馒头山及其附近有不少男女老少在到处晃悠,看着就是谁都不搭理谁,却个个东张西望的像在搞游击。

    因为这段时间太严,昨儿又出现便衣纠察队来抓人,大家都变得格外的小心谨慎,偶尔有两三个人接头说了一两句话就往大树后走,借着一点都不茂盛的树木遮掩开始交易。

    当穿着整齐,脸色白净,模样俏丽的唐宝背着竹篓出现在这里是时候,明显不是专门缉拿黑市交易的人,看着就是需要各种物资的不缺钱的小姑娘。

    注意到她的背篓似乎很轻,马上就有一个六十来岁的老太太迎了上来,她身上虽然是旧衣服却很干净,脸上虽然有皱纹,却也红润,背着一个竹筐,压低了声音打招呼:“闺女,有上好的红糖,白糖,水果糖要吗?”

    唐宝停住脚步低声问:“红糖什么价?有没有香烟?”

    “我还真有四包香烟,都是别人塞给我儿子的。”那老太太示意唐宝和自己去边上,把竹筐放下后,掀开上面的布,露出下面一包包的红糖这些稀罕物,边上香烟有大前门两包和飞马烟。

    她的脸上难掩得意的道:“四包烟三块钱,要吗?”

    “要,”唐宝手伸进挎包,其实是从空间拿出钱递给她,一脸乖巧的问:“奶,你明儿还来吗?我家爸爸喜欢抽烟,这几包还不大够呢!”

    “我家也没了,”老太太收了三块钱心情很好,脸都笑成了菊花:“除非你遇到厂里的干部家的人,他们肯定不少。”

    唐宝和她分开后,又问了好几个人,却都没有香烟,倒是买了些吃的蛋糕什么的。

    她离开黑市后,又来到了刘家边上转悠了一下,看看哪里可以翻墙进去,准备明儿晚上来溜达一下,看看能不能寻到什么线索。

    当然,最想要的是空白的介绍信,这样和爸妈逃离的时候就不会寸步难行。

    她现在是真的没有救人的头绪,上辈子的她打击最大的就是离婚,可是两个女儿争气,上学拿着奖学金,后来又做生意开公司,她享的是两个女儿的福。

    这辈子又是被爸妈宠着,除了不能吃香喝辣的,别的还真是没什么委屈。

    世事无常,谁能想到现在爸妈遇到了这大难,只恨自己没有武功,也没有百发百中的枪法。

    幸好空间里还有百来块青砖和四块大石头。

    她心里琢磨着自己等下回去的时候,去采石场找几块大石头把空间堆满,到时候……

    唐宝回到唐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

    唐老娘看见她,那眼神是像要吃人,伸手指着她骂起人来嗓门高亢底气十足,非常有气势:“你个搅家精还有脸回来,给我滚出去。”

    唐宝一看她的架势,就知道唐老汉还没有回来,肯定不会进去,免得吃闷亏,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自己就转身走出去。

    她那一眼,居高临下的气势十足,让唐老娘心里更是恨得不行,拿起手边的笤帚就冲上去打:“你个没规矩的,老娘我白生了你爸那不孝子。”

    唐宝手脚灵活的躲开,往外跑的同时嗷的一声惨叫:“奶,你别打我了……”

    这一边住的街坊邻居可不少,就算大都年轻人去上班或者出去干活了,可是留在家带孩子的老爷子老太太可不少,听到这惨叫都出来看热闹。

    唐宝在跑的同时,拉下了自己的头绳,披头散发留着眼泪,那可怜兮兮的模样就像是挨打了一样。

    有邻居认识唐宝,看见她现在跑的利索,都很惊讶:“唐宝这是真的好了啊?你们这是做什么?”

    唐宝看见那慈眉善目的老太太有点眼熟,好像是特意偷偷去乡下找自家妈妈看过病,赶紧躲到她的身后,一脸害怕的模样:“婶娘,我奶把我爸妈送进了纠察队,还说要把我这赔钱货也送进去。”

    “你胡说,”唐老娘虽然有这个想法,可是自家还没说出来,就被她看破了,恼羞成怒之下,气的脸红脖子粗:“你还要不要脸?你们一家子都良心!就该把你抓进去……”

    住在一起的人大都知道唐老娘的性子,可是亲耳听到这话,还是替唐明远他们不值。

    在街坊邻居的眼里,苏素和唐明远那可都是好人,听到唐老娘这话,有几个老太太上前拉住她劝:“有话好好说,眼看孙女都要嫁人了,怎么能打呢?”

    唐宝继续哽咽:“奶,我错了,我愿意嫁到刘家去,你让刘家把我爸妈都放出来好不好……我肯定乖乖听你的话。”

    “你给我闭嘴!”唐老娘听到这话快气疯了,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期待唐宝还是以前那结巴的样子,这伶牙俐齿的模样实在是太讨人嫌了,让一惯能言善道的她都无言以对……

    不,她不能认输,拍着大腿拉开架势就开嚎:“你还要不要脸?你还有脸哭!就凭你这样的能嫁到刘家,那就是你的福气,要不是你得罪了刘家……”

    边上看热闹的人都面面相觑,都脑补出一出苦情大戏。

    这个时候唐老汉背着手回来了,自从唐红军娶了副厂长的女儿,唐家人的工作都有了很好的安排,街坊邻居都很羡慕他们,自然也有人在背后说他们的闲话。

    他听到自家老太婆的话,气的不行,大喝道:“你给我闭嘴,胡说什么呢,给我进去。”

    唐宝一脸乖巧的跟着他进去,她是故意把事情闹大的,怕的就是他们为了唐红军,不声不响的下死手害死爸妈,现在这样闹出来,不管怎么样,唐家人就不敢在这节骨眼上动手脚,只要给自己几天时间,自己就想办法偷偷的和爸妈离开。

    唐老娘也察觉自己先前说错话了,也不敢闹了,心虚的进门就啪的一声关上大门,把外面那些好奇的眼神都关在门外。

    唐老汉走到大厅里,瞪了唐老娘一眼,才对着唐宝和颜悦色的道:“你先住下吧,你爸的事情我已经让你大哥去打听了,肯定会没事的。”

    “让爷和大哥费心了,”唐宝像是松了口气,用手背擦了擦眼泪,抽抽噎噎的道:“我还是先回家一趟,家里的鸡没人喂不好。”

    “这有什么好担心的,明儿带来我帮你喂。”唐老娘完全是下意识的接口。

    ------题外话------

    亲们,本文今天起pk,所以每天两更,希望大家多多支持,么么哒。

    潇湘本站留言评论有奖,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