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身体好了以后没有去大队上干活争公分,而是跟着爸妈学医,采药,制药,本来白皙嫩滑如玉的肌肤倒是被太阳晒黑了一点点。

    不过她先前本来就是白的有点病态,现在倒是显得白净健康。

    队里的人也没有意见,不仅是因为唐家治病救人,也有当初那头野猪的功劳,再者现在镇上的西药很紧张,大家有个什么病痛,还是要靠唐家人救命呢。

    5月26号这天一大早,唐明远和苏素就因为收到吴家带来的口信,说是唐老汉老两口身体不适,今儿夫妻俩就去了镇上,可是又怕刘家人打什么主意,干脆让唐宝在家呆着。

    毕竟长辈生病,他们要是不去,传出去就不好听了。

    午后一多钟的时候,唐宝一口气从山上回到自己的家,麻利的把背篓里的药材收拾好,这才拿起大肚子的瓦罐茶壶倒了一大碗金银花茶喝下去,随即瘫在一边的竹躺椅上。

    现在她才是真正的明白,自己今生的前十七年顶着个傻子的名头,那小日子过得实在是太美了。

    不过,经过这一个多月的来回跑,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倒是灵活了很多,可是每隔一两天,还是会有几个小时有行走障碍。

    她闭着眼睛,用意念瞄了瞄空间,还是没有蛋蛋的身影,有点郁闷起身,却刚好和外面一脸犹豫踌躇的吴爱华对上眼。

    唐宝眉眼一弯的招呼,“四哥,你怎么大热天的回来了?进来喝杯茶吧?”

    今儿爸妈不在,她是带着早上的两个玉米白面做的混合馒头进山的,一个人这大热天的也不想做饭,本来是打算洗个澡的,可是看到吴爱华自然是先招待他。

    当然,也想从他的嘴里打听一些镇上的事情,他也应该有什么内部消息。

    “好,叔和婶在吗?”吴爱华见小姑娘对自己还是笑颜如花,心里却涩涩的,因为自己的大意,彻底失去了自己本来的老婆。

    唐宝招呼他到客厅坐下,给他也倒了一大碗凉茶,“我爸妈去镇上看爷爷去了,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今儿早上回来的……”

    两人可以说是一起长大的,自然是有话说,唐宝和他从村头的池塘说到村尾山上的药材,又很自然的问起他,“你这次回来能住几天?医院里忙不忙?”

    “现在镇上乱糟糟的,医院里的主任也因为海外有亲人被联防队抓起来了,每天看见那些人横冲直撞的我就觉得烦,就干脆先回家来了。”

    他不想说太多镇上发生的乱子,免得吓着她,只希望大队里还是静土,不要被外面的风雨波及。

    唐宝却还是问的格外仔细,把自己想知道的都从他的嘴里掏出来,两个人都已经快把大肚子瓦罐茶壶里的茶喝了大半壶,他也起身告辞,“我先回去了,我估摸着还要在家呆几天,有事你来我家喊我。”

    唐宝笑着点头,可是却很有分寸的离他有三步远,免得被人看见多说什么,毕竟他可能快要结婚了。

    送走人后,唐宝看了看天上的大太阳,顺手关上大门,把院子里两桶一早就晒着的井水拎到柴房后面的小隔间里去洗澡。

    她洗好澡出来,就把爸妈换下来的衣服都洗了,又开始收拾药草,不知不觉就到了太阳西斜,广播里报了‘现在是北京时间五点钟’后,又开始循环的播放激越人心的革命歌曲。

    唐宝把药材都收拾好了,却有点不安,为什么爸妈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是不是老人家很严重?

    这个时候的她,完全没想到

    “叔,你们在家吗?”顾宁谨还有顾少谨和杨铮都背了木柴枯枝进来,看见院子里只有唐宝在扫地,很自觉的把木柴拿到了柴房。

    自从他们来到村子里后,唐家的柴火就被他们给包了。

    唐宝给他们拿碗倒了茶,又嘱咐他们:“现在镇上乱的很,你们可千万不要去镇上。”

    “姐你不说我们也知道,”顾少谨人小鬼大的叹了口气:“上次去……”

    杨铮听到这傻小子又把他们前两天溜到镇上的事情要说出来,赶紧打断:“我们得先回家去帮玉郡做晚饭了。”

    “欠收拾的瓜娃子吖,”唐宝眼明手快的伸手拧住两个小的耳朵,见他们吃牙咧嘴的讨饶喊救命,柳眉一挑,看着一步步后退的顾宁谨眯了眯眼:“好啊,你们还敢偷偷去镇上,欠收拾了是不是?老实交代,什么时候去的。”

    顾宁谨也觉得自家弟弟太傻了,竟然会在唐宝的面前说漏嘴,勉强的笑了笑:“镇上我们熟着呢,悄悄的去换了些家里要用的东西,下回再也不会偷偷去,肯定带你一起去。”

    杨铮虽然被唐宝拧住了自己的耳朵,可是却没有挣扎,他知道她是关心他们,生怕他们出事,做出可怜巴巴的模样:“姐,我们再也不敢了。”

    唐宝松开手,温柔的摸了摸两个小的头,柔声道:“下回要去镇上起码和我说一声。”

    他们唐宝没生气,这才装出乖巧的模样:“好,我们都听你的。”

    顾少谨又好奇的问:“对了,叔和婶子还没回来吗?要不要我们去山脚下接婶子?”

    他们还不知道唐明远他们去镇上的事情,唐宝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含糊的道:“没事,我爸和妈在一起呢。”

    她怕几个小的去镇上探听消息,很快的打发他们回去:“好了,趁现在池塘里的水还被太阳晒的温温的,赶紧回去洗澡,注意点,不要到水塘的中间去。”

    现在这天气热,下工后男人们都爱去池塘里洗澡,水被太阳晒得温热,还可以顺势在池塘里摸些螺蛳,饭桌上也能添一道菜。

    唐宝自己一个人也懒得烧晚饭,好在空间里还有饭菜,吃了后就着昏暗的灯光看了会书,莫名的觉得心神不安。

    乡下自从开春起就忙着除草翻田地,种秧什么的,现在这段时间是种玉米番薯豆子这些,下工后自然是累的不行,这八点来钟也都睡了。

    唐宝觉得自己不安是因为家里只有自己一个人的缘故,在小小的空间里又觉得压抑,又发觉自己的行动有障碍了,只能出来躺到床上,胡思乱想了好些时候,模模糊糊的有睡意的时候,似乎听到自己的门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