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有什么好担心的,明儿带来我帮你喂。”唐老娘完全是想占便宜,下意识的就接口,说完就见唐老汉脸黑的像锅底一样瞪着自己,就赶紧假惺惺的改口:“算了,带来带去的也麻烦,你自己喂吧!”

    唐宝是真的不在意她,所以她说这么无情的话也没觉得伤心,反而看着唐老汉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爷,那我先回去了,我爸妈的事情您管着,我就不来了成吗?”

    唐老汉见她一脸懦弱不安的模样,心里不知是该高兴还是难过,摆手道:“行,你不用来了。”

    唐宝转身来到门口,又回头,哭丧着脸低声道:“爷,我爸妈身上的钱都被他们搜走了,我现在没钱,你能给我点钱吗?”

    我去,敢来老娘这里占便宜,唐老娘觉得自己真的不能忍,大怒:“没钱,我们哪来的钱!”

    唐宝委委屈屈的低头,弱弱的道:“我家里也没钱了,因为爸每个月都要送钱过来……”

    “这钱你先拿去!”唐老汉打断她的话,从兜里拿出零碎的一角一块的一把钱放到桌子上,沉声道:“你现用着,不够再来拿。”

    唐老娘耷拉着的眼睛都睁大了,可是见唐老汉瞪着自己,又不敢多说,心疼的要命的看着唐宝把钱都拿走。

    “好,”唐宝扭扭捏捏的低声道:“对了,那个刘家要是还有先前那意思,爷就替我应下吧?只要日子能好过点就好。”

    唐老汉浑浊的眼带着很复杂的神色看了她一眼,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转身离开后的唐宝却是满脸冷厉之色,她外表看着是温柔乖巧的模样,可是此刻眼神森冷的时候,却充满戾气,像是圆润的珠宝生出了刺手的菱角。

    她现在只希望自己的示弱能让他们失去警惕,不会过多的关注自己,让自己可以顺利的救出爸妈。

    ……

    白天还是阳光明媚,傍晚的时候天色就阴沉了下来。

    崎岖不平的泥巴路上,唐宝还是第一次一个人孤零零的走路。

    她想到爸妈现在的情况,心里就堵的难受,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把家里的埋着的东西收拾好,还有那些药材自己也要带走,晚上最好弄出几样适合爸妈现在用的中药……

    “我擦,竟然下雨了。”唐宝感受到雨丝落下,抹了把脸,心念一动,一把雨伞就出现在手里。

    好吧,有个空间就是好,哪怕实在是不大,就不知道蛋蛋什么时候出现。

    如今她在困境里,莫名其妙的想起了记忆里曾经帮助过自己的几个人,特别是那……

    现在天气不好,陈联大队又偏僻,附近没有别的村庄,而大队上现在没事就不会有人出来,特别是这种天气。

    所以唐宝听到后面传来脚步声的时候,很警惕的回过身看着,要是坏人,就决定用砖头招呼他。

    她现在心里憋了一肚子火气,要是刘家还想斩草除根,那就别怪她下狠手了。

    入眼却是个穿着白衬衫和灰色裤子,带着眼镜的年轻男人,虽然有点狼狈,去也难掩浑身的书卷气。

    唐宝整个人都愣在那儿了,卧槽,自己怎么大白天的见鬼了?

    天啊,自己怎么就看见他了?这不是郑威年轻的时候的模样吗?难不成自己真的有了特异功能,能召唤妖魔鬼怪,从此一统江湖,天下无敌……

    那郑威是自己上辈子的记忆里四十多岁的时候认识的,对自己很有好感,自己也喜欢他处事稳重,说话风趣,他和老婆也离婚了,自己曾经是想过和他在一起重组家庭。

    可是他的儿子和女儿都对自己很不满,觉得自己就是看中了郑家的钱。

    结婚不是两个人的事,而是两个家庭的事,特别是他们都带着孩子,这要是勉强在一起,反而徒增事端。

    所以,到了最后,她还是拒绝了他。

    可是现在怎么回事?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天,自己一定是在做梦,才会觉得年轻时候照片里的郑威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

    郑威抬头看见前面有个穿着浅绿色对襟上衣和黑裤子的小姑娘惊讶的看着自己,勉强的挤出个笑容:“这位小同志,有坏人在追我,你能不能告诉我哪儿有人家可以让我躲一下?”

    “啊……”唐宝恍惚了一下,心里倒是有点遗憾他不认识自己,不过自己也是想多了,毕竟是人有相似。

    她微微犹豫了一下,就开口到:“前面还有十来分钟就能看到陈联大队的人了。”

    “还有这么远?”郑威还从来没像今儿这样狼狈,他是副市长的儿子,又是这次筹办建医院的外交人员,可是这边的市长和他爸意见不同,自然是不想看见他手里捏着这么好的差事,因此设了个局想对自己下手。

    幸亏身边的人早就有提防,眼看要被他们追上的时候,跟在自己身边的副手开车引走了他们,可是他估摸着副手很快就会被追上,到时候他们没发现自己在车上,肯定会顺路寻过来。

    偏偏这边他从来没来过,不仅是偏僻,而且路边都是田地,他现在只盼着自己能在别人家里躲一躲,顺便请人去镇上给家里人带个信。

    虽然对向小姑娘求救有点丢脸,可是自己的小命更重要。

    他有点艰难的开口:“那你能不能带我去你家避一避啊?只要你愿意帮忙,我肯定会报答你的。”

    看了眼她身上土土的旧衣服也难掩眉清目秀的俏丽模样,觉得她在乡下也实在是委屈:“我可以让你进文工团,或者是镇上的供销社。”

    唐宝眼神瞄了眼他身上的衣物,还有脚上的皮鞋,微微抿唇,低声应下:“那行,你跟着我走。”

    虽然她现在是真的不想管这乱七八糟的事情,可是他长的像自己记忆里的那个人,再者听他说话和打扮也就知道他的家境不会差,这样一想,或许自己能让他帮帮忙。

    两人加快脚步往前走了约莫四五分钟,就听到后面传来了汽车的声音。

    郑威白净的脸上瞬间浮起惊恐,却还是苦笑:“今儿是我拖累你了,你赶紧自己跑吧!要是可以的话,改天就去公安局找孟中华队长说一声,我被历家给害了……”

    ------题外话------

    亲们,本文的女主不是万能的,只是个离婚后的寻常人,比别人多了一世的阅历而已。

    当然,她肯定会慢慢成长起来的,

    谢谢大家的支持和鼓励,希望亲们陪我一起走下去,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