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唐宝一听有危险,本来是想撒腿就跑的,什么都没有自己的小命要紧。

    可是听了他认识公安局的队长,反而下定决心要救人了。

    到时候这救命之恩,他肯定得报吧!

    “同志你看着就像是好人,我怎么能看着你被坏人抓走呢?”唐宝说的义正言辞,拉着他就往右边的小山坡上跑:“你放心,我力气大,等下我用石头砸他们,你就趁机往前面跑,我一定不能让好同志被坏人逮住。”

    郑威被她柔软的小手握住,心里不由一跳,几乎是浑身轻飘飘的跟着她跑。

    说真的,他先前小跑了一段路,整个人已近没什么力气了,可是看着这姑娘杏眼如水的看着自己,还有她那坚定的语气,让他心里在这一刹那怦然心动。

    郑家三代不是在官场就是搞政治,他也算是在外留过洋,现在华国和外国关系紧张,这才提早回国,可以说是见过很多各式各样的女人。

    国外在男女关系上比华国开放很多,他在外面也交往过几个女名媛,有些事情自然也是水到渠成。

    可是从来没有一个女人会豁出命的保护他,在危险的时候也是毫不犹豫的同进退。

    萍水相逢,他本来是对她丝毫没有别的想法和感觉,可是却瞬间沉沦在她那美丽纯净如水杏眼里。

    爱情来得措不及防,心动只是刹那间的事情。

    ……

    后面很快出现一辆东风的黑色小轿车,除了开车的司机,另外的车窗里都有男人探头出来看,手里还拿着望远镜,很快就发现他们,大喊:“快点,他们在山坡上。”

    唐宝回身看了一眼,就知道自己和他被追上是迟早的事情,拉着大口喘息的郑威道:“前面已经能看见房子里,你赶紧往前跑,我很快就追上来。”

    天上的雨却越下越大,眨眼之间就把两人都淋的像落汤鸡,轰隆隆的雷声也响彻天际。

    郑威摸了一把脸,看着后面追上来的四个男人,已经绝望了:“不,他们有四个人,我们谁也跑不掉。”

    “不试试怎么知道!”雨水流到唐宝的眼睛里,让她觉得分外不痛快,特别是面前这个人还不听话,让她的心情更不好,皱着秀眉沉着脸大声道:“都说了我力气很大,你现在想活着就听我的。”

    说完,用力的推了他一把:“想想你身上的担子,赶紧走。”

    她心里想,自己表现得这么为他着想的样子,他肯定也会尽力帮自己的吧?

    反正只要能对爸妈有利的事情,哪怕是虚伪欺骗别人,自己也毫不在意。

    郑威也想到他们的目标是自己,要是自己和她分开,她应该没事,眼神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低声道:“好,那你保重。”

    说完,转身就往下面跑。

    唐宝回头看着快到自己面前的四个男人,杏眼阴森起来,喃喃自语:“对不起,就算我失手弄出人命了,你们也不要怪我!”

    山坡上最多的就是各种大小不一的石头,唐宝心念一动,空间里的石头就出来往下滚去,同时大声道:“不想死就给我闪开。”

    反正这里石头多的是,她扔下一块大石头后,又把外面的石头收进空间才能用意念滚下去,倒是一点也不费力气。

    天上的大雨让他们看不清上面的女人是什么样的,可是看见那大石头一块接着一块的滚下来,他们只能狼狈的躲避,深怕把自己的小命交代在这里。

    “头,这样不行,上面那女人力气太大了,我们先下去吧?”

    “好,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我们先离开这里,猴子你们守在这,我去叫人……”

    唐宝看着他们离开后,自己也转身去追郑威,免得他惊动了村子里的人,反倒是不妙。

    郑威实在是没力气了,他跑一段路就停下转身看,看见小姑娘瘦弱的身形往自己跑来的时候,那真是激动地不行。

    见鬼了,这姑娘怎么就这么厉害,能把四个男人给逼退?

    他看着她,忍不住喘着气笑:“你没事太好了。”

    “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你跟我来!”唐宝知道这件事不可能就这么过去,只希望不要连累大队里的人。

    庆幸今儿突然下起了大雨,现在天也黑了,外面没有人,倒是没有人察觉他们悄悄的进村。

    昏暗的灯光,瓢泼的大雨,泥泞的小路,却让郑威心里觉得温暖和庆幸。

    唐宝特意躲开几家开着门的人家,领着他来到自己家,拉亮昏暗的电灯,用土灶烧了两大锅热水,又找出爸爸的衣服,让他先去后面洗澡。

    等他洗好了,这才自己去洗。

    ……

    郑威不习惯的拉了拉身上的土布上衣,坐在客厅里,庆幸外面在下大雨,自己听不到她冲澡的声音,干脆看着外面的大雨发呆。

    有陌生男人在家,唐宝也很快就洗好澡出来,不好意思的道:“你饿了吧?家里没什么好吃的,只能吃面疙瘩了。”

    其实,她空间里有很多好吃的,可是拿出来的话反倒是引人注目。

    郑威见她换了一身淡米色的对襟上衣和浅灰色的直筒长裤,婀娜的身段,浑身带着香皂的香味,让他不敢多看,下意识的抬了抬眼镜,温和的笑:“什么都行,今儿真是多谢你的救命之恩了。”

    唐宝看着他开口:“不用客气,我先去弄晚饭。”

    “那我去烧火吧?对了,我还没自我介绍,我叫郑威。”他露齿一笑:“郑成功的郑,威风的威,你叫什么名字?家里怎么只有你在?”

    “我姓唐,唐朝的唐,单名一个宝,珠宝的宝。”唐宝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惊讶的看了眼眼熟的男人,心里倒是怀疑自己是不是上辈子和他错过了,这辈子才会相逢。

    她低声的把爸妈含冤入狱的事情说了一遍,到没有添油加醋,这种事他一查就知道。

    他看着眼前的姑娘肌肤白净,眉毛弯弯,眼里像是汲了一汪春水的眸,小巧挺直的鼻子,粉嫩的唇,这样愣愣的看着自己,真是太诱人了。

    听了她的遭遇后,更是愤怒:“他们实在是欺人太甚,你放心,我肯定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