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红霞对唐宝虽然只有一面之缘,可是却印象深刻,咬了咬唇,不知道自己现在要不要做点什么让人误会的事情……

    唐红军也在国营饭店里点了三个菜,寻了个最近扒着自己献殷勤,想要提早拿到货的外来李干事在慢腾腾的吃饭。

    他的位置就对着大门口,心不在焉的和李干事说几句,心里却惦记着还没来的唐明远父女。

    等他看到唐明远他们慢慢的走来的时候,决定自己帮葛红霞这个瞻前顾后拿不定主意的女人一下,眼带炙热的看着对面的李干事,打断他的奉承,低声道:“李哥,我想看个乐子,你去把门口那姑娘撞到坐在那的小伙子身上,我就提早两天给你货。”

    “真的?”李干事见他坚定的点头,又顺着他的眼神看了眼门口的那对男女,赶紧起身走过去,心想这唐红军真是有毛病,臭不要脸的喜欢看这种乐子。

    可是现在搪瓷缸和脸盆都是畅销货,自己要是排队等,那得等到七八天后,这能早一点拿到手,自己就能早一点拿回去赚钱。

    他本来也陪着唐红军喝了点酒,故意装成踉跄的模样,来到葛红霞身边一撞!

    “啊……”葛红霞站不稳,整个人就倒在了吴爱华的身上。

    “哎呦!”吴爱华还有点晕乎乎的,被她一撞,整个人就被撞倒在地了,也不知道是谁先抱住了谁,反正是女上男下的姿势摔成一团。

    还在吃饭的人都被他们的尖叫给吸引了,看着他们这样,那爱看热闹的邪恶本性就露了出来,发出哄堂大笑。

    也有人取笑:“小两口都等不及回家亲热了啊!”

    “要不干脆亲一个……”

    “哈哈,还亲呢,小心去公安局过夜。”

    “没事,我们都不会去找联防队来抓你们的……”

    葛红霞这下是真的羞愧的脸通红,眼含泪,急急忙忙的要起来,却发现自己的脚扭到了,站不起来,都急哭了。

    吴爱华见状不妙,赶紧想要起身,却和坐在自己腿上的葛红霞撞到了脑袋,这下边上的人起哄:“你们俩这是拜天地了。”

    唐宝板着小脸看了一眼看笑话的众人,自己对葛红霞伸出手,温声道:“同志,是不是,扭到脚了?”

    葛红霞看见帮自己的竟然是唐宝,更是羞愧,却还是借着她伸出的手起来,喃喃的道:“谢谢同志,我左脚扭了。”

    唐明远也赶紧扶着吴爱华起来,皱眉道:“爱华你不会喝酒,怎么喝这么多?”

    “叔,阿宝,我,我,我……”吴爱华觉得自己丢脸极了,却又不能说什么,恨不能钻到地底去才好。

    葛小兵他们明着是离开了,私底下却在外面等着,这吴爱华第一次喝酒,肯定是不放心他们。

    潜伏在一边说话,看着他们两个人在门口的时候,还觉得挺好笑的,特别是看见唐家父女进去的时候,恰巧两个人摔成一团。

    他们既然是公安,自然是看见了有人故意撞到葛红霞,可是现在这局面正是他们想要看见的,两人相视一眼,就很有默契的冲进来。

    葛小兵冲过去就掐住吴爱华的脖子,神色狰狞的青筋毕露,气急大怒:“吴爱华,你竟然敢对我妹妹耍流氓,找死是不是!”

    饭店里的人看见葛小兵穿着公安服,带着大檐帽,瞬间变得鸦雀无声。

    葛红霞被唐宝扶着站在一边,不仅是左脚扭了,手腕也擦伤了,不能上前去劝架,只能在边上焦急的喊:“哥,你别乱说,赶紧放了他。”

    吴爱华察觉到脖子上的疼痛,并没有挣扎,他现在满心都是懊恼。

    虽然是葛红霞倒在自己的身上,可是她也是为了照顾自己,自己总不能说不关自己的事吧?

    唐明远虽然很不满自己看中的小伙子这么没自制力,可吴家和自家确实相处的不错,自己不可能袖手旁观,伸手捏住葛小兵的手腕,淡淡的道:“同志,总要给别人说清楚事情真相的机会是不是?”

    葛红霞顾不得自己脚上的疼痛,上前去拍打葛小兵的手臂,又急又气:“哥,你快松手……”

    是我撞到他这句话,她却说不出来。

    唐宝站在边上把他们的神色收进眼底,总觉得有哪儿不对。

    她不知道爸妈是把吴爱华当成未来的女婿看待的,在她的心里,吴爱华是自己的玩伴,也是护着自己的哥哥。

    虽然她的心里当他是弟弟。

    因此,觉得自己有义务给他澄清,而不是对女同志耍流氓。

    她还没开口,就看到吴爱国不知从哪儿跑过来,满口的赔不是:“小兵,你别和醉鬼计较。”

    葛小兵这才松手,苦着一张脸叹息:“其实也怪我们,不该让红军喝酒。”

    吴爱国伸手扶住弟弟,低声下气的开口:“这里人太多了,我们出去再说吧?这事我们肯定给你们一个交代。”

    唐明远却没有跟出去,眼神犀利的看了他们一眼,淡淡的道:“那你们好好说清楚,我这还有事。”

    吴爱国是巴不得他们父女不去,免得自己弟弟心不甘情不愿,客气了几句,几个人就离开了。

    在暗处看够热闹的唐红军也过来了,带着点探究的看着他们父女,心里怀疑落在办公室的禁书,他们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的放在那里的,带着点无奈的道:“叔,你怎么才来,我岳父他们等了你好久,刚好和你错过。”

    “我们不见面也没事,”唐明远眼神锐利的看着他,肃然的低语:“要是可以,我以后不想和刘家人打交道,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夜路走多了,难免会阴沟里翻船。”

    在他的气势下,那种让唐明远觉得心里发慌的感觉又来了,他故作镇定的道:“叔,你放心,刘家大姐也很抱歉,以后肯定不会了。”

    又生怕他们要进去吃东西,想让自己付账,伸手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就做出一脸着急的样子:“叔,我厂里还有事,先走了,下次你们来镇上有事尽管来找我啊。”

    唐宝很尽职的在边上当成壁花,不,是傻子,生怕在他面前露陷,见他急急忙忙的骑上自行走离开了,才松了口气,觉得自己的肚子饿的咕咕叫,赶紧道:“爸,我们去外面吃馄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