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虽然现在行动还没恢复,幸好说话却没有障碍了,现在空间里有野猪,哪怕是死的,可是她也不想看见野猪现在的模样,只能躺在床上看书。

    她听到外面有走路的动静,心念一动,就把书收进空间,看见苏素端着两大碗饭菜进来,忍不住吸了吸鼻子,杏眼都亮了起来:“哇,真的好香啊!”

    “香吧?”苏素把大碗放在床边的小桌子上,转身去厨房拿来筷子递给女儿,温柔的笑:“好了,我们赶紧趁热吃。”

    香喷喷的野猪肉已经炖的很嫩,土豆用力一夹就粉碎了,大白菜吃着还有点甘甜,这大锅菜的味道让唐宝吃的眉开眼笑:“真好吃,妈,以前大食堂里的饭菜和今儿的比起来那可真是一个天,一个地了。”

    前几年大家都在食堂吃饭,但是伙食是真的不好,不是野菜疙瘩,就是玉米面夹杂着糠的窝窝头,用麸子掺着地瓜面一起蒸的,粗粮喇嗓子的难以下咽。

    他们一家子根本吃不饱,都是回来偷偷的开小灶。

    当然,大家都是这样过来的。

    苏素见女儿眉开眼笑的啃着排骨,把自己碗里的一块瘦肉也夹给她,“看你瘦的,多吃点。”

    “妈,我就喜欢啃骨头,”唐宝把肉夹回她的碗里,俏皮的眨了眨杏眼,“再说我等下还想吃红烧肉呢。”

    她想到自己曾经看外孙太胖了,拿着营养食谱给外孙和外孙女准备低热量的营养餐,女儿偷偷带他们去吃热乎乎的鸡腿,蛋挞和鸡翅,被自己碰到还削了女儿一顿。

    现在想起来,自己也很怀念那美味的垃圾食品啊!

    ……

    夜黑人静,天上的明月生辉,星星如点灯,唐家却烧了很多开水,磨刀霍霍宰猪。

    唐明远也是赶鸭子上架,好在他有先见之明,先前大队上修理野猪的时候,自己也上前帮忙,总算知道怎么下手。

    趁着开水烫猪毛,刮毛,等到了开肠破肚的时候,唐明远有点下不了手了,菜刀在猪肚子上比划着,觉得自己的手有点抖。

    “我来,”苏素瞪了他一眼,自己抢过他手里的菜刀,一刀划拉下去,真是利索极了。

    人家还一点也不在意鲜血和怪味的场面,很有兴趣的欣赏了一下自己的手艺,“看我下手多准,其实我以前还学过一段时间的外伤缝合呢,也不知道现在手艺怎么样了?要不要给你们露一手?”

    绝对不要!在这大晚上的,面对着血迹斑斑的野猪,实在是太惊悚了。

    父女俩眼带惊恐的相视一眼,唐明远就赶紧接过她手里的刀,殷勤的道,“剩下的我来,你们离远点,免得被血溅到。”

    虽然这个时候的味道有点难以忍受,可是一想到可以吃很久,三个人都一点也不嫌弃这血腥味里还夹杂着怪味了。

    他们只敢在晚上十点钟后才动手收拾,又因为业务不熟练,等到弄干净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

    幸好他们家在最靠北边的人家,前面最近的人家也隔了好远,才没有被人察觉。

    其实猪毛还没弄的很干净,不过可以在吃的时候再仔细收拾一下,勉强把猪大卸八块后都放进大缸里,猪头却是趁今儿放在大锅里煮了,唐宝一边打瞌睡,一边烧火,带着点遗憾的道,“可惜空间里不能生火,要不我们就不用做贼一样半夜三更煮猪头了。”

    她试过好多回,外面的火带不进去,里面划火柴也擦不亮,偏偏蛋蛋也还是没有出现,也不知道蛋蛋现在怎么样了。

    唐明远已经催着苏素先去睡了,听到女儿这话笑了笑,温和的道,“没事,能有这么神奇的空间已经很好了,要不你先去睡?爸煮好了再喊你来收?”

    反正这猪头是肯定不敢放在外面的,他们家经常有人来看病抓药,要是被人看到那就不好了。

    “不要,我陪您一起,等下我还想啃骨头呢!”唐宝是想陪着他一起,再者那猪头上的骨头里的肉,真的是最香最美味的,她早就馋了。

    家里最不缺的就是木柴了,土灶大火烧的旺旺的,小厨房里门窗紧闭,免得香味传出去。

    唐明远闲着没事,很仔细的拿着刀在刮猪脚,有一会没听到女儿说话了,探头一看,她已经趴在膝盖上睡着了,火光映照着她的小脸红彤彤的就像是涂了胭脂。

    ……

    第二天早上,唐明远家不远的贾伟忠遇到他,就拉着他和他嘀咕,“明远,昨儿吃了肉,昨晚上我做梦都闻到猪肉的香味了。”

    说完,还砸了砸嘴,一脸回味的道,“好久没吃那么饱了,我现在就盼着哪天再吃一顿好的。”

    唐明远听了有点心酸,也有点心虚的笑了笑,“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觉得这一天很快就会到来的。”

    唐宝昨晚上没睡好,反正大家都知道她是被野猪吓到了,干脆补眠。

    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快中午了,发现自己行动自如,心情就愉悦起来,见家里只有自己一个人,想着自己去厨房露一手。

    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杨铮和顾少谨的声音,“姐,你在家吗?”

    “在呢,你们进来吧。”唐宝赶紧把放在砧板上的肉收回空间里,走出厨房见杨铮的手里用草连着七八条小鲫鱼,两人的裤脚都卷着,却还弄湿了,杏眼一瞪,“你们又下水了是不是?都说了没有大人在边上,不准你们下水。”

    “没事,我哥和顾二哥看着我们呢。”杨铮像鱼一样越过她,把鱼放到厨房的脸盆里,又从桶里勺了水放进脸盆,看见几条鱼都还在顽强的挣扎,这才走出去,见顾少谨依偎着她的身边吃着芝麻棍,还不停的问打野猪的经过,瞬间吃醋了,来到唐宝的另一边,眼巴巴的看着她,乖巧的道,“姐,下回你要进山我陪你去,我会保护你的。”

    “你们可不准进山,”唐宝继续往他们的嘴里塞芝麻棍,反正看见他们这样瘦弱的模样,她就下意识的想把他们喂胖点,温柔的叮嘱,“现在这时候山上蛇虫多,你们在外面都要小心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