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找死!”王军很在意自己的脸,在这一刻,想的就是狠狠的教训她,看她还敢不敢这样嘲讽自己。

    “我……”唐宝似乎很害怕的往一边退了两步,和顾行谨拉开了点距离,希望他能明白自己的意思,期待他的身手对得起他身上的军装。

    事实证明顾行谨还是很厉害的,快速上前两步,在王军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伸手夺走了他手里的手枪。

    手枪灵活的像是有生命一样在他的掌心里一转,枪口瞬间对准王军,他黑黑沉沉的双眼亮的惊人,低沉清冷的声音很是悦耳:“枪是让你对准敌人,而不是无辜的百姓!”

    唐宝在一边看见这一幕,终于松了口气。

    她明白自己虽然有这空间,可是距离太远的话,自己就无能为力,对方有七个人,她是真的没有胜算。

    她早就试过,要碰到人才能把人收进空间,要扔石头也要对准人,而且距离不能超过三米,这空间也实在是太任性了。

    现在她看到顾行谨手里的枪,却眼睛一亮,自己要是有这东西那对救人又多了一份保障啊!

    行家一出手,就知道有没有。

    王军被他握住过的手腕疼的要命,知道自己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一下子就老实了,不住点头:“是,是,同志您说的是,我们都是为人民服务的,我这实在是上面逼得太紧,这才乱了分寸,下回再也不敢了。”

    他们联防队手里只有几个队长有枪,自己拿着枪都不是人家的对手,现在他做低伏小,以后再找机会报仇雪恨。

    有道是强龙不压地头蛇。

    顾行谨现在来到这陌生的地方,也不想闹得太难看,大手利索的把子弹卸下来后,就把手枪扔给他,淡淡的道:“那要不要一起去前面村子里搜查?”

    王军陪着笑脸道:“不用,不用了,我们接到的指示就是查有人破坏电。”

    转身瞪了手下一眼:“你们就不能机灵点,还不赶紧把这位女同志的蓑衣送过来!”

    他们来逮人也是不敢宣扬出去的,现在就是各处路口都守着,等上头的命令。

    其实他也不乐意接下这个差事,要是一个不好,那自己这些人可就是正副两位市长中间的炮灰了。

    ……

    顾行谨看唐宝浑身都湿透了,这穿蓑衣反倒是不舒服,因此把自己的雨伞给她,自己把蓑衣披在背包上。

    唐宝现在只能跟着他回村,心里却在想下回能不能从别的地方去镇上?

    可是这陈联大队三面环山,要是翻山越岭的离开,现在这季节还是很危险的,再者自己爸妈还被关着,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自己还是太弱了,要是能弄点武器什么的就好了……

    顾行谨走在边上见她不说话,不动声色的回眸看了她一眼,正好看到她雪白的脖颈露出来,湿淋淋的发丝黏在脸上,竟然有几分别样娇媚的风情。

    他赶紧收回眼神,咳了两声,开口问:“同志,我家弟弟们现在住在哪?玉郡现在好吗?”

    “哦,都挺好的。”唐宝回过神,面对这救命恩人,把自己知道的事都告诉他。

    天上的雨小了,很多人都趁机穿着蓑衣,拿着渔网什么的出来,在小溪里捞鱼。

    看见唐宝和一个陌生的穿着军装的男人回来,都很关切的打听唐明远他们现在怎么样了?还有这同志是做什么的?

    唐宝乖巧的道:“我爸妈现在还没事,这位是宁谨他们的亲大哥,从部队回来找弟弟的。”

    顾宁谨兄弟和杨毅兄弟自然也出来抓鱼,看见唐宝的时候赶紧过去,顾宁谨对大哥还是有记忆的,看着自己面前高大稳重的军人,瞬间红了眼眶,扔了手里的东西扑上去就抱住他,红着眼睛万分激动:“大哥,大哥,真的是你,你终于回来了……”

    顾少谨觉得面前这个陌生的男人和自己从黑白照片里看见的大哥不一样,照片里的少年是清隽白皙,可是面前这男人确是小麦色的肌肤,高大健朗,就像是两个人一样。

    虽然知道自己的二哥不会认错人,可是他却愣在那里傻傻的看着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可是这心里却欢喜的冒泡泡:自己也有大哥了,看着就很厉害,这下不用担心自己兄弟和人打架的时候会落败了……

    顾行谨从唐宝嘴里知道些顾家的事情,现在看着自己的两个弟弟都活着,就觉得已经是万分庆幸了,拍了拍自己二弟的肩膀,这才上前抱起三弟,激动的道:“以后大哥再也不会离开你们了。”

    他们兄弟相逢激动又欢喜,杨铮却来到唐宝身边,小眼神关切的看着她:“姐,你衣服都湿了,怎么能淋雨呢,赶紧回去换衣服,我替你去烧热水,我们本来就打算今儿去镇上寻你的,想着捞点鱼给你吃,你看你现在都瘦了,这……”

    十三岁的少年虽然才一米四五左右,可是对唐宝就像是对自己的妹妹一样,总想着自己照顾她。

    “阿铮说的对,”杨毅也担忧的看着她:“你怎么下雨天就回来了?赶紧先回去换衣服吧?”

    被几个小孩用那‘你好不乖’,‘你好任性’的眼神盯着,唐宝哭笑不得的赶紧点头:“你们说的对,我这就回去换衣服了,再见啊!”

    顾宁谨上前两步,一脸关心的看着她,温柔的道:“你别急,等下我陪你去镇上见叔婶他们。”

    唐宝应了一声,转身就回家了,毕竟自己一个女的和一堆男人站在一起说的太久也不好。

    顾少谨自认自己是大孩子了,被大哥抱在怀里,有点扭捏,可是看见唐宝跑了,不放心的在她身后喊:“姐,那你快点,等下我们去看你啊!”

    唐宝挥了挥手表示自己听到了,心里却在担忧,他们要是去自家,那郑威可就暴露了啊?自己改怎么办好?算了,凭自己想送信出去难,要不把顾行谨拖下水?

    顾行谨看见自己的两个弟弟都那么关心一个小姑娘,眉头微微皱了皱,心里也有点不满:我这个亲大哥回来了,你们还能分心关心一个小骗子,真是太过分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