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和蛋蛋再三研究后,为了确保彼此不会在背后捅刀子,很干脆用了老祖留下的契约,现在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可以用意念交流,听到蛋蛋这大言不惭的话,沮丧极了:“肉不仅贵,也少,去国营铺子上买还要票,哪有这么容易啊?”

    蛋蛋的声音带着得意:“很简单啊,你去山上自己抓就好了啊,无论什么东西到了我们的空间,哪怕是老虎,世子,那也是凭着我们的意念想怎么样都行啊。”

    “还能有这操作?”唐宝这下子高兴了,觉得自己这空间也不是那么鸡肋,觉得自己明儿就要去试试。

    蛋蛋察觉到唐宝的想法,郁闷的蹦起来,不停的碎碎念:“明明是你没用,没给我好东西,要不我就能出来了,等我出来,就能让空间变大,哪怕你带你爸妈进来也不会被反弹出去(蛋蛋纯属吹牛,想要到这地步,应该是几百年后。)

    还能不用碰到东西,也能用意念收进空间(留下来的传承里确实是这样的,最终会怎么样,它也不知道)……”

    唐宝也很想蛋蛋能厉害点:“鬼知道你要什么好东西,你让我活动自如我才能爬山涉水的去给你当牛做马寻找你要的东西啊!”

    蛋蛋很忧伤的不搭理她了,圆球滚到角落里去,安安静静的做个美少女,觉得自己给祖宗丢脸了,自己也是要等到近距离的接触到,才能感知灵气,现在自己就缺木灵气。

    反正就是要碰运气……

    ……

    唐明远稳稳的骑着自行车,听到女儿的叹气声,不由一笑:“怎么不高兴了?你是不是想给先前的老爷子送草药?”

    “不是,我们能帮的已经帮了,不可能管到底。”唐宝可不是白莲花,也不能告诉他真相,干脆撒娇:“我就是心疼肉,爸爸妈妈没有饺子吃了。”

    女儿这么懂事,唐明远心里乐滋滋的,笑着道:“那等下爸带你去吃馄饨。”

    “好啊!”唐宝再一次的感觉自己真的很幸运,能有这么疼女儿的爸。

    “我们先去和刘家碰个面,免得他们以后还折腾。”唐明远心里也很好奇,等唐红军发现那几本禁书,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

    唐红军看到禁书的时候,表情绝对是很精彩的。

    他在唐明远他们离开后,就翘着二郎腿坐在凳子上喝茶,脑子里琢磨着自己怎么能不引人注意的拿到更多的搪瓷缸给外面等货的人,自己也可以私下收点钱花花。

    没一会儿,刘佳月就穿着一身浅蓝色的崭新的列宁服过来,显得她格外白净俏丽,身段特别婀娜,让唐红军下意识的看傻了眼,不能否认,这大姨姐比自己的老婆好看多了。

    刘佳月见他惊艳的眼神,倒是心情好了点,抬着下巴矜持的开口问:“你确定今儿的事不会出岔子?”

    “姐您聪慧过人,这点小事肯定是手到擒来。”唐红军殷勤的给她倒了杯茶:“我和巧月也说过了,等下她就去医院等您一起去,最巧的就是等下我三叔和唐宝也会过去,这要是知道吴爱华要娶了别的女人,估摸着也能哭死了。”

    他这态度倒是让刘佳月脸色稍霁,哪怕心里觉得他是攀上自己的妹妹,可是唐红军长的人模狗样的,看着倒是顺眼,再者现在他已经是自己的妹夫了,自己就算看不起他也得悠着点。

    “那还真是巧,”刘佳月喝了口茶,又盘问了些唐明远的事情,这才起身准备离开:“那行,我先和巧月去医院见见葛红霞。”

    她是骑着凤凰的自行车来的,起身的时候,自行车钥匙不小心掉到了地上,唐红军抢先一步去捡:“我来,我来。”

    也是他运气好,在这个时候,看见了书桌底下有什么东西。

    他也没声张,陪着笑脸送走了刘佳月后,自己关上门趴在地上把书桌底下的几本书掏出来,这脸色就瞬间一白:这是谁想陷害自己?

    不对,这是纠察队准备去陷害唐明远的禁书,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眼神阴鸷的盯着不远处的座位,回想起先前他们父女来了后坐在门边的凳子上,按说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是不可能动这手脚的啊?

    可是,现在自己手里还拿着禁书,这总不会是做梦吧?

    他突然间想起三叔阴沉的对自己说过:你别逼我对你动手,我保证你再敢算计小宝,我能让你死的无声无息。

    又想起关于苏家的那些传说,让他咽了咽口水,心里发虚了,再一次的觉得自己还是别去招惹苏家好。

    可是想起现在自己的老婆和大姨姐现在说不准已经开始了,头疼的捂着脑袋,自己一定要想个好法子,这件事一定不能被算到自己的头上。

    ……

    葛红霞穿着有点发黄的白大褂,心情很好的看了两个前来看病的病人后,见现在没事,自己端着搪瓷缸借着打水的由头走出看诊的地方,准备去药房溜达一下,顺便可以和爱华说说话。

    她虽然是五官平常,可是现在年轻皮肤白,倒也是青春可人,再加上自己是葛家人,自然是没人会为难她。

    医院里平时人也不多,她看见走廊上站了两个穿着时髦的列宁服的姑娘,下意识的多看了一眼,一个肌肤微丰,一个高挑妩媚,再者两人的肌肤白,很是引人瞩目。

    现在镇上的人,就算不是穿着缝缝补补的衣服,那也是穿着灰扑扑的衣服,大都是面黄肌瘦脸色不好的,真的是难得看到胖子。

    胖,那是说明人家伙食好。

    在这温饱都困难的时候,人家能伙食好,就知道不是普通人了。

    葛红霞也好奇,下意识的放慢了脚步,想听她们在说什么。

    “……你可真是傻子,你要是真的喜欢他,那就去努力追求自己想要的,现在都是新思想,婚姻自由。”

    “可是,他好像不大喜欢我啊?”刘佳月她们早就私底下打听清楚了,看见葛红霞果然是被吸引了,站在一边做出喝茶的模样,心里很得意,说出来的话却很忧伤的样子:“听说他家里人都准备给他娶老婆了。”

    “那你还等什么?”刘巧月赶紧给她出主意:“要是你真的喜欢她,那就生米煮成熟饭啊,这样他肯定和你在一起,要不他就的被抓起来批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