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明远犹豫了一下,摇头拒绝:“现在天气热了,大家晚上还开始串门了,我们要是烧野猪肉太香了,要是被别人知道,有人眼红,那反倒是不妙。”

    不能否认他说的很有道理,唐宝明知道他的担忧是对的,可是这心里去还是郁闷极了,嘀咕:“我还想给你们好好露两手,让爸妈尝尝我的手艺呢?”

    她自然是会烧菜的,不能说什么大厨的手艺,这家常菜可难不到她。

    但是,唐明远看着她炒菜用的油,心疼的要命,还是坚定的不让她上厨,实在是舍不得她放的油。

    唐明远看着女儿小脸上遗憾的模样,想了想,低声道:“要不我们就把一头野猪上交给大队,准备吃个大锅饭,还可以趁机说你被野猪一吓,反而因祸得福,整个人都变好了!另外一只也可以趁机收拾出来,我们留着自己慢慢吃。”

    他觉得这整头的野猪弄到黑市上去卖也太显眼了,还不如等着村里吃杀猪菜的时候,悄悄的收拾了,让女儿收着慢慢吃。

    毕竟,女儿两个月前收在空间里的野菜团子,现在还是和放进去一样温热的。

    在他的心里,自己的女儿,哪怕是傻子,那也是最好的。

    可是,村子里的人都在背后说自己的女儿是傻子,让他的心里总是有点阴影。

    哪怕是现在,女儿是好的时候多,可是在外人面前还要遮遮掩掩的,他想想就觉得自己的女儿过得太委屈了。

    而且,以后女儿就是要嫁人,这顶着个傻子的名号,那还真的很难寻到好人家。

    要是女儿能趁机恢复名誉,那倒是一桩好事。

    哪怕她有时候还是不能恢复,也可以借着生病遮掩过去。

    唐宝听了他细细的劝解,心里很是感动,他方方面面都是为自己着想,真是让她觉得很幸福,用力的点头,赞叹的看着他:“爸,您真是再世诸葛,能想到这么好的法子,我都听您的。”

    被女儿这崇拜的小模样一看,他都觉得自己浑身都快飘起来了,笑的露出一口白牙,眼角也有几道浅浅的笑纹:“你以后肯定比爸聪明,那我们先下山,到了山脚下你再把野猪弄一只出来。”

    父女俩商量好了,就准备下山去了。

    唐宝一走动,就发现自己走路又变得慢吞吞的了,可是说话却还是很利索。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吓坏了,还是又犯病了,万分庆幸野猪出现的时候自己还好好的。

    唐明远给女儿寻了个树枝当棍子,背着她一段,累了,就陪着她慢慢的走一段,本来是十一二点就能下山的,这一折腾,到了一点多才下山。

    唐明远确定四处没人在,这才让女儿把野猪弄一头出来。

    唐宝用意念仔细的挑了挑,觉得黑色的野猪小点,就把灰黑色的野猪弄出了空间。

    唐明远小心翼翼的上前,确定野猪死翘翘了,这才让女儿呆在原地,自己回去喊人了。

    ……

    这陈联大队尽管是偏僻了点,可是一个大队分成了四个小队,合在一起也有六百多人,今儿晚上男女老少都拿着碗筷,很兴奋的聚集在操场上等吃晚饭。

    有些人平时都舍不得吃米饭,今儿还是大队长拍板定下的,每个人上交二两的大米,还要一颗大白菜或者是半斤土豆,幸好先前集体烧饭的大锅还在,又用几个木桶蒸米饭。

    米饭的香味加上肉的香味,让大家本来就已经饿了的肚子更是呱呱叫。

    大队长站在高处,满面笑容的开始吼:“同志们,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主席万岁;我们跟着党的脚步,一不怕苦,二不怕累,才能在党和主席的带领下过上现在的好日子……今儿我们陈联大队有大喜事啊,唐明远大夫在进山的时候发现了野猪,很幸运的用石头砸死野猪后,惦记着我们大家,他是个好同志,这头野猪让我们大家改善伙食……”

    声情并茂的说了一大顿,最后又加了一句:“还有,唐宝也被野猪吓着了,没想到因祸得福,现在已经说话利索了,大步走路了,等她歇几天,我们的队伍里又多了个志同道合的同志,一起努力……”

    下面擅长做饭的几个大叔大婶打断了大队长的话:“队长,可以开饭了。”

    大队长觉得下面的人看自己的眼睛都变得格外的绿油油的了,就像是狼看见了羊,让他再也说不下去了,黝黑的脸上露出笑容,一挥手:“好了,大家都排队打饭菜,按着以前的规矩,除了苏素同志可以带饭菜回去外,大家碗里都不准有剩下,也不准带回家,都在这里吃饱为止。”

    唐明远和苏素也来了,受尽了大家的赞美,就连打饭,也被大家簇拥到最前面,让他们先打饭盛菜。

    打饭的汉子给他们打了半碗饭,憨厚的笑了笑:“唐哥,嫂子,不够再来盛,要是饭太满,菜就不好放了。”

    后面打菜的大叔,更是用大铁勺多捞了两块肉放在他们的碗里。

    这一头野猪毛重也不过是两百多斤,自然是不够大家吃的,可是在猪肉里放入了很多的白菜土豆,再加上酸菜猪血辣椒汤,自然是够六百多人一人一大勺了。

    白菜和土豆里也有了肉腥味,再加上平时很少吃的白米饭,大家伙那还真是狼吞虎咽,后面的人还没轮到,前面的人已经快速的扒了一大碗饭菜,继续去排队了。

    也有在排队的人生怕轮到自己的时候没了饭菜,在那猴急的嚷嚷:“叔,你们盛饭盛菜的手可要抖几下,免得我们轮不到,只能和西北风。”

    大队长和几个小队长以身作则,都还没吃饭,反而在边上维持秩序,也是看着点大家,免得有人把饭菜偷偷的拿回家,闻言笑骂:“急什么,队里还出了一百斤大米,今儿饭菜肯定管够。”

    唐明远在这种场面,自然是属于无产阶级大革命正面教材,和大家一起吃饭。

    苏素却打了两碗满满的饭菜,笑容满面的和大家寒暄着,回家陪“被野猪吓的痊愈的女儿”吃晚饭。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