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明远和苏素来到镇上的唐家后,自然是先给唐老汉和唐老娘把脉。

    发现唐老汉是受寒引起的高烧,老人家怕花钱就只是买了点药,可是不对症,拖了几天反而越发严重了。

    可是那唐老娘却是没什么毛病,只有一点感冒的症状。

    他们也带来了中药,自然是很快就给他们熬药,偏偏唐老娘做妖,说自己没胃口,现在就想吃点鸡汤鸡肉,或者是红烧肉,又埋怨他们没良心,来看病不说带只家里养的鸡,连鸡蛋也不带几个来。

    现在唐家已经分家,老两口是和唐家老大住在一起,可是老大家的现在都在上班,家里只有两个老的在。

    不过按说唐明远和唐二哥每个月一个人给钱,一个人给票,按说想吃什么,大都能吃到,可是唐老娘暗地里贴补着老大家,又想攒点钱以后养老,因此很是省吃俭用。

    唐明远是知道他们的性子的,虽然觉得自家老娘有点过分,可是看着唐老汉瘦弱的模样,又心疼老人,可是自己没有肉票,只好准备去黑市转转。

    苏素和公婆之间的关系是相敬如宾,自然也不会留在家里和他们大眼瞪小眼,干脆跟着唐明远去了黑市。

    ……

    “肯定是有人跟着我们去黑市,我们恰好在买红糖,就被便服的纠察队抓住了,还从我的兜里搜出了一封信。”唐明远虽然不愿相信,可是让自己到镇上来,又逼着自己来黑市,这要是和家里的老娘没关系,他是真的一点都不相信。

    一想到被自己的亲妈算计,他的手握得很紧,下颚紧紧收起,眼里的怒火已经要压抑不住:“阿宝,你别去唐家,现在就回去把家里的东西都收拾好……”

    “不,肯定会有办法的,”听到爸爸这几乎是交代遗言的话,唐宝赶紧打断他,泪水一滴滴的落下,却很坚定的道:“那封信现在在哪?”

    苏素苦笑:“那封信虽然是从你爸身上搜出来的,可是我们都不知道里面的内容,他们却说信里是准备拦截什么药品有关的材料,还有趁机刺杀要来的副市长。”

    现在这紧张的局势,自己被污陷成敌特,唐明远心里觉得自己和老婆十有八九是在劫难逃,生怕女儿又被牵连进来,不顾自己身上的伤,伸手拉住她严肃的开口:“阿宝,我们不会有事的,你现在先回家去,千万不要去刘家,明白吗?”

    苏素也回过神:“是啊,我们……”

    这个时候,门被大力的推开,那个领路的纠察队员很不耐烦的道:“时间到了,赶紧走。”

    唐宝心里一抖,却没有反驳,趁着起身之际,把一些中药和吃的放在他们的身后,起身哭哭啼啼的道:“爸妈我先回去了,你们是被冤枉的,同志们肯定会放你们出去的。”

    门口的男人见她这害怕懦弱的话,倒是没有在意。

    唐宝低着脑袋跟着前面的男人离开,心里却在快速的琢磨自己应该怎么着才能翻案。

    她没敢留下太多的东西,要是被发现了,肯定是全被搜走,第一步就是她现在要留在镇上。

    唐家她要去,可是却不能住在唐家,不过,杨毅他们的房间应该还在,自己干脆先住到那,再谋后算。

    ……

    门口,吴爱国把自己打探来的情况告诉唐宝:“现在的局面对唐叔他们很不利,不过这几天上面来人了,他们忙着管治安,暂时没空审你爸妈,估摸着要等上面的人走了,再公审。”

    他有办案经验,怎么会看不出来这很明显是陷害,可是对手这时机把握的太好了,他也无能为力。

    “辛苦三哥了。”唐宝从来没有这么哭过,杏眼已经红肿,压抑住自己的愤怒,对他们鞠躬道谢:“麻烦大家了,我爸妈现在还好,让我去爷奶家住下等消息。”

    她这谎话说的和真的一样,大队长和吴爱华他们都信了,叮嘱了她几句,队长就去供销社找人问肥料的事情,吴爱国也拉着弟弟去商量医院上班的事情。

    杨毅挠了挠短发,低声问:“姐,你要住镇上,那我们给你送点换洗的衣物来吧?”

    杨铮却机灵的眨了眨眼,戳破她的谎言:“姐,你骗我们,叔他们肯定不会让你住在镇上,因为上次联防队去你们家里闹,就是因为你大堂哥在搞鬼是不是?”

    唐宝看着没到自己肩膀的孩子竟然这么机灵,不过她要借住他们家,倒也瞒不过去:“对,我想住在苏家大院你们的房子里行不行?”

    杨毅满脸关切的看着她:“行,不过你一个人没人照应也不好,让阿铮陪你一起住吧?”

    他只恨自己年纪太小,不能成为她的依靠,可是自己这个年纪陪着她住又会惹来闲言碎语,只能把自己这鬼灵精的弟弟推出来。

    真是好气啊!

    “那也好,”唐宝知道自己要是不答应,他们肯定不会罢休,可是自己要是真的到万不得已的时候,那肯定是要提早和他们划清界限,免得拖累他们。

    ……

    唐宝没想到自己兜兜转转,自己却还是回到了苏家大院。

    这里曾经是妈妈心心念念想回来的家,可是现在却只有自己回来。

    杨毅兄弟俩手脚麻利的去前面挑水,三人很快就把两间房子都打扫干净。

    其实大都东西他们都带到了乡下,这里留下的也只有光秃秃的床,还有小桌子和小凳子而已,好在现在快6月了,天气也暖和。

    杨毅看着空荡荡的房间,不好意思的看着她:“下午我给你送草席和被子过来吧?”

    “不用,我下午自己回去。”唐宝觉得自己还是得回去一趟,把地下埋着的东西挖起来收到空间。

    杨铮才被她骗了一回,有点警惕的看着她:“你不会又哄我吧?”

    “骗你是小狗,”唐宝示意他把房间的钥匙给自己,闻到前面传来了饭菜的香味,勉强笑了笑:“好了,我们先去吃午饭,等下我要去买几包烟打点一下,这样去看我爸妈的时候,也能让我在里面多呆一会。”

    杨铮深怕她一个人被人欺负,赶紧点头:“等下我们一起去黑市。”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