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找了一家不要面票的面店点了三碗咸菜肉丝面。

    不要面票,这价格自然是贵一点,唐宝看了价格后,抢先付了六角六分钱。

    香喷喷的面条很快就端了上来,三个人都埋头大吃,杨毅兄弟见唐宝也把一大碗面吃的干干净净,连汤都没剩下,心里还松了口气。

    唐宝还能吃的下,以为唐明远他们没什么大碍。

    “你们先回去吧?”唐宝和他们一起走出面馆,来到街道上看见一队联防队的巡查人员走过,就站住脚步,很诚恳的看着他们低声道:“我要去唐家一趟,等下让我二伯送我回去,这次我爸妈出事,怎么着也得请爷奶他们让大伯二伯帮忙。”

    这话说的没毛病,杨毅他们也觉得唐明远的爸妈肯定是担心被纠察队带走的儿子,和她依依惜别。

    他们也察觉到镇上气氛格外紧张,也想趁机出去转转,看看能不能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唐宝和他们分开后,就沉下脸脚步匆匆的往唐家走。

    来到唐家后,她推开了虚掩的大门,进去见唐老汉端着碗坐在椅子上吃饭,桌子上有半碗蒸蛋,还有小半碗鸡肉,看见她明显是一愣,随即招呼:“阿宝你来了,在这吃饭吧?”

    “吃什么饭!”唐老娘脸色不愉的端着碗出来,把菜都拨到自己和唐老汉的碗里,没好气的道:“饭都没了,吃什么吃,这菜是你大孙子孝顺你,让你养身子的。”

    唐宝知道他们不稀罕自己这个孙女,先前是嫌弃自己是个傻子,哪怕后来自己好了,他们也不在意自己这个“赔钱货”的孙女。

    她倒是不在意他们对自己的冷待,可是自己的爸妈被他们害的受尽折磨,他们却这样若无其事的吃肉,不仅是心寒,也压抑不住自己的愤怒:“爷,奶,你们为什么要害我爸妈?就算我爸是捡来的,他也不曾怠慢你们,你们却陷害他是敌特,你们的良心呢!”

    “你说什么?”唐老娘脸色一变,惊讶的看着她:“你,你爸还没回家吗?”

    唐老汉重重的放下碗,满是皱纹的脸上显得万分凝重:“唐宝,你给我说清楚,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唐宝把唐明远告诉自己的话原原本本的利索的说了一遍,最后红肿的杏眼带着讥诮的看着他们:“让我爸到镇上来,又嚷嚷着要吃肉,逼着我爸去黑市,你们不觉得太巧了?吃着大米饭和鸡肉不会亏心吗?”

    唐老娘见自己的男人喘着粗气瞪着自己,还有唐宝那个白眼狼的眼神就像是狼一样,又是心虚,又是害怕,干脆耷拉着脑袋,双手拍大腿开始哭嚎:“我这是什么命啊,被这不孝子孙……”

    “给我闭嘴!”唐老汉拿起桌上的空碗砸向她,青筋毕露的怒喝:“你还有脸哭,给我说清楚,这到底是谁的主意?”

    明明昨儿这婆娘和自己说,小儿子他们黑市里被人逮住,被教育后就先回去了。

    可是现在听了唐宝的话,他就明白这件事闹大了,要说好唐老娘没关系,那她昨儿为什么骗自己呢?

    他是真的不愿相信,自己的婆娘会害了她自己生的小儿子。

    “哎呦哎,”唐老娘被空碗砸在肩膀上,又疼又害怕,知道瞒不下去了,哭丧着脸把人给交代了:“这不关我的事啊,这是红军的主意啊。”

    唐老汉性子急,前几年唐老娘都没少挨揍,现在是看见他发火,就下意识的心虚。

    而且现在这事被唐宝这混账给捅出来了,自己就是想瞒也瞒不下去了。

    “你说什么?”唐老汉瞪大眼睛,一脸凶狠的瞪着唐老娘:“这和红军有什么关系,你别为了推卸责任就胡说。”

    “老头子,我没骗你啊。”唐老娘被他吓着了,竹筒倒豆子一样把事情都说了:“红军说他小舅子对唐宝念念不忘,偏偏明远不愿意,就寻个法子把他们关进去,只要唐宝愿意嫁给红军的小舅子,就把人放出来……”

    唐宝听了就明白这事都是唐红军和刘家搞出来的。

    在这一刻,她掐死他们的心都有了。

    而且她看着他们的脸色,更明白比起自家爸爸这个上门女婿,他更在乎唐红军这个有出息的大孙子。

    唐老汉心里确实觉得为难,虽然唐明远是他的小儿子,可是不在自己的跟前时间多,又是苏家的上门女婿;而唐红军这个大孙子却在自己的面前长大,平时嘴巴又甜,人也机灵,以后唐家都要靠他了,这陷害自家三叔的名声要是传出去,那可实在是对他前程有碍。

    一时间静悄悄的,空气就像是凝固住一样。

    “咳咳咳……”

    过了好一会,唐老汉忍不住自己的咳嗽,等到平静下来,布满皱纹的粗糙双手抹了把自己的脸,起身弓着背叹了口气:“这件事肯定是有误会,我先去厂里问清楚情况,你们在家里等着。”

    “好,爷,那我爸妈就全靠您了。”唐宝听了这话,心寒的要命,也为自家爸爸不值,却丝毫不露声色,低眉顺眼的应了一声,面不改色的撒谎:“我也要去和大队长打声招呼,他也是为了我爸妈的事情特意过来的,现在还在供销社替我打听情况呢。”

    她现在没有依靠,只能扯着大队长这面大旗,免得他们太无所顾忌。

    唐老汉眉头皱的更紧,严肃的道:“唐宝啊,家丑不可外扬,你爸妈这事还要靠你大堂哥他们,不该说的别对外人说,免得别人笑话,明白吗?”

    顶你个肺!明白个鬼!偏心鬼!

    哪怕唐宝的心里气的要命,可是却一脸懦弱乖巧的低声应下:“明白了,我记住了。”

    自己在他们的眼里就是没用的小姑娘,这样才不会让他们警惕自己,她现在只能示弱,免得被他们盯上,那样的话,自己就不好暗地里动手了。

    唐宝也在门口和唐老汉分道扬镳,当然,她没有去找队长,而是往黑市里急匆匆的去。

    她还想去看爸妈,这自然是不能缺了香烟,求人的时候塞上一两包,估摸着能好说话点。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