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觉得,肯定是自己心里心心念念的想吃野猪肉,这才冒出了两只野猪。

    可是自己只想要小一点的野猪,而不是这样两只能把自己和爸爸吓死的大家伙,她实在是吃不消啊!

    万分庆幸的是两只野猪虽然察觉到有陌生的生物在边上,可是它们估摸着有夺妻之恨,还是激动的竖立起脖子上形成一绺鬃毛,呲着尖锐的牙齿,犬齿外露向上翻转,獠牙都想要对方的命……

    野猪用身体和獠牙在打架,边上几颗手腕粗细的小树被波及,‘咔嚓’就拦腰折断。

    唐明远拉着女儿躲在树后,这个时候他们也不敢乱动,要是被野猪察觉,那反倒是不妙,只能期待它们离开这地方。

    可是事与愿违,它们偏偏就忍不了了,在那厮杀的昏天暗地。

    突然之间,灰黑色的野猪被纯黑色的野猪拱到了唐宝他们的树边,两个人惊恐的眼神和野猪的大眼睛相撞,撞出了热情的火花。

    灰黑色的野猪迫不及待的想从他们这些弱小的人类身上找到胜利的喜悦,它觉得自己打不过同伴,干脆对准唐明远冲了过去。

    再这危险的时候,唐明远生怕女儿受伤,出乎本能的往边上跑,还挥舞着手里的砍柴刀,挑衅的呼喝:“小宝你快上树,快点。”

    唐宝这个时候才明白,为什么自家爸妈非要自己学爬树,原来在山上,爬树就等于多了个保命符。

    可是就算是自己爬上树了,爸爸他肯定是来不及跑,要是被野猪的獠牙给伤着了,可不得了。

    她想到蛋蛋曾经说过,只要自己碰到任何活物,放进空间后都能用意念立刻杀死。

    灰黑色的野猪最讨厌人类妄想吃自己的肉,见唐明远用柴刀对准自己,毫不犹豫的亮出獠牙冲向他。

    唐宝看着另外一只纯黑色的野猪也想过来凑一脚,当机立断的对路过却无视自己的野猪伸出手,大着胆子捉住它细短的猪尾巴……手感真的是一言难尽,让她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

    惊魂一刻,野猪瞬间凭空消失在视野里,还没等唐宝松口气,另外一只纯黑色的野猪也毫不犹豫的咆哮着亮出獠牙冲向了唐宝。

    唐宝这么近距离的看到体躯健壮,四肢粗短的野猪,浑身披着刚硬而稀疏的针毛,吓得她下意识的一声惊叫:“啊……”

    她从来不是特别厉害的人,文不成武不就,什么都是中庸之道,就是比别人多了一辈子的记忆而已,可那最多也就是杀鸡鸭而已啊。

    刚才大着胆子去拉猪尾巴,已经是让她浑身发软,现在连跑的力气都没有了。

    唐明远在危机时刻,整个人飞一般的跑过来,用尽全力挥舞着砍柴刀,对准野猪的头部挥去。

    野猪有着动物的本能,面对着闪着冷光的砍柴刀,速度很快的躲开,盯着他们父女,似乎在权衡自己要不要继续。

    而在这个时候,唐宝的意识查探到空间里的野猪已经没了气息,乖乖的躺在那,再也没有先前嚣张的模样。

    都说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初战告捷,让胆小的唐宝明白了自己这空间的神奇之处,哪怕是野猪想攻击自己,在野猪碰到自己的那一刻,自己也能把野猪收进空间。

    这简直就是保命符一样的存在,让她第一次发现老天对自己还是很厚爱的。

    她眼睛盯着野猪不敢挪动,低声道:“爸,要是野猪再攻击我们,你往山上跑,我空间里有石头可以砸野猪,再趁机收了它。”

    唐明远看着满脸兴奋的女儿,嘴角抽了抽,无奈的应了一声,却还是担忧女儿的安全,心里期待野猪别这么傻,赶紧跑。

    可是野猪明显是觉得他们好欺负,一点也没能感受到唐宝看它的眼神已经是红烧肉,溜肥肠这些好菜,还是前蹄一刨,冲向了唐宝。

    好吧,野猪都知道唐宝看着好欺负。

    唐宝怒了,(当然,她先前是被吓的忘记了),心念一动就把镇空间之宝,两块大石头和一堆砖头砸向了野猪,恨恨的道:“让你欺负我,老娘今儿就废了你。”

    野猪完全弄不明白凭空出现的百来斤的大石头为什么要砸自己,却也知道不可恋战,想要逃跑的时候,又被一堆青砖雨给砸的晕头转向。

    唐宝快速的上前两步,摸了把猪腿,野猪也消失不见了。

    她这才知道后怕,浑身无力,手脚发软的一屁股坐到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我的妈啊,可真是太刺激了,幸亏上次我往空间里收了两块大石头。”

    那是她和妈妈在镇上遇到刘家的事情后,为防万一,这才寻了两块大石头收到空间,现在一想,真是多亏自己的小心谨慎,可惜现在空间还不够大,要不自己肯定塞一吨大石头进去以防万一。

    “你没事吧?有没有不舒服?”唐明远紧张的看着女儿,还替她把脉,确定她除了因为刺激而心律加快,还真的啥事也没有,自己也坐在地上大大的松了口气:“我都觉得自己在做梦。”

    “我没事,”唐宝想要站起来去拿背篓里茶壶,却发现自己真的是浑身无力,站不起来了,因此只好苦笑:“爸,我吓得浑身没力,你帮我拿一下茶壶好不好?”

    “没事,没事,你别急,宝宝你已经很棒了。”唐明远一点也不意外女儿被吓着,虽然现在生活艰辛,可是他们还是把女儿保护的太好了,到现在连鸡鸭都没杀过,这猛然间遇到两只大野猪,就是他自己现在也觉得后怕,要是女儿没被吓着,那他才觉得不正常呢。

    唐宝喝了水,又坐了半个小时左右,这才觉得自己好多了。

    他们一家子尝试了很多遍,她的空间里还是排斥唐宝以外的人进去,唐明远让女儿确定两只野猪都死透了,就在那犹豫:“这两只野猪都不小,我们可以去黑市交易。”

    她现在觉得自己手里有肉,自家应该改善一下伙食了,眨了眨明媚水润的杏眼,笑眯眯的道:“那好,一只卖了,一直留着我们自己吃,反正放在里面的东西不会变质。”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