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可不准进山,”唐宝继续往他们的嘴里塞芝麻棍,反正看见他们这样瘦弱的模样,她就下意识的想把他们喂胖点,温柔的叮嘱,“现在这时候山上蛇虫多,你们在外面都要小心知道吗?”

    杨铮笑得一脸乖宝宝的模样,从她手里的袋子里拿了根芝麻棍喂她,“好,我们记住了,姐,你也吃啊!”

    顾少谨嫌弃的瞄了一眼杨铮,觉得这人实在是太无耻了,这样卖萌卖笑是犯规的好吧!

    唐宝对这么懂事的孩子,那是打心眼里喜欢,心疼他们瘦弱的模样,咬着又脆又甜的芝麻棍低声道,“回去和你们是哥哥说一声,晚上你们都过来一起吃饺子,让玉郡早点来帮忙。”

    两个小的异口同声的拒绝,“不用,不用……”

    现在谁家都不容易,就算难得吃顿好的,改善一下伙食,那也是偷偷摸摸的,怎么舍得请人上门一起吃。

    再者他们觉得自己一来就是五个人,吃的又多,实在是不好意思。

    “不用什么,连我的话都不听了吗?”唐宝轻轻的拍了拍他们的肩膀,明媚一笑,“肉是昨儿晚上有人悄悄送来的,白菜是自家种的,白面不够玉米面来凑,我爸妈早上就交代我去和你们说了,你们要是不来,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见他们还要推辞,杏眼一瞪,不容拒绝的道,“就这么说定了,再看中午也没你们的份,赶紧回去帮着玉郡一起准备午饭。”

    她不容拒绝的把两个孩子连哄带骗的说了一顿,让他们赶紧回家,自己才关上了厨房门开始做饭。

    今儿有肉也有鱼,她一定要弄出一顿好菜,让他们对自己刮目相看。

    苏素去外面采药了,背着背篓回来的时候刚好遇见唐明远拿着一把刺苋菜回来,笑了笑,“你和队长说一声,这刺苋菜让大家偶尔吃几顿还挺好的,清热利湿,解毒消肿。”

    “好,我下午就去和他说。”唐明远接过她的背篓,自己背着往家走,不放心的叮嘱,“你去采药可要小心点,千万不能去山顶,免得遇到野猪。”

    苏素杏眼带嗔的看了他一眼,“你想的美,哪有那么多野猪。”

    两人推开简易的大门,看见厨房的大门紧闭,却还是有点淡淡香味飘了出来。

    唐宝一直留意着外面的动静,听到脚步声赶紧打开门,迎着他们进去,甜美的笑容里带着点得意,“爸妈,赶紧回来吃午饭。”

    厨房里的肉香味更是浓郁,两人看见她端上来了奶白色的鱼汤里飘着小葱,一盘切得细细的猪耳朵,还准备了蒜泥条料,三个大碗里放了热气腾腾的猪头骨,上面还有很多没有剔干净的肉。

    这可真是难得的大餐,三人都吃的异常满足。

    唐明远把最后一口鱼汤咽下,丹凤眼带笑,满口的夸女儿,“小宝厨艺真不错,鱼汤鲜美可口,骨头也够入味。”

    “那是,我女儿肯定像我一样聪敏。”苏素一脸温柔慈爱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自然是怎么看怎么顺眼,“你做饭的时候可一定要小心点,别被菜刀和火碰着了。”

    “我女儿明明像我,”唐明远平时都不会反驳老婆的话,在这点上却不相让,“你看你烧菜要么是想让人打死卖盐的,要么就是淡的舍不得放盐……”

    唐宝听着爸妈你一言我一语的吵嘴,笑的不行,自己被他们争来争去的感觉真的太好了,可是未免晚上自家爸爸被妈妈被踢下床了,还是开口打断他们,“爸,妈,先前杨峥他们来送鱼,我就让他们晚上都来吃饺子,说肉是昨儿晚上有人悄悄送来的,等下别说漏嘴。”

    苏素一口应下,“行啊,不过我不想吃白菜饺子,我想吃豆腐饺子……”

    ……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已经到了5月3号,村子里却不平静起来,很多人家都出现了被人闯空门,粮食什么的都被顺手牵羊了。

    现在可以说是家家户户都是家徒四壁,有点钱或者票那都是藏得好好的,估摸着连鬼都不想来打秋风,但是这些天却被偷了自家都舍不得吃的粮食,鸡蛋这些吃的东西,那被偷的自然是心疼的要命。

    陈联大队一时间都闹的人心惶惶,不说别的,大家都一窝蜂的去黑市上买各种铁锁,铜锁什么的,这锁的销量肯定是蹭蹭的往上涨。

    当然,大队长也赶紧用喇叭大吼几声,晚上下工开大会的消息。

    现在已经是初夏了,晚上也不会很冷,大家下工就急匆匆的吃了晚饭,随即去晒粮食的大操场上开会。

    大队长披着打了补丁的灰色外套,站在台子上,看着下面几百只苍蝇嗡嗡嗡的叫;不对,是几百个人在交头接耳,心里烦躁的不行,拍了拍手掌大喊:“大家都给我静一静,我们陈联大队的人向来都是规规矩矩的,现在出了偷东西的事情,大家都给我留意点,把人逮住就送到公安局里去,决不能让坏人祸害我们。”

    其实,村子里中有几个人喜欢偷鸡摸狗的占便宜,大家心里都有数,可是这捉贼捉赃,现在没有证据,也是实在不好明说。

    上了年纪的吴老汉上前两步,皱纹密布的黝黑脸上满是愤怒:“狗子,这件事你可要严查,那混账连我家鸡窝里的鸡蛋都摸走了,要不是我家的母鸡跑的快,现在肯定被那缺德的偷走了。”

    大队长见自己的小名都被本家大爷喊出来了,脸上一热,这时候倒是幸庆自己本来就黑,脸红也看不出来,还不敢怠慢这长辈,一口应下,“叔,您放心,我们等下就开会解决这个问题。”

    有汉子就大着嗓门接口了,“队长,按我说,我们干脆去公安局报案,那卍卍卍把我家的十几斤大米都偷走了。”

    也有人把人群里的吴三叔推上前,“三叔,你家也被偷了吧?你家爱国不就是镇上公安局的吗?要不和爱国说一声?”

    “就是,就是,这也太嚣张了,可不能让他们……”

    见大家都围着自己七嘴八舌的说话,吴三叔板着脸叹了口气,“我听爱国说这些日子镇上好像来了啥人,要好好整顿,他们忙着抓投机倒把的,还有闹事的,估摸着没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