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几天,吴三叔拎着十来斤大米,满脸愧疚的上门来赔不是,还再三表示:“老弟,真是对不住,爱华定下了葛家姑娘,这事是我们失信于你们,就让爱国娶唐宝。”

    苏素他们现在知道女儿有空间的事情,心里也怕知道的人太多,反倒是威胁道女儿的生命。

    毕竟这种神奇的东西,实在是太引人垂涎。

    这样一想,就一点也不怪吴家,真心实意的推辞:“三哥,这事只能是两个小的没缘分,可是这事既然不成,那也不能让爱国来顶,要真是这样,那不是让他们兄弟俩心里留下疙瘩吗?”

    吴三叔也不能否认他们这话说的对,只能是再三道歉后,这才离开。

    ……

    唐宝还是没能痊愈,还是时不时的抽风,偏偏蛋蛋又开始闭关了,消失在那小空间里。

    不过她还是很忙碌,她对奶奶留下的那些书籍都很感兴趣,自然是看的很仔细;再者顾宁谨他们每天都来串门,或者是找她一起去挖野菜,钓鱼,让她觉得挺热闹的。

    当然,她心心念念的还是想吃肉,这就得进山。

    苏素倒是一口应下:“好啊,我明儿要去采药,要是你身子不要紧,那就和我一起去。”

    唐明远自然是不放心老婆和女儿进山,一口回绝:“不行,小宝要是突然之间走不动了,你背不动她,还是我陪小宝一起进山吧?”

    “好吧!”苏素不能否认他说的对,不忘叮嘱他们父女:“你们注意点,宝宝可千万别露陷。”

    要是唐宝突然之间好了,那就太引人注目了,现在这个年代从上到下都弥漫着无形的硝烟,大家都活得非常谨慎。

    唐宝是自小就以做事走路慢半拍,如同傻子一样的存在,这要是一下子就变得健步如飞,这让他们看见了,现在正是破四旧,不能迷信,偏偏苏素的亲妈就是算命的,让人往鬼神这方面想就不好了。

    唐明远眼神特别温柔的看着自己的老婆:“好,我们都听你的。”

    苏素闻言,嗔了他一眼,却笑得格外妩媚。

    面对着动不动就撒狗粮的爸妈,想到自己经常被迫听墙角,唐宝真想大吼一声:请关爱单身狗!拒绝听墙角!我真的还是个孩子啊!

    可惜,现在晚上也没什么好消遣的,就连昏暗的电灯也舍不得多亮,这长夜漫漫的,唐明远他们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怎么可能不亲热呢?

    当然,这其实也怪唐宝自己现在耳朵特别的灵敏。

    反正,她要是察觉到他们有苗头,就干脆躲到空间里去看书。

    这空间大了点,里面是安静又亮堂,在那想睡觉很不容易,倒是看书的好地方。

    ……

    唐宝的身子很争气,第二天早上确定自己行动自如,就和自家爸爸一起背着竹篓,拿着药锄,遮遮掩掩的去了后山。

    她是真的想吃肉,在心里已经把野鸡野兔煎炸炒炖了,可是想的很美好,现实却是很残酷的让她傻眼了。

    她看见红烧兔肉……

    不是,她看见一只三四斤重的灰兔子在吃野草,听到动静很机灵的看了他们父女一眼,随即快如闪电的跑掉了。

    唐明远看见女儿杏眼圆睁,嘟着小嘴,一脸深受打击的模样,反倒是忍俊不禁的笑了笑:“小宝,其实你已经很厉害了,这抓不到兔子真的不要紧的。”

    “哎,爸,您不用安慰我,”唐宝召唤不出蛋蛋,无精打采的苦笑:“我很庆幸这是一只野兔,要是来一只老虎和狼这些要命的,那我们才是真的要倒霉呢,估摸着是我们自动给人家送口粮。”

    “哈哈哈……”唐明远被女儿的话逗笑了:“哪有这么多老虎啊,这后山野兔都很少,去年倒是有人抓到过野猪,今年连野猪的影子都没看见。”

    当然,他没告诉女儿,现在这时候,山上最多的是长虫,也可以叫蛇。

    不过,他们进山采药,自然是准备了驱蛇虫的药包带在身上。

    虽然这山上会移动的肉没有指望了,唐宝还是很仔细的采药,顺便安慰自己,等这药材换了钱,自己就可以买肉去。

    采药是个细致活,按说药材是秋天最多,可是现在也不少,连翘、牛大力、三月鬼针草、入地金牛、千斤拔、蒲公英、地胆头、蛇泡簕、叶下珠、金盏银盘、寮刁竹这些,有些是根茎可以入药。

    苏素怕蛇虫,这驱蛇虫的药包用量很足,药材也很好。

    可是就算是这样,唐宝也格外留意四周,生怕不小心被那软骨动物亲一口。

    这个时候,她就很庆幸自己的耳朵灵敏,听到几步外草堆里的“索索”声,就能先一步避开。

    父女俩聚精会神的采草药,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回过神的时候,才发现已经快到半山腰了。

    “我们回去吧?”唐明远抬头见今儿的太阳格外猛烈,用挂在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擦汗,就招呼女儿开始下山。

    后山还不算高,但是后山的后面都是深不见顶的高山,平时人迹罕至,那就有太多不可预知的危险,哪怕那些山林好东西肯定不会少,可是不到山穷水尽,他是不准备去的。

    要是去了那地方,就是拿命去采草药了。

    就算是这后山顶,他也遇到过狼,今儿带了女儿来,自然是小心为上。

    唐宝也用干毛巾擦了擦脸,山林里的树枝和野草太多,扎的她现在浑身不舒服,点头道:“好啊,比起山上的野兔,我现在觉得去钓鱼真的是挺好的,不仅可以修生养性,鱼的味道也很不错。”

    话虽如此,可是她心里却打定主意,自己也要多进山采药,这活太辛苦了,自己努力点,爸妈他们就能省点心。

    上山容易下山难。

    下山的时候,速度就更慢了。

    当唐宝听到野猪的嚎叫声,唐明远就快速的拉着女儿躲到树后,自己从竹篓里拿出一把柴刀,警惕的看着飞奔而来的两只野猪。

    有可能是两只公野猪为了母野猪在闹矛盾,反正唐宝看见灰黑色的野猪追着纯黑色的野猪的时候,第一次看见了活的,没有被剁开放在案板上的野猪。

    现在她只有一个念头:妈啊,我下回再也不馋野猪肉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