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大早,五点还没到,顾宁谨和杨铮就悄悄的拿了几个鸡蛋和三合面过来了,兄弟俩很有默契的去厨房悄悄做饭。

    唐宝眯了一会就醒来,发现自己的行动自如了,这才松了口气,见身边的玉郡还在睡,自己悄悄的起床,却看见厨房里已经亮着灯,传出粮食的香味。

    “姐,你起来了。”杨毅对她露出笑意:“煮了蛋花汤,蒸了馒头,我们吃饱了再去镇上。”

    这个时候,杨铮他们也打着哈欠起来了,去院子里洗漱。

    唐宝和他们一起吃了早饭,五点半的时候,大队上的广播就很准时的开始给大家念红宝书上的内容。

    “我们家里不能没人,再者都去镇上太打眼了,而且这件事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解决的,”唐宝见大家都吃好了,这才低声道:“所以我想今儿我和杨铮少谨先去镇上打听一下,家里你们帮我看着点,我现在是怕有人趁机栽赃陷害。”

    杨毅和顾宁谨相视一眼。

    杨毅就开口道:“小铮和少谨都太小了,今儿还是我和小铮陪你一起去。”

    “那也行,”唐宝进屋拿起早就准备好的挎包斜背上,就和杨家兄弟一起出门。

    村子里的人大都端着大碗在外吃早饭,顺便三五成群的说着唐家的事情,看见他们三个人过来了,倒是关切的问几句:“你们这是要去镇上吗?可要小心点啊!”

    “对啊,问问你爸爸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就是,能和解就尽快和解……”

    这是他们的好意,唐宝都一脸乖巧的应下,心里却知道这件事绝对不可能善了,就一个敌特压下来,那就是准备斩草除根了。

    他们来到村口,看见大队长和吴爱华脸色凝重的在说话,边上还停着骡车,看见他们来了,队长眉间难掩愁绪,看了眼他们皱眉道:“上来吧,我们一起去。”

    他本来是不想在这个时候去镇上搅和唐家的事情,可是吴爱华一大早就来寻他,有一句话说到他心里去了:“队长这个时候去镇上,不仅是关心出事的队员,也能早点知道唐家到底是什么局面,会不会牵连太多。”

    骡车很快就到了镇上的公安局,吴爱华先进去找了哥哥问情况。

    吴爱国很快就出来,递给队长一支烟,这才看着唐宝叹息一声:“阿宝,叔婶不在我们这边,要不我肯定会照看一二,现在上面管的格外严,说是有国外的工程师要过来,这边准备在栋山市和我们魏阳镇的中间筹备制药厂,变压器厂。”

    吴爱华下意识的惊呼:“那叔他们会在哪儿?”

    唐宝却明白吴爱国的话外之音,现在抓得紧,自家爸妈很危险。

    在听到唐宝正常后,吴爱国心里倒是有点不好意思自己拆散了他们,现在自己的弟弟已经要和葛红霞结婚了,他倒是觉得自己能帮的应该帮一点,警惕的看了一下四周:“上面有特殊指示,有些重要案件现在是纠察队亲自负责的,咱们公安局的人都不许插手,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在纠察队里,我带你们过去。”

    上面有什么特殊指示?刘家是用什么陷害自家爸爸是敌特?

    不过她也知道现在不能再问了,要不他也不会说的这么敷衍。

    就是他肯说,自己也不能把他牵涉进来,她不能为了自己而不顾他的处境和前途。

    “那麻烦三哥了,”唐宝是真心实意的道谢,不管怎么说,他现在还愿意走这一趟,就凭吴爱国身上的这身公安服,才能让纠察队里的人脸色好看点。

    纠察队虽然看在吴爱国的公安服上让唐宝进去,不过别人却是一个也不能进了。

    纠察队不像公安局有专门的房子,办案的地方却是以前地主家的三进院子,虽然花草都没了,可是精致的亭台楼阁和这些凶神恶煞一样的纠察队员实在是一点也不撘。

    带路的是个年轻的小伙子,可能觉得唐家都不是好人,不管唐宝怎么旁敲侧击,都是板着脸呵斥:“闭嘴,不该打听的不准打听。”

    带着唐宝来到最后面的一排阴暗的房间外,拿出钥匙打开其中的一间,不耐烦的道:“快点,给你十分钟。”

    ……

    门一开,就察觉到里面很暗,还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唐宝快步进去,见两个血迹斑斑的人靠在一起,才一天一夜没见,唐明远和苏素已经被折磨的不成样子了,脸色苍白,头发蓬乱,面容憔悴,嘴唇焦干脱皮,全身好几处透着鲜红的血迹。

    “爸妈,”唐宝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踉踉跄跄的上前跪坐在苏素的边上,可是看他们的模样,都不敢下手碰触,生怕碰到他们的伤处,她只觉得热血一下涌到头顶,眼泪却汹涌而出,忍不住放声大哭,嘶吼诘问:“为什么会这样?”

    唐明远看见女儿来了,赶紧道:“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赶紧走。”

    “宝宝别怕,我们都是皮外伤,”苏素忍着疼,看着女儿奔溃的模样,心里像被尖刀划过,看着外面守着的人嫌弃的走远了,赶紧低声问:“你带了药吗?把龙牙草给我们吃一点。”

    唐宝深怕外面的人听不到自己的哭声会进来,一面哭,一边快速的拿出药粉和温开水给他们服下,又端出两碗稀饭给他们吃。

    这个时候,她万分庆幸自己有空间。

    而且,平时把一些吃的都放在里面,现在才能这么方便。

    当然,她很怕有人会突然进来,在他们吃完后就把东西收进空间,低声道:“爸妈,你们进空间,我们离开这里。”

    “不行,”唐明远斩钉截铁的拒绝:“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我们要是不见了,那我们一家子都死定了,你先回去,想法子救我们。”

    苏素也附和:“对,再说你那空间也排斥我们。”

    唐宝咬了咬唇,泪水让她如同含着一汪春水的杏眼变得红肿,低声问:“那你们告诉我到底是什么缘故?是不是刘家算计你们的?怎么就被陷害成了敌特了呢?”

    “都怪我连累了你妈妈,”唐明远眼里都是懊恼和恨意:“有人在我的身上搜到了一封暗杀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