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听到他愿意帮自己的话,终于放下心,觉得不枉自己救了他一回,用玉米面和白面混在一起弄了一锅疙瘩汤,也很大方的放了一勺香喷喷的猪油,最后撒了点小葱。

    晚饭后,唐宝就去收拾药材了。

    郑威看着她熟练的把一包包药材都打包好,有点担忧的道:“唐宝,我担心他们还找来,要不我还是现在离开吧?”

    “现在下大雨你怎么走?再说你就不怕人家在守株待兔吗?”唐宝手不停的收拾药材,温声道:“车道上前必有路你先去休息吧,养好精神明儿才能离开。”

    当然,不是她体贴,她只是想把他打发去睡觉,自己好去把埋着的东西都收好。

    郑威今儿不仅是身体累,担惊受怕的心也很累,睡到唐明远他们的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唐宝把该收的东西全都收好,准备上床的时候却发现停电了。

    她有点疑惑,却还是上床睡觉。

    反正就算有人想找郑威,估摸着也不敢大张旗鼓的来寻找,也不可能来自家找,毕竟自己在外人看来是很乖巧的。

    ……

    第二天早上,雨还在下,却小了很多。

    杨毅他们昨儿来看了几趟,都没见唐宝回来,还以为她住在镇上的唐家,今儿一大早过来的时候,唐宝他们还没起来,他们就以为没人在家,也就回去了。

    唐宝昨儿睡得太晚了,今儿又是下雨天,天阴沉沉的,而且因为停电,广播喇叭也不响,她就睡过头了。

    醒来后就赶紧起床喂鸡,又煮了稀饭,切了一个盐鸭蛋,见他还没动静,有点担忧过去,隔着帘子问:“郑大哥,可以吃早饭了。”

    里面传来了虚弱的声音:“阿宝,我可能有点发烧了。”

    “那我进来给你瞧瞧,”等进去一看,好家伙,他脸色通红,一把脉就知道已经发高烧了。

    唐宝没想到他的身子这么弱,自己本来还想让他早上离开的,现在看来只能先让他在家里养病了。

    她只好给他熬了中药,又让他吃了点稀饭,心里琢磨着干脆自己去镇上一趟,反正自己救他的人情已经在了,这要是住在自家被人发现反而麻烦,还是尽快把这烫手山芋弄出去。

    “郑大哥,”她心里一转就有了个主意:“您现在身子不好,我这中药没西药快,我怕耽搁了你的病情,要不我去镇上让你家的人来接你好不好?”

    郑威很是感激的看着她:“可是现在天在下雨,再者那些人十有八九在外面守着,你出去太危险了。”

    “没事,他们昨儿没看清楚我长什么样,你不能拖下去了,我家住的偏僻,再者现在家里出事,他们都以为家里没人在,你就只管在家好好呆着就好。”

    郑威心里觉得这姑娘十有八九是喜欢自己了,要不怎么会对自己的事情这么上心呢?

    “那好,你去市政委找我爸,我爸叫郑盛华,是才上任的副市长。”他眼睛虽然不大,可是却很明亮温润:“你路上千万要小心,也要小心被人跟着,要是不行就先回来,千万不要勉强,要不我怕你会有危险。”

    唐宝听到他爸是副市长,觉得自己浑身都轻飘飘的快要飞起来了,自己这运气实在是太好了,误打误撞之下竟然是和副市长的儿子认识了,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猿粪”,自己就要走向迎娶高富帅……

    郑威写了封信让唐宝带上,又关切的叮嘱她小心,喜忧半掺的看着她穿着蓑衣悄悄的离开。

    ……

    唐宝觉得穿蓑衣不仅防雨,而且也更是看不清真面目,这样才能安全点。

    下雨天偶尔看见几个人也是穿着蓑衣,带着斗笠,还真的看不清面目。

    她一边走,一边很小心的留意着四周的情况,来到昨儿出事的地方,果然看见不远处停了一辆小轿车,还有一辆却是军用的货车,后面都搭了防水布,也不知道里面有几个人。

    她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按着原先的脚步想要走过去。

    “站住,”小车里传来了男人凶狠的声音,随即有一个高大的男人下车打开雨伞,来到她的面前皱眉道:“我们是联防队的,现在在搜查危险分子,我们队长有话问你。”

    唐宝低着脑袋,一副胆小怕事的样子:“是,我都听同志的。”

    来到小车边趁机往里面一看,里面有两个男人在抽烟说话。

    坐在驾驶位的男人满脸痘痘,眼神放肆的看着唐宝白净的脸蛋,轻佻的开口:“这种天气出来肯定是不对劲,让她进来,我要搜身,看看她是不是昨儿的那个女人。”

    后面的男人瞬间笑的很猥琐下车:“还是队长您火眼金睛,一看就知道这人不对,我瞧着她就是昨儿那姑娘,肯定和郑威那王?羔子是一伙的。”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唐宝很确定他们昨儿不可能看清楚自己的模样,他们说这话,无非就是想对自己……

    可是他们有三个人,她出手的话只能对付一个人,而且还会暴露自己的秘密,这下她真的觉得自己是进退两难……

    外面的两个男人已经强制的脱下她的蓑衣,用力的把唐宝推进小车后面的座位。

    夏天的衣裳薄,脱去宽松蓑衣的小姑娘一下子就苗条美丽的耀眼起来。

    淡米色的对襟上衣是去年的,现在穿着有点紧,显得小姑娘细腰玲珑,凹凸有致的身段显得特别诱人。

    王军是因为下雨无聊,自己又要等上面人的指示不能回家抱老婆,这才想找茬逗逗小姑娘,可是没想到乡下地方竟然有这么美的小姑娘,倒是让他的小眼一亮。

    他眼神放肆的在她身上游移,很是轻佻的开口:“小美人,昨儿你救得可是敌特,你可不能因为小白脸长的好看,就想包庇他,赶紧把身上的信交出来,要不我可就动手搜查了。”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我爸是医生……”唐宝肯定是不可能认下这罪名的,再者郑威的信自己收在空间里,他是绝对寻不到的。

    不过,他明显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王军昨儿没在,鬼知道是什么女的救了郑威,现在不过是找了个欺负人的借口而已。

    听到她的反驳,看见她吓得簌簌发抖(人家明显是气的发抖),很迅速的从驾驶座来到后面,伸手就想摸她的脸……

    “你去死……”顶你个肺,面对这混账,她只觉得浑身的热血一下涌到头顶,挥手就给了他一个耳光,红着眼睛,用力的怒吼:“你敢碰我一下,我杀了你!”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