那傻子刘晓军之外的刘家人,都眼神不善的盯着自己,瞬间觉得压力山大,恨自己这老婆胳膊肘往外拐,又想在刘家人面前讨个好,犹豫了一会才道:“其实,三婶的妈曾经做的也是神婆这行当,苏家家大业大,医馆,茶楼都有过,也能算是小地主。”

    见刘家人都很感兴趣的看着自己,瞬间来劲了:“这要是说起来,就该打倒这些和人民和党作对的敌人,地主资本家都是土豪恶霸,剥削百姓的资本家。

    不过现在苏家的土地房屋家财都已经分给农民了,苏家也下放到乡下,现在我们实在是鞭长莫及啊!”

    金秀芳听了很不高兴,脸上虽然带着浅笑,却是敲打他:“红军啊,我们现在可是一家人,他们成分不好,你可不要和他们走的太近。”

    又含笑的看着他问:“唐家现在过的还好吗?”

    “好什么啊,住的是破屋子,里面也是一股子药味,恶心死了。”刘巧月抢先开口,满是嫌弃:“他们现在只能给乡下人看病,住的地方也很偏僻,这日子肯定是过得不好。”

    刘志华无奈却又宠溺的看了女儿一眼,却又摇了摇头,无奈的道:“你们把事情都想的太简单了,唐家既然能看病治人,乡下缺医少药的,赤脚大夫也定能结下不少善缘,我们不能贸然动手了。”

    其实,按着他这谨慎的性子来说,这次的事情就是自己的媳妇和女儿太超之过急了,反而落下把柄。

    “爸您说的对,”唐红军赶紧拍马屁:“我会让人留意他们,到时候肯定给大姐出这口气。”

    刘佳月这才抬着下巴,露出个矜持的笑容:“那我可等着你的好消息了。”

    ……

    唐红军在岳家做低伏小,在自己家又要哄着刘巧月这大小姐脾气,心里越发觉得郁闷,好在现在他身份不一样了,在厂里也有不少人捧着他,争相请他吃饭喝酒,倒是让他心里很得意。

    4月2号的中午,又有供销社的主任请他吃饭,想让他私下多供应一批双喜的搪瓷缸。

    现在请客国营饭店是首选,唐红军私下收了他递来的一包大前门,手里一捏,就发现里面不是香烟,而是几张大团结,又看着桌子上的红烧肉和烧鸡几个硬菜,脸上的笑容也灿烂起来:“行,你什么时候要,我提早给你准备好就是。”

    “好兄弟,说话就是痛快,哥哥承你的情,”矮矮胖胖的主任眉开眼笑的捧着他,递烟斟酒,显得亲热极了。

    吃饱喝足后,有人来找主任有急事,主任付了账后就先离开了。

    唐红军中午多喝了几杯枝江大曲,就要了一杯浓茶,准备等酒气散了点再回厂里。

    这个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多了,国营饭店里的客人们都走的差不多了,这个时候进来了两个穿着藏蓝色公安制服,戴藏蓝色大檐帽的公安,让才受贿的唐红军看到了下意识的有点心虚。

    那两人长的都算不错,叫了两碗肉丝面后,就坐在唐红军前面的座位上,在那说话了。

    “爱国,你家弟弟最近怎么不来找你了?”

    吴爱国接过他递来的一根香烟,对他笑了笑:“我们现在也忙着在外面抓投机分子,他来了和我错过了。”又想着两人的交情好,看着他问:“怎么,你有事寻他吗?他就在药房里,有事你只管去找他就好。”

    现在,民间有顺口溜:听诊器,方向盘,人事干部,售货员;这些,都是人们羡慕的好工作。

    在这缺医少药的年代,爱华现在药房里也能算是个好差事,很多人都想悄悄的买点药。

    葛小兵很是爽朗的道:“没事,就是我看你弟弟挺顺眼的,要不要我给他介绍个对象?”

    “多谢你记挂,不过他已经有对象了。”吴爱国觉得自己的弟弟要娶唐宝,或许还要去做上门女婿,这心里就有点郁郁:“这小子死心眼,就因为人家姑娘的阿爸帮了我阿爸一把,还想着去报恩做上门女婿呢。”

    葛小兵拿起火柴划开,让他点上火后,才给自己点上,才把火柴吹灭扔在地上,很是惋惜的皱眉:“女方是镇上的哪家啊?”

    “是我们乡下的,”吴爱国深深的吸了口烟,皱眉道:“我也不想他能成,唐家那姑娘是傻子……”

    边上起身要离开的唐红军听到这话,瞬间不淡定了,他可不想三叔家和这公安局的人有瓜葛,又坐在那继续听他们说话。

    葛小兵其实是因为自家妹子看上吴爱华了,因此打探的格外仔细。

    吴爱国也觉得自己的弟弟傻,就把事情粗粗的说了一遍。

    “听你这样说,这门亲确实不好,”葛小兵听出他的不满,心里一喜,低声道:“听你说唐家的成分不好,这要是拖了你家的后腿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