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进去仔细搜查!”

    唐宝听到外面传来男人带着凶狠的话,下意识的想要躲进空间里,可是随即有想到自己的被窝还是热的,这人不见就太奇怪了。

    而且,外面的人既然在这时候来,会不会是和爸妈有关?

    在这一刻,唐宝心里的害怕无言以表,浑身都是毛骨悚然的冒冷汗。

    好在她虽然害怕,理智却还在,快速的穿好衣服,却在门被踢开的时候,拉着薄被子裹住自己。

    十几道电筒的亮光肆无忌惮的照在床上,有个男人拉起了电灯,看到披散着长发的小姑娘,杏眼含泪,白净的小脸吓得惨白,整个人都在瑟瑟发抖模样,很是可怜。

    却又带着一种别样的诱惑。

    “你,你们是谁?”唐宝哭着看着他们,一脸的不知所措,似乎被吓坏了。

    其实看着他们袖子上的红袖章,她就明白这些人的身份,万幸的是现在家里打眼的东西都收在自己的空间里,不怕他们查,就怕他们动手脚,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栽赃陷害。

    当先的高瘦个子板着脸,义正言辞的道:“唐明远在镇上偷偷的和敌特接触,我们来搜查,给我仔细的搜。”

    “慢着,”大队长急冲冲的进来,明显是才从床上起来,翘着头发冲进来,陪着笑脸道:“同志,我是队长,你们来唐家这是?”

    “你来的正好,唐明远在镇上和敌特有接触,我们这是来严查的!”瘦高个把一张搜查令递给了大队长,随即一挥手,带来的二十几个人就开始煞有其事的仔细搜查,似乎已近认定唐家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存在。

    “姐,你别怕,先穿好衣服。”杨毅和顾宁谨也冲了进来,两个少年快速的来到唐宝的床前挡着,是怕她衣衫不整,不能从床上起来。

    唐宝心里瞬间柔软起来,觉得自己先前心里阴暗的想把这些人都弄死的念头太疯狂了,现在自己还要想法子救爸爸妈妈。

    这次的搜查明显是比上次仔细,村子里现在来的大都是男人,而且和唐家关系不错,可是因为对方这次有搜查令,谁也不敢出头,却也没有离开,都在小院子里外窃窃私语。

    屋缝连夜偏漏雨,唐宝起床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在这个时候有了行动障碍。

    反正事情已经不能再坏了,唐宝反而镇定下来,要是这些人能搜出东西,那无非就是栽赃陷害,要是搜不出东西,那就说明这些人没有和刘家勾结。

    唐明远今儿还特意和大队长请假了才去镇上看生病的爸妈,大队长自然是不相信唐明远会和敌特有关系。

    因此跟在不停走动的瘦高个后面,低声下气的陪着笑脸说唐明远的好话,希望能在他嘴里套出更多的话,也希望他们能手下留情。

    这一刻,队长心里想的是,要是保不住唐明远夫妻,好歹不要让唐宝受到牵连。

    唐宝慢慢的走出房间,站在门口,月色下,三间房间和院子里外都是进进出出的人。

    最终,他们还是没有搜出来任何东西,很干脆利索的离开,要不是房间里被翻得乱糟糟的,唐宝还以为自己在做梦。

    大队长皱着眉叹了口气,安慰了唐宝几句,就挥手示意大家都回去。

    现在这局势,他觉得自己能做的都做了,至于镇上那是不可能去求情了,反倒是担心会不会被牵连。

    杨铮他们也带着玉郡过来了,不顾深更半夜,开始收拾着被他们弄乱的房间。

    顾宁谨扶好凳子,见唐宝失魂落魄的坐在凳子上,来到她的身边,蹲在她的面前低声开口:“姐,别担心,身正不怕影子斜,他们这不是什么也没有搜出来吗?我们明儿陪你去镇上打听一下消息,说不准都是误会,叔和婶明儿就和我们一起回家了呢?”

    唐宝心里在琢磨怎么回过神,却还是摇头拒绝:“我们家和刘家先前有了龌龊,这事估摸着是他们设下的局,我自自己去就好。”

    “姐,你这个时候别把我们当外人,”杨毅听到这话,赶紧接口:“我们别的也帮不上,也知道该去哪打听消息。”

    杨铮很乖巧的给她端来一碗热开水:“就是,不是说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吗?我们有六个人,肯定能想出好法子的。”

    顾少谨和顾玉郡也不住的点头附和。

    唐宝其实已经有了最坏的打算,就算是暴露空间,就算是杀人,自己也要把爸妈救出来,却怕连累他们,只能安抚的道:“好,你们先回去歇着,我们明儿早上再去镇上。”

    心里却打定主意,自己提早去镇上,不能让他们跟着。

    顾玉郡站在她的身边,担忧的看着她:“姐,晚上我陪你睡吧?也好有个伴。”

    杨铮人小鬼大的道:“我和少谨睡隔壁保护你们,反正我们年纪小,也不用担心别人看见会多说什么。”

    杨毅和顾宁谨现在的年纪确实应该避嫌了,两人相视一眼,点头道:“这样也好,那我们先回去了,你们也早点休息。”

    唐宝见拒绝不了,只能应下。

    不过,现在玉郡陪着自己睡,自己倒是不好进空间了,干脆闭着眼睛琢磨自己该怎么办好……

    不说记忆里的上辈子是健全的法制社会,就是在华国的前面十七年,生活现状里的阴暗面都是有父母挡在前面,她从未真正接触过人性里真正的恶。

    虽然心里很难受,可还是必须的承认,自己实在是太不注意安全了,明知道现在是什么年代,却还是以最大的善意去揣测别人。

    可惜自己的善良被认为是蠢,那就只能用手段了。

    一想到这件事里说不准还有唐老汉他们在算计,让她觉得如鲠在喉……

    第二天一大早,五点还没到,顾宁谨和杨铮就悄悄的拿了几个鸡蛋和三合面过来了,兄弟俩很有默契的去厨房悄悄做饭。

    唐宝眯了一会就醒来,发现自己的行动自如了,这才松了口气,见身边的玉郡还在睡,自己悄悄的起床,却看见厨房里已经亮着灯,传出粮食的香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