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的一巴掌,清脆响亮。

    王军被打的脸一歪,还真的没想到这小姑娘这么大胆,竟然敢对自己动手,倒是真的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很好,”他反倒是笑了起来,可是阴冷的眼神却让人不寒而栗,阴恻恻的笑:“够味道,我就喜欢你这性子,今儿……”

    唐宝一脸后怕的靠近了车门,却趁机开了车门跑出去。

    她只能在碰到人的时候,才能把人收进空间,让他瞬间死去,可是那就会暴露自己的空间,到时候可真是生不如死了。

    王军愤怒的大喝:“给我抓住她。”

    后面的卡车上也跳下来四个男人,还有这边的两个男人都一起去追。

    听到后面的脚步声,唐宝快要气疯了,自己要是被逮到,那不是自己死,就是他们死……

    这个时候,迎面走来了一个撑着伞的军装男人,看见六个汉子追着一个姑娘,下意识的皱眉,停住脚步看着他们。

    “同志救命啊!”他的出现让唐宝看到了希望,上前就躲到他的身后,大口喘气:“叔叔救我,他们,他们……呜呜呜……”

    顾行谨听到这女人喊自己‘叔叔’,整个人都快傻了,自己难不成看着有三十几岁了吗?

    ……

    他十六岁出门除了书信来往,就没回过家,他总觉得自己爸爸没有死,可是去了军队后,才知道军人天天都在生死边缘。

    保国行赴难,古来皆共然,碧血洒疆场,忠骨埋青骨。

    反正去当兵就不怕死,怕死就不能去当兵。

    他没有害怕退缩,而是努力的学着上战场需要的本领,经历大小战役三十多次,后来更是被挑去特种营,一切都是要保密,都不能和外面联系,这次是立功了,这才趁着假期回家探望亲人。

    可是回到家一打听,才知道自家现在的状况,赶紧顺着线索来到魏阳镇,又听说自家弟弟们已经在农村,也不顾这下雨天打听清楚路线这才过来。

    ……

    他皱眉看着来到自己面前的六个男人,沉声道:“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他们虽然是联防队的,可是面对军人的时候还是下意识的有点心虚,特别是他的身上带着杀戮气息,那绝对是经历战争后,还没收敛去的血腥气息。

    其中一个勉强的笑了笑:“同志,我们是联防队的,在查敌特的事情,还请同志配合。”

    唐宝躲在人家健壮的背后,声音清脆的道:“你们这是诬陷,好意思为难我这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同志吗?你们队长对我动手动脚,难不成我还不跑吗?”

    王军本来是想看手下瓮中捉鳖,可是没想到出现了军人,也怕事情有变,赶紧撑着雨伞下车,上前道:“同志,这边的电线被人特意破坏了(就是我们破坏的),我们这是接到命令来排查,只是觉得这女同志有嫌疑,这才盘问一二。”

    顾行谨听到这话倒是相信了几分,在外多年,他不会看轻任何一个人,哪怕是老人,孩子,女人。

    虽然唐宝是在他的身后,可是他一直提防着她,闻言错开一步,狭长锐利的凤眼盯着唐宝淡淡的问:“你是哪儿的人?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唐宝现在把他当成自己的救命稻草,规规矩矩的道:“我是陈联大队的人,今儿下雨不用上工,就去镇上看望爷奶。”

    顾行谨眉一挑:“那你认识顾宁谨兄弟吗?”

    唐宝听到他这话,抬头打量他,见他估摸着有一米八左右,一身军绿的军装包裹着他的宽肩窄腰,显得特别健壮有力,小麦色的肌肤,浓眉凤眼锐利有神,高挺的鼻梁和红润的薄唇,确实和宁谨他们有几分相像之处。

    “知道,知道,”唐宝期待的看着他:“你是不是顾大哥?玉郡前几天生病了,就是我陪着她的。”

    现在可不是谦虚的时候,自己一定要缠上他。

    顾行谨看着面前白净可爱的小姑娘,杏眼期待的看着自己,睫毛犹如蝶翼煽动翅膀,闪耀着诱人的弧度,雨水淋湿了她的衣裤,轻薄的衣服让她婀娜的身段平添了几分诱惑。

    这下,他倒是有点明白他们为什么要为难她了,明摆着是看这姑娘好看,这才起了龌龊心思,他自然是不能不管。

    他把雨伞递给小姑娘:“你拿着。”

    唐宝想推辞,看他不容拒绝的眼神,还是接了过来,低声道:“谢谢。”

    顾行谨面对着王军他们沉声道:“几位同志,人我先带回去,你们可以和我一起去,让大队里的女同志给她搜身。”

    王军在这时候可不敢承认自己刚才想要搜身,狡辩道:“没有的事,我只是盘问一二,是她不知廉耻的想要诱惑我,被我说了几句这才想跑。”

    “你好不要脸,这颠倒黑白的话也好意思说。”唐宝快要被他这话气疯了,她已经要压抑不住自己的愤怒:“你长的这么让人着急,智商也让人这么着急!”

    他们凭什么红口白牙的就能给人按一个罪名,凭什么就这样理直气壮的想取自己的性命!

    除了制造恐怖和破坏,他们对这个世界还有什么用!

    就是因为有他们的存在,大家才会害怕。

    “你好大的胆子!”王军被唐宝说的脸色都变了,掏出腰间的手枪对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