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熬了点粥,又蒸了个鸡蛋,才做好就听到外面传来了顾少谨欢快的声音:“姐,我大哥回来了,你去帮着郡姐烧饭吧?”

    他觉得直接让唐宝过去吃饭,怕唐宝推辞,干脆说成让她去帮着做饭。

    唐宝虽然觉得顾家大哥可能不太乐意见到自己,可是她现在有求于人,自然是可以脸皮厚点,一口应下:“那行,你去后面替我喂一下鸡,再看看鸡舍里有没有鸡蛋。”

    “哎,我这就去。”顾少谨丝毫不怀疑自己最喜欢的唐宝姐姐这是把自己打发出去,很乐意替她干活。

    唐宝趁机把稀饭和蒸蛋端到房间里给郑威,又再三嘱咐他在自己离开后千万不要离开房间,这才去寻顾少谨一起去顾家。

    当然,为防万一,她还是把门用挂锁锁了。

    ……

    唐宝为了在顾行谨面前刷好感,那是很用心的用有限的食物做出好味道,

    先把腊肉切了一碗放到饭上蒸,现在哪怕他们有钱有票,可是这村子里食物有限,好在现在能吃到白米饭就很满足了,而且今儿杨家兄弟运气好,大大小小的捞了十来斤鱼。

    顾少谨闻着鱼汤的香味,用力的吸了吸鼻子:“好香啊,下午我们去镇上买点肉和白面包顿饺子吃吧?”

    “中方还没吃呢,你就惦记着晚饭了。”顾宁谨他们在边上择韭菜,听到弟弟的话取笑:“你还真是小吃货。”

    顾行谨在土灶后烧火,一口应下:“好,晚上我们吃饺子。”

    其实他看到这一屋子孩子相处融洽,心里忍不住心软,恨不能什么都满足弟弟才好。

    顾玉郡在边上给唐宝打下手,看见她毫不手软的放油,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心里已经期待午饭的好菜了。

    唐宝把他们修理好的小杂鱼用混着鸡蛋液的面粉一裹,油炸的香脆酥;大一点的几条鱼红烧,又炒个酸辣白菜,再做个土豆丝,小小的厨房里飘荡着诱人的香味,让大家都暗搓搓的咽口水。

    “好了,吃饭吧!”唐宝打开另一个锅,米饭的香味混合着腊肉的香味扑鼻。

    七个人围着小桌子坐下开吃,虽然挤了点,可是难得吃到这么丰盛的饭菜,等到放下筷子的时候,都觉得今儿难得的吃撑着了。

    就这一顿饭,倒是让顾行谨对唐宝另眼相看,没想到这姑娘也不是一无是处。

    杨铮和顾少谨抢着收拾桌子洗碗,顾宁谨先前已经和大哥商量好,把一部分军用烟酒票和五十块钱放在唐宝面前,关切的道:“姐,你现在为了叔和婶的事情也要四处打点,这些你先拿去用吧?”

    唐宝下意识的看了顾行谨一眼,心里实在是没想到他对自己会这么大方,难不成他先前不待见自己是自己的错觉?

    她手里倒是有钱,可是这军用票实在是很紧俏,拿了军用票感激的道:“那我可就不客气了,这些票我就先用着,等我爸妈出来了让他们还。”

    顾宁谨也不勉强,只是叮嘱她:“那行,现在我哥回来了,家里有点钱,姐你要是缺什么只管说。”

    杨毅虽然很羡慕顾宁谨他们的大哥很厉害的样子,可是自己现在没本事不能帮到唐宝,很高兴唐宝能得到顾家的帮助,知道她心里肯定挂念唐叔他们,温声道:“姐,我们等下要去镇上买东西,您也一起去吧?”

    “好啊,”唐宝觉得他们这几个弟弟实在是太可人疼了,说的话都是自己想听的,赶紧起身:“我先回去准备点东西。”

    虽然家里要紧的东西都收在自己的空间了,可是怎么也要在挎包里装几件衣服做做样子,再者也要提醒郑威,自己不在的时候他要警觉点。

    ……

    午后的天上还是细雨绵绵,唐宝和顾玉郡一起撑着一把伞,顾少谨和杨铮两勾肩搭背的撑着一把伞。

    顾行谨他们三个就只带着斗笠,肩膀上披着塑料布,一边走一边说话。

    很快就看见不远处的两辆车,唐宝心里很是惴惴不安,见走在自己前面的顾行谨一步步坚定的玩前走,觉得自己紧张的小心肝都要跳出来了。

    王军他们也才吃了饭,在车里吹牛,看见这一大串人出来了,心里恨不能把他们大卸八块,脸上却带着笑意迎上去,递给他一根烟:“兄弟,你们这是要去哪?”

    “带他们去买点家里要用的东西,”顾行谨心里明白阎王好过,小鬼难缠的道理,接过烟叹息一声:“家里什么都缺,好在我以后离家不远,也能照看着他们点。”

    王军听明白他话里敲打自己的意思,笑的快比哭还难看:“那是,那我不耽搁你们了。”

    然后眼神一一扫过他们这些人,确定自己要寻的人没有在这里面,也就让他们过去了。

    边上有一个矮胖子凑到王军的身边低声问:“队长,我们就这么让他们走了?要是……”

    上面给他们送饭的时候还特意带来了口信,王军也明白这件事非同小可,用力的抽了下烟,吐出一口烟雾斜了他一眼:“怎么可能?你和狗子跟上去看着,镇上现在多的是我们的兄弟,绝不能大意。”

    矮胖子很想打自己一巴掌,自己怎么就这么多话,却也只能应下,招呼另一个同伴撑着雨伞跟着他们离开。

    顾行谨很快发现跟着的人,眼神幽深的扫了眼秀眉紧皱,小脸紧张的唐宝,想着自家弟弟们对她的喜欢喝维护,等来到镇上的时候还是落后两步,淡淡的开口:“要不要我们陪你一起去?”

    顾宁谨他们也都附和:“姐,我们陪你一起去吧?”

    “不用,不用。”他们要是跟着,自己多不方便,不仅不能从空间里拿东西,等下也不能去寻副市长,赶紧道:“你们先去买东西,我这真的没事,我爷爷他们昨儿就说好了,等我今儿一起过去看我爸妈,下午我们就在苏家大院会和好不好?”

    “那也行,”顾行谨看着街道上巡逻的公安和联防队员,还是提醒了她一句:“自己小心点,有些地方不能乱走。”

    他这话说的就像是明白自己心里的打算一样,唐宝觉得自己的小心肝砰砰直跳,勉强的笑了笑:“好的,那我先走了,你们慢慢逛。”

    哪怕再危险,自己今儿也不能退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