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志华看见唐红军离开后关上门,自己才打开纸箱子,看见里面的东西露出满意的笑容,翘起二郎腿裁开信看了起来。

    唐宝看着里面有两条茶花和两条大重九的香烟,还有两个鼓鼓的信封,她隔得远,也不知道信里写着什么,可是心里却想把这些东西顺走。

    要是能把这信交到公安局,或者是副市长的手里。

    像他说的,费了不少力才把自己的爸妈送进纠察队,那自己要是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那就是再好不过了。

    就算不能把他们弄进去,能把这件事撕开,那刘家就自顾不暇,没时间和精力去打压自己的爸妈。

    可是刘志华看了信后,就拿出一盒火柴把信给烧了……

    唐宝看着信纸化为灰烬落在一边的痰盂里,气的在空间里大骂他阴险狡诈,做事竟然这么小心谨慎。

    她在空间里尽情地发泄了一通情绪,终于慢慢恢复理智,自己现在还是离开这里要紧。

    此时的刘志华用口水沾了沾手指,数了一遍后,就起身打开一边的书柜下层,准备把这东西放一些到保险箱里。

    可是,为什么自己的保险箱不见了?

    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这书柜下层别有玄机,看着是柜底层,可是下面却是空的,刚好可以放这保险箱。

    这里存着的都是他的私房,放保险箱的地方也只有他自己知道,可是现在连保险箱都没了,他浮现出来的念头就是这保险箱是不是被自己的老婆发现了。

    他只觉得手脚发凉,喘着粗气往房间走,想趁老婆没有回来的时候,去房间找找自己的密码箱……

    唐宝听到隔壁传来了开门声和关门声,赶紧踮起脚尖出了空间,悄悄的下了楼。

    幸好现在外面又下起了雨,唐红军他们没有出来,而是在客厅里喝茶吃花生。

    唐宝胆战心惊的下楼,手脚发软的爬着梯子离开刘家后,都顾不得撑伞,撒腿就往郑家跑……

    好在她知道机关大院在哪,这下雨天,门口的传达室里一老一少也没站岗,反而在里面坐着一边喝茶一边说着什么,没有特别留意进出的人。

    主要是这种天气大都人都在家里呆着,唐宝用雨伞遮着自己,目不斜视的走进去。

    里面的人就瞄了两眼,见她没有东张西望鬼鬼祟祟的样子,也没太在意,以为是哪家的保姆出门买东西现在才回来。

    大院里虽然也是光秃秃的,可是那高高的青砖院墙,还有里面一栋栋整齐的红砖小院,就显得有点气派了。

    先前郑威详细的说了自家住的地方,是怕去机关大楼有人守着,而且唐宝一个小姑娘去太引人瞩目,反倒是家里会安全点。

    唐宝按着郑威说的来到一栋小院前,看着门牌号没错,这才敲了敲门。

    哪怕是她带着雨伞,可是这大风斜雨还是大湿了她的裤脚,不过也庆幸这种天气很少人走动。

    “来了!”很快就有一个中等个子的妇女来开门,白净带着点富态的脸上难掩忧色,看见唐宝疑惑的问:“闺女你找谁?”

    唐宝见她齐耳短发,穿着白色的确良衬衫和浅灰色的裤子,手腕上还带着一个手表,和郑威描述的很像,估摸着她应该是郑威的妈妈,不知怎么的,突然有了几分小媳妇见婆婆的感觉,腼腆一笑:“阿姨,您是郑威同志的妈妈吗?”

    郑妈点了点头,领着她进去,警惕的看着她:“你来到底有什么事?”

    “郑威同志昨儿被人追,无意间来到我们的村子,我就顺势让他住在我家,现在还是有人在寻他……”

    唐宝话没说完,郑妈已经激动的红了眼睛:“太好了,阿威没事就好,真是太感谢你了,你家在哪?我这就让他爸爸派人去接他。”

    唐宝把遇到郑威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这才婉转的道:“现在村口有人守着,叔叔最好是多带几个人去,最好是不要太大张旗鼓。”

    “行,行!”现在她说什么,郑妈妈都是一口答应,没什么比自己儿子安危更重要的事情,着急的道:“我们现在就去寻我爱人。”

    唐宝可不想自己太招人眼,免得被人盯上,委婉的拒绝:“阿姨,我现在还有点事,先去苏家大院,你把这封信交给郑叔叔就好了。”

    郑妈妈接过她从挎包里拿出来的信,点头道:“那你小心点,我们等下再见,我肯定让我爱人好好谢谢你。”

    唐宝和她一起出门后,自己放慢脚步,和她拉开一点距离。

    出了大门后,唐宝就小跑起来,很快就回到了苏家大院,幸好昨儿杨毅已经把房间的挂锁的钥匙给自己了,唐宝进去后才发现他们一个人都没有回来。

    她暗暗松了口气,自己瘫坐在一边的椅子上,发现自己浑身上下都被雨水淋湿了,而且先前自己因为太紧张出了一身汗,她觉得自己需要换一身干净的衣服。

    她很谨慎的换了一身和原先差不多的衣裤,见没有人在,很好奇自己今儿弄了什么东西,心念一动就进入了空间。

    先把在纠察队里顺出来的铁盒子打开,入目的就是一些介绍信,只见上面顶端题头是端正而赫然的印刷字体“介绍信”三个大字,中间的内容是空白的,下面的落是出具介绍信的地址。

    介绍信的下面是一把手枪和十几发子弹!

    唐宝还真没想到自己阴差阳错之下竟然会得到这么重要的东西,这空白的介绍信在这几年内都是好东西,出门在外就能用的到。

    不过自己只认识手枪,却不会用枪,看来得慢慢摸索一下。

    她又看着两个军绿色的一大一小的古朴密码箱,很是发愁:“我不知道密码,这东西在我的手里就一点用也没有啊?难不成我现在开始去研究保险箱的构造?”

    “哈哈哈……笑死我了,你怎么就这么蠢吗?”好久不见的蛋蛋突然出现在空间里,圆滚滚的像皮球一样奔奔跳跳的来到唐宝身边,笑声猖狂之极:“我不是早就告诉过你了吗?在这里你想怎么着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