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还等什么?”刘巧月赶紧给她出主意:“要是你真的喜欢她,那就生米煮成熟饭啊,这样他肯定和你在一起,要不他就的被抓起来批斗。”

    “这不行,那也太丢人了,再说现在是新社会了,人家青楼里的女人都能嫁人,我这不……”

    “你这傻子,既然喜欢人家,为什么不试一下呢?要是成了,那就是皆大欢喜,就算是不成,那你也不会留下遗憾了是不是?”

    “这不大好吧?这要是传出去了,我还怎么做人?”

    “怕什么,要么找个众目睽睽之下,你和她不小心的搂搂抱抱,要么就是……”

    ……

    葛红霞听的自己的小心肝砰砰直跳,看见她们离开了,愣了一会,路过的护士和她笑着打招呼,这才回过神,傻傻的去了药房。

    吴爱华正好从外面进来,小伙子天生带笑,眼神明亮,看着她笑着招呼:“葛医生,中午你哥请吃饭,你也一起过去吗?”

    “是啊,”葛红霞看见他含笑的眼,往上翘的嘴角,心里就如小鹿乱撞一样,砰砰直跳,脸上也染上了红晕,平添几分俏丽,故作镇定的道:“那我们到时候一起走吧?

    吴爱华是天生的笑脸,闻言应了一声,就越过她进了药房,还真不知道自己被惦记上了。

    葛红霞双手放在兜里也往回走,眼里闪过了坚定。

    她在两年前就认识他,自己骑车摔倒,是他送着自己回家;自己被病人指责的时候,是他拦在自己的面前,为自己解围;自己生病的时候,是他给自己送药……

    所以,为了自己的幸福,她要拼一次。

    要是吴爱华知道她的想法,肯定会告诉她:我是因为你哥哥和我哥哥让我多照看你,这才能帮的就帮一把啊!

    ……

    虽然现在有些人还是连大米饭都没能吃饱,可是镇上厂子多,效益好,也有很多人已经不能满足凭票买东西,直接杀去黑市买买买。

    也有人请客就不想在自家烧了,太麻烦,因此国营饭店或者边上的各种饭店,这几年是越来越多了。

    当然,现在开饭店的那是要进行特批的,或者是当初有

    中午的时候,国营饭店里也是很热闹的时候。

    葛红霞和吴爱华过来的时候,看见吴爱国和葛小兵已经点了两个菜在喝酒了,看见他们葛小兵赶紧招呼:“红霞,爱华,这边,你们可来了,快坐。”

    自己起身去窗口催上菜:“同志,我们要的几个菜能不能麻烦师傅快点?”

    端盘子的姑娘看着他身上的公安服,不满的脸上瞬间露出笑容:“好嘞,同志,马上就好。”

    吴爱华平时不爱喝酒,也不大会喝酒,就干脆和葛红霞一样喝茶。

    “爱华你也来喝点酒吧,男人怎么能不会喝酒呢?”吴爱国看弟弟喝完茶,就给他倒上了半小碗白酒,取笑道:“以后要被岳父嫌弃的。”

    吴爱华瞬间想到唐宝家里还备着药酒,自己还真的要早点学会喝酒,下回可以陪未来的岳父喝一点。

    葛红霞看见三个男人都喝酒,自己干脆给他们倒酒,顺便听他们说话。

    吴爱华好奇的问:“哥,最近黑市这边你们查的太严了吧?”

    “还不是市里黑市闹事的层出不穷,抢劫,打架,闹得不可开交,我们这边也被波及了。”吴爱国说完眯了口小酒,又夹了筷子红烧肉吃下,低声道:“不过黑市根本禁不了,现在都往馒头坡那边去交易了。”

    葛小兵凑近他们低声道:“我妈这几天也去那边买米面了,听说有人还在山上偷偷养猪,以后想吃猪肉总算不困难了。”

    “那我下回也去逛逛,”吴爱华很好奇的问:“这风大概什么时候吹过去?”

    葛小兵吃了几粒花生米,眉一挑,低声道:“纠察队的人要再过十来天才走,等他们离开了,就能恢复了。”

    吴爱国倒是看着文静的葛红霞,温和的问:“你们医院里最近忙吗?”

    葛红霞腼腆的笑了笑:“还好,现在的人都怕来医院看病太费钱,人倒是不多,不过我们二楼五十几张病床大都没空床位。”

    葛小兵笑着摇头:“主要是每个村和大队都赤脚医生,要不你们还不忙死。”

    吴爱华喝了点酒,酒劲上头,就觉得自己有点飘,傻笑着道:“医生和赤脚医生,我们都是为人民服务,唐叔的医术就很好,我……”

    “是,知道你喜欢学医。”吴爱国打断弟弟的话,生怕他说出唐宝的事情,笑着岔开话题:“远的村子上的人不知道我们这查的严,还带着不少野物过来换东西,这几天我们当场抓了个现行,这些野味倒是便宜了我们。”

    “人多肉少,我就分到了半只野兔。”葛小兵摸着下巴在那坏笑:“你们家附近也有山吧?到时候带我们去山上转悠一下,弄点野味打打牙祭。”

    吴家兄弟一口应下。

    大家都是难得在国营饭店里吃饭,好酒好菜,吃饱喝足后,葛小兵他们就先回公安局了。

    吴爱华却是酒劲上头,醉意朦胧,走路都打摆子,嘴里还嘀咕:“大家走路怎么都在晃悠?”

    “爱华你小心点,”现在是夫妻在街上都不能牵手,葛红霞看着他走的摇摇晃晃的,实在是鼓不起勇气上前扶他。

    可是看着吴爱华快要撞到门了,她还是不忍心,焦急的上前:“小心点,不要撞上去。”

    门口进来了几个男女来吃饭,看见吴爱华这模样,善意的取笑了几句,去还是扶着他去门口的木凳子上坐下,让葛红霞给他端碗茶,用帕子擦擦脸也好精神点。

    葛红霞有贼心没贼胆,到底还是不敢动手,反倒是端茶递水的服侍他。

    都说酒醉心里明,吴爱华用冷帕子擦了脸,觉得自己清醒了点,看着她忙前忙后的样子,很是歉意的道:“我再坐一会就好,你先回去上班吧?要是迟到就不好了。”

    “没事,你现在舒服点了吗?”葛红霞是真的喜欢他,哪怕他现在是浑身酒气,也不舍得离开,看着有人过来,下意识的抬眼去看,却看见了唐宝和一个中年男人慢慢的走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