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天上的雨虽然停了,风却卷着杨树吹弯了腰,尘土满天飞,天空中迷蒙一片,好像罩着很厚的雾,感觉只要一抬头,那被刮上天空的灰尘就会落到你眼里。

    还没到下午三点,天色越来越暗了,乌云像赶集似的,一个劲儿地压向低空,云越来越厚,天显得越来越低,伴随着轰隆隆的闪电和雷声,天昏地暗的像贪婪的恶魔一样,想要把整个世界吞掉。

    唐宝缩着脖子进了唐家小院,看见里面没人,自己溜到了他们的房间里。

    与麝香相反,阿魏以它独有的特异臭味成为药材中最臭的,而且这边很少能弄到阿魏,唐宝万分不舍的把自己仅有的一点阿魏放在他们的床底下,又放了几块槐树的小木头,这才快步离开。

    苏素说槐树属阴,而唐老汉就是克木,再者阿魏药用的话可以抗凝血、兴奋神经等,是消积、杀虫、散寒的好东西,可是却能发出淡淡的臭味,也能让人兴奋神经。

    这人一兴奋,肯定就是睡不着了,或者睡不好了,这老人家睡不好,就会精神恍惚,或者是噩梦……不是她想害人,而是为了让他们没空去雪上加霜。

    她悄悄的出了房间,顺势去柴房搬着放在一边的梯子来到墙的另一边,轻而易举的就出了唐家,警惕的看了看四周没人,还顺便把梯子收进了空间,转身就往刘家跑。

    这边都是旧巷子,她就算不经常来,可是方向感极好,也是能知道个大概。

    现在估摸着是下午三点左右,按说刘家的人除了刘晓军和保姆应该都不在家。

    天气不好,路上的行人很少,都是低着头急忙忙的赶路,生怕又要下大雨。

    刘家院门禁闭,唐宝围着刘家转了一圈,发现左侧最隐秘,反正现在也没摄像头,她左右张望了一下,手碰到墙上,梯子就出现了,左看右看没人,这才爬上去,又把梯子收起来在放到刘家小院的里面,这才小心翼翼的下去。

    她没有从事过特殊训练,而且两辈子加起来,也是第一次打算做坏事,觉得自己的小心肝砰砰直跳,实在是太刺激了,有点怕自己吼不住。

    幸好她的记忆和方向感都很不错,上回来过刘家,虽然没有仔细的逛过,可是知道哪儿能藏人,哪儿隐蔽。

    她觉得自家爸妈的事情既然是刘家暗处指示的,那么在书房里或者他们的房间里,可能会留下什么蛛丝马迹。

    刘家虽然是院门禁闭,可是里面的房门却没有上锁,她透过缝隙看见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斜靠在沙发上,陪着刘晓军吃瓜子花生这些东西,自己放轻脚步悄悄的上了楼梯去了二楼。

    可是二楼的门却都锁着,不知道是不放心家里的保姆,还是真的有什么要紧的东西。

    唐宝看了看门上的是转舌锁,心念一动,从空间里拿出个塑料瓶子和剪刀,剪下一条后,从门的缝隙里塞进去,上下慢慢的动……

    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还是让唐宝脸上都是冷汗,心里紧张的手都抖了,幸好外面刮风打雷,楼上的动静楼下也听不到。

    好在门被打开了,她进去后顺势关上门,发现自己来到了卧房,地上铺着一块块四四方方的花纹瓷砖,还有红木的家具,倒是显得很小资。

    唐宝有点羡慕的看了看四周,无论是哪个时代都有特别的存在,和自家房间的泥地相比,这里简直就是太奢华了。

    她上前打开衣柜小心的翻动了一下,找出好几个信封,里面都是崭新的大团结和各种军用票,普通票。

    不问自取是为贼!

    这让她有点纠结,最终却是收进空间,虽然自己这做法实在是有点不道德,可是这东西明显是来路不正,她宁愿拿出去救济别人,也不想便宜刘家。

    而且这东西不见,刘家肯定是心痛,也会害怕。

    她就是不想看见他们太嚣张。

    随后她把整个房间全都仔细的检查了一遍,又从床底下找到个密码箱,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就干脆收进空间。

    她又依样画葫芦的打开了另外一间房间,发现里面是书房,翻了好些文件什么的,也没发现特别的,倒是又寻到了一个密码箱。

    一面暗暗的嫌弃自己好歹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可是实在是穷了太久,面对着一笔巨款,实在是有一种一夜暴富的感觉。

    她觉得书房里的密码箱肯定是有什么秘密文件,自己也算是不枉此行,准备离开的时候,却听到楼下有人说话,随即有脚步声上楼。

    很快脚步声就停在书房的门外,传来了钥匙插进锁孔的声音。

    唐宝赶紧躲进空间,心里不住念佛,希望进来的人能赶紧离开,不要把自己堵在书房里,要不这事情可就不好收场了。

    不仅是因为在空间里进去,出来的地方不会变,还有因为这空间太任性,要是把自己赶出来就糟糕了。

    外面进来的却是两个人。

    唐红军的声音带着点担忧:“爸,我叔他们会怎么样?我妹妹胆子小,现在怕的不行,我看她很后悔当初的事情,现在要是爸还想让她嫁给晓军,那肯定没……”

    “现在后悔已经晚了,你也知道我为了这件事,上下打点用了多少钱!”刘志华很冷漠的开口:“现在她想嫁给晓军那是不可能了,不过可以让她以保姆的身份来家里,到时候让晓军试一下,看看行不行!要是晓军喜欢,那就……”

    我去,唐宝在空间里听到这话,觉得自己浑身都要冒烟了,小心肝突突地跳,整颗心脏憋得像要炸开一样,她已经要压抑不住自己的愤怒了!

    有那么一刻,她几乎要忍不住冲出去狠狠抽那两个人几巴掌!打掉他们满嘴牙!打死他们也是为民除害。

    不过,她忍住了,还希望自己能听到一些要紧的消息。

    这个时候就很庆幸自己有个空间了,虽然不大,也从当初的三平米立方变成了五平米立方左右,而且自己躲在里面不仅能听到他们说话,也能看见他们,简直就像是看电视一样。

    她看见唐红军满脸是笑的附和:“爸爸说的是,对了,这些是h市的供销社主任让我送给您的,里面还有信。”

    他把自己手里的一个纸箱子放在桌子上,很恭敬的道:“爸,我先下去看看晓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