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小兵摸着下巴想了想,不大的眼里闪过精光:“要不明儿中午让你弟弟和我妹妹见个面吧?喊他们一起吃饭,要是不成,也免得我家傻丫头一根筋惦记着爱华,要是成了,那就再好不过了,你说是不是?”

    “这?那好,我等下就去和爱华说。”吴爱国心里一犹豫,却还是同意了。

    唐家和葛家完全不能比,唐家只能是拖累,葛家却能给自己和弟弟助力。

    说真的,他都有点嫉妒自己的弟弟了,葛小兵的叔伯堂哥,堂姐们不是军人,就是医生,和公安,就是各行各业的工人,到时候这可都是助力啊!

    而且葛红霞自己也是个医生,真不知道是不是眼睛有问题,才会看上自己那并不出色的弟弟。

    唐红军看着他们吃了面后就离开,自己眼神一闪,若有所思的离开。

    ……

    唐明远本来是准备尽快来镇上的,可是大队里有好几个孩子发烧,因此就耽搁了时间,等到4月3号这才和唐宝还有杨铮一起来镇上。

    顾宁谨他们几个倒是也想来,可是现在正是队上忙的时候,要是不去干活挣工分,都来镇上倒是太引人注目。

    顾玉郡是不想来,深怕遇见不想遇见的人。

    而杨铮机灵,对这边黑市的新场所已经和哥哥们悄悄的来摸底过了,这次就很兴奋的和他们一起过来了。

    现在的主要交通工具就是自行车,他们是借了自行车过来,杨铮瘦小坐在前面的横杆上,唐宝坐在自行车的后面,一路上说说笑笑,唐明远蹬了半个小时的自行车就来到了镇上。

    到了镇上,唐明远就打发杨铮先去外面转转,探探纠察队和联防队,红卫兵今儿出发在哪儿巡逻,他自己和女儿来到搪瓷缸厂找唐明远。

    门卫看了眼他们父女都穿着干净整洁,喊了一个路过的工人去和唐红军说一声。

    唐红军还真没想到三叔竟然会来寻他,很快就过来把他们父女领到自己的小办公室,还用崭新的白搪瓷缸给他们倒了开水,显得很亲近的开口:“叔,你今儿怎么有空带着阿宝来看我?”

    唐明远幽深的眼睛一直看着他,听到他这话,嗮然一笑:“我只想知道,前几天你为什么和刘家的人一起把小宝他们带去刘家。”

    唐红军真没想到唐明远会这么毫不客气的问自己,看了眼捧着搪瓷杯一脸乖巧的唐宝,笑了笑:“叔,阿宝也是我的妹妹,我这不是想她能嫁的好,衣食无忧的享福吗!”

    能把自己的无耻说的这么冠冕堂皇,真的让唐宝有点对他另眼相看,这还真是人才啊,想要往上爬,肯定是要脸皮够厚才行。

    可是这话真的很欠抽啊!自己等下可一定要把禁书放在引人注目的地方,看他到时候怎么狡辩。

    “你真变了,”唐明远看着他的眼神很失望,低沉的声音却格外郑重:“唐红军,我警告你,以后不准算计阿宝,要不然你可别怪我不客气。”

    说完,就起身,丹凤眼凌厉的看着他,淡淡的道:“你别逼我对你动手,我保证你再敢算计小宝,我能让你死的无声无息。”

    他的语气和眼神带着杀气,让唐红军心里一咯噔,没想到老好人一样的三叔会这么威胁自己,真是咬人的狗不会叫,自己看走眼了。

    唐红军掩去自己的害怕,苦笑着道:“叔,我真是好心办了坏事,再者我也没想到刘家大姐会来这一手,以后你们的事情我肯定不掺合。”

    他的好日子才开始,可不想因为这莫民奇妙的事情被自己是三叔记恨上,要是他一时想不开和自己同归于尽怎么办?

    因此,把事情全都推到刘佳月的身上,反正,这件事确实是刘佳月的主意。

    唐明远的眼里带着点讽刺的意味,起身道:“那就好,我们不打搅了,告辞。”

    “叔,您看您来了,我请你和阿宝吃午饭吧?”唐红军看了眼自己的手表,现在还没九点,想到国营饭店里要发生的事情,一脸诚恳的看着他们开口:“叔,都说冤家宜解不宜结,中午我让刘家大姐出来,把这件事说清楚,免得以后留下什么误会。”

    要不是唐明远太了解他无利不起早的性子,看到他这情真意切的表情,肯定会以为自己误会他了。

    不过,刘家的人欺负了自己的老婆和女儿,唐明远也是想见一面,确定自己的立场,免得他们再来找茬,淡淡的道:“我们先去办点事,等下再来寻你。”

    唐红军一口应下:“好,好,那我们十一点在东街的国营饭店见,不见不散。”

    又看着唐宝,做出一脸体贴的大哥哥的模样:“阿宝,要不你就在哥哥这呆着?”

    “不用了,”唐宝一脸乖巧腼腆的模样,声音细细软软的,显得脾气好极了:“我和爸爸,要去,买点东西。”

    ……

    唐宝觉得自己现在正常的时候越来越多了,昨儿下午起慢吞吞的,今儿早上起就正常了。

    因此,和唐明远跟着杨铮顺着羊肠小道,来到小山坡后面的黑市,看着热热闹闹的交易场所,嘴角弯弯的笑了笑:“这还真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了。”

    唐明远也看了看四周:“这地方好,居高临下能看见联防队过来,就算是他们过来了,这四面八方都是山,随便一躲就能避过去了。”

    “嘿嘿,叔,姐,我先去和朋友打个招呼,”杨铮来到这里,倒是如鱼得水,悄悄的和好几个汉子眉来眼去了。

    唐明远也不想他跟着,免得女儿不好做手脚,看着还没一米五的杨铮,下意识的叮嘱:“那你自己小心点,有事就大喊。”

    “好勒。”话音才落,他就已经窜出去了,凑到几个高大的汉子身边,随着他们几个人走远点,明显是有猫腻的样子。

    黑市里的好处就是买卖可以不用各种票,唐明远和唐宝用钱买了十五斤大米和十斤面粉,在大树后一转,趁着四周没人看见,就把粮食收到了空间里。

    父女俩再度出来的时候,被一个绑着两根麻花辫,头发颜色乌黑,眉眼清秀,身上穿着的布褂却是补丁摞着补丁,甚至还有几个窟窿都没有碎布打补丁,显得很是落魄。

    可是人家一开口,就显得特土豪:“两位,我这有野猪肉,你们要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