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听到“猪肉”就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这才察觉到面前这姑娘的不是简单的人。

    哪怕她穿的破破烂烂的,晒的小麦色的肌肤泛着健康的光泽,脚上却穿着一双圆头皮鞋,倒是显得她的破衣裳太过刻意了。

    唐明远谨慎的看了看四周,低声问:“怎么卖?”

    那姑娘就是看他们父女衣裳整齐,这才前来招呼,露出个笑容:“野猪肉一块一角一斤,还剩下点家猪后腿瘦肉便宜了,只要一块六角一斤,不用票。”

    唐明远还是跟上去,买了三块钱的肉,准备包饺子,这些天家里都很久没看见肉了。

    这里的黑市明显比以前更热闹了,吃喝用的应有尽有,估摸着东西齐全的都能和供销社相提并论了,当然,这里的肯定是贵一点。

    再者这里地方大,卖东西的都不会凑在一起。

    唐宝忍不住诱惑买了一只卤的野鸡,又买了些干海带,虾米什么的,这才准备回去。

    山坡后的树木并不多,因此太阳出来一走动,唐明远见女儿出汗了,就让她在树底下等自己,自己去看看杨铮怎么还不来。

    唐宝一点也不顾忌形象的坐在树荫底下,身前放着竹背篓,为防杨铮起疑,还特意放了不占重量的干海带,虾米,两斤大米和两斤多猪肉,还有卤好的野鸡,用万分饥渴的眼神看了看肥瘦相间的猪肉,想象着自己已经在吃红烧肉……

    光是想想,就美的让她的口水都差点流出来了。

    可怜记忆里的自己曾经是为了减肥和三高,肉都不想碰,就吃鱼虾和海鲜。

    老天,我错了,要是能把我的空间塞满肉,我一定会好好珍惜吃肉的机会,绝不会嫌肥挑瘦。

    “闺女,你这肉怎么卖?”一个穿着青色罩衣,面黄肌瘦,头发斑白的老太太走过来,蹲在她跟前,有点浑浊的眼神几乎黏在肉上。

    唐宝一看自己的姿势,和来黑市上卖东西的人差不多,抬头冲老太太一笑:“大娘,我这是才买来的,不卖。”

    “闺女,那你能不能卖我一点?”老太太直截了当地问,见她歉意的摇头,满脸苦涩的恳求:“我家老头子快不行了,我就想给他吃顿好的,可是今儿猪肉都卖完了……”

    唐宝听了很是不忍,自己虽然十来天没吃肉了,可是家里有几乎每天都能吃到鸡蛋,点头同意:“大娘,肉三块钱。”

    老太太从兜里掏出一块旧帕子,里面却只有一角两角的钱和一个细腻通透纯正,形状光素,用料厚实,没有绺裂的玉手镯。

    她满是期待的看着她:“闺女,这是我藏下来的陪嫁,羊脂玉手镯,我和你换肉成不成?”

    前几年的粮食比黄金和玉还珍贵。

    粮食可以果腹,可以活命,黄金和玉却不能。

    那时集体食堂吃大锅饭的时候,每个人平均只有二两粗粮。

    这几年集体食堂已经解散了,可是吃的各种食物还是很珍贵的,大都人都饿怕了,就算有粮食也有藏起来,汤汤水水的混个水饱,也舍不得吃大米饭和大白馒头。

    反倒是这黄金和玉不值钱,特别是这玉,比黄金还贱。

    唐宝是觉得太贵重了,看这玉的成色,再过几年那肯定是能值个十几万或者百来万,觉得这天上掉馅饼不正常。

    毕竟自己这运气可从来没这么好过,老天爷不可能一下子对自己另眼相看,反倒怀疑这老太太是不是联防队的托。

    唐宝虽然很眼馋这好东西,却还是下意识的拒绝:“不……”

    老太太还以为她觉得不划算,毕竟现在没人敢戴这东西,赶紧道:“闺女,这是真的,人家先前给五块钱我还舍不得卖,我儿子这个月没寄钱回来,家里的钱又看病花完了,你帮帮忙换给我吧?”

    这个时候,唐明远看见女儿和在人说话,赶紧跑过来,眼带疑问的看着她们。

    唐宝赶紧把事情的经过说一遍,杏眼带着亮光的看着自爸爸,美丽的格外耀眼,犹豫的问:“……这不大好吧?”

    可是唐明远太了解自己的女儿了,看她那模样就知道她很喜欢那镯子,却又怕占人家的便宜,点头道:“那就换了吧!大家都不容易,你再给大妈两斤大米。”

    苏素曾经想用金条换钱,可是女儿死也不同意,一直说再过几年就值钱了,现在家里也能过得去,苏素也没坚持。

    他们也知道了女儿对这黄金首饰这些东西的喜爱。

    唐宝听到自家爸爸的这话,瞬间心安理得的收下了这羊脂玉手镯,反正就算自己不占这便宜,老太太现在手里没钱,去别的地方,也是要拿手镯去换。

    老太太看着她把大米和肉都给自己,赶紧拿出布袋来装,激动的眼眶都红了,不住的道谢:“多谢你们,我今儿是出门遇贵人了。”

    唐宝虽然明白眼下的局势是这样的,可是心里还是觉得自己占了大便宜,杏眼一转,就开口道:“大娘,我爸爸是中医,要不让他去看看大爷?”

    老太太这下是真的高兴的流出了眼泪:“我今儿真是遇上贵人了……”

    说完,赶紧带头往外走,不管怎么样,她还是希望自家老头子能多活几年。

    唐宝跟着走了几步,才记起杨铮还没来,赶紧停下脚步:“爸爸,我们把杨铮忘了!”

    “他还有点事,等下会自己回去的。”唐明远想到这小子年纪不大,心眼却不少,嘴巴甜,性子好,跟着认识的人去说话,听说是有几个人想在外面再弄个黑市。

    这个年代才能囫囵填个温饱,很多病都是因为前两年饿出来的毛病,唐明远给老爷子看病后,确定是因为长期饥饿引起的胃炎,再加上营养不良和贫血,斟酌再三,开了个常见的药方,用藿香,山楂,元胡,鸡内金,砂仁这些不贵重的药材,留下这才在两位老人的连声道谢里离开。

    这个时候,已经是十一点多了,好在这边离约好的国营饭店不远,唐宝坐在自行车的后面,想着心心念念的饺子吃不成了,无精打采极了。

    “哎,真是傻子,你想吃肉容易的很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