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撑着雨伞带着斗笠往外走,唐宝的雨伞下一左一右是玉郡和杨铮,他们走在最前面,两个小的你一言我一语的和唐宝说话,恰好在门口的时候和一个背着孩子的女人差点撞到一起。

    主要是那女的走得太快,而她背上撑伞的小姑娘把雨伞撑的太低,那女的没注意面前有人,而且又是从拐角处过来的。

    “你们没长眼睛啊!”那女人反而先很不满的瞪着他们,没好气的呵斥:“赶着去投胎啊!”

    后面的顾行谨看见两个小的围着唐宝争宠,心里觉得自己失宠了,自己也想弟弟妹妹围着自己亲热的说话啊!

    听到那女的出口就没好话,顾行谨快步上前,脸色一沉声音无波澜却充满威慑力:“你说什么!”

    顾宁谨他们也上前,神色不愉的盯着她,似乎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的样子。

    叶妙仙倒是不怕半大的孩子,可是看着顾行谨身姿挺拔的站在那,眼神凌厉的盯着自己,浑身散发着冷意,瞬间让她感到一种莫名的压力。

    再者那几个半大的孩子才一段时间没看见,现在也似乎一下子就长高了不少。

    反正现在看着人家不好惹,她很干脆的往里面跑,哼,就他们这些人,自己才不怕他们。

    ……

    唐宝看着她们母女俩都进去了,这才伸手环住挤在自己雨伞下的杨铮好奇的问:“你们认识她们吗?”

    要是她没弄错的话,那个女人就是密码箱照片里的女人,虽然看着比照片里胖了不少,而且那孩子也大了很多,可是她觉的有什么想法在自己的脑子里快要冒出来了。

    “认识啊!”杨铮这个年纪还小,倒是不用在意男女之防,对于唐宝搂着自己,心里反倒是十分高兴,不知道唐宝这是为了走路省点力,把他当成了柺子。

    “听说她爱人先前生病没了,留下个遗腹子,现在厂里照顾她,好像是在仓库做管理,这活干净又体面。”

    唐宝眼睛一亮:“这女的是不是搪瓷缸厂里的?”

    “姐你怎么一猜就猜到了?”杨铮好奇的看着她:“姐你认识她?”

    唐宝深怕这小机灵鬼猜到什么,含糊的道:“就是听我堂哥说起过。”又赶紧转移话题:“我们得赶紧走,这下雨天,天黑的早。”

    一边的顾少谨过来把杨铮挤出去,拉着唐宝的衣服笑嘻嘻的道:“姐,我要和你一起走。”又很八卦的和她唠叨:“先前那女的现在住的地方,听说经常有男人来,年纪有点大,说是亲戚,我觉得这里肯定有什么猫腻……”

    唐宝觉得这孩子的直觉实在是太了不得了,她现在有百分之八十认定这女人和刘志华有什么关系,心里已经在琢磨怎么制造混乱了。

    她一边听少谨说话,一边想自己可以模仿那女人口气写封信,到时候把密码箱和照片还有信往哪里一交,就能引起不小的动乱。

    就是最好打听一下刘家和谁的关系不大好,再者是要是出了这种事,那女人以后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自己这样会不会太狠?

    不过在她听到少谨说那女人看见他们就没好气,而且顾玉郡这不爱说别人坏话的小姑娘都在那用难以启齿的语气嘀咕:“那阿姨很过分,以前去陈家的时候,说让我多吃点!她可以给我找户人家当童养媳,虽然那男的有点傻,可是说我也能卖个好价钱。”

    顾少谨先前听到那女人让陈家给自己的堂姐多吃点,还觉得那女人也不是一无是处的,可是听到后面,整个人都气的快跳起来了:“太过分了,姐,下回我们收拾她。”

    顾玉郡赶紧道:“别,她和陈家关系好,听说还和很多大人物有来往,我们现在过得好好的,我这辈子都不想再看见他们了。”

    唐宝也觉得很郁闷,要是自己没猜错的话,那女人的打算是想把顾玉郡弄到刘家吧?

    当然,顾玉郡先前是太面黄肌瘦了,刘家也肯定看不上。

    不过,知道那叶妙仙不是个好人,她觉得自己算计她,这心里也不会觉得对不住她,毕竟现在这年代,对男女关系看的还是比较严格的。

    唐宝她虽然很累,却还是提着一口气往前走。

    回家的路就算是骑自行车也要二十来分钟,他们这走路差不多要四五十分钟。

    但是这下雨天,泥路泥泞,小水坑又多,更是走的慢,也没有再看到那两辆车停在那。

    唐宝暗暗松了口气,来到村子上,就发现不对了。

    现在已经是六点左右了,天上细雨飘飞,阴沉沉的已经很暗了,可是电也在昨儿停掉了,现在家家户户都点着煤油灯或者是蜡烛。

    这个时候大家应该是吃晚饭的时候,可是现在男人们都带着斗笠穿着蓑衣,跟着二十几个拿着手电筒的联防队员家家户户的走动。

    唐宝心里一惊,上前低声问一边的贾柏文:“叔,这是怎么了?又来搜查吗?”

    她都以为郑威他爸已经来把人接走了,可是现在看到联防队的人,就知道事情肯定有变。

    “你们回来了?”贾柏文平时也怕看见这些人,可是现在倒是一脸感动:“他们都是为人民服务的好同志啊,知道我们村子里现在没电了,分成五个队来检查,查出来是线路的问题,就冒雨过来修电,顺便帮我们检查线路。”

    唐宝听了,只能表示我信了你的邪!

    这还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明摆着是来搜查郑威的,却寻了个这好借口,自己得赶紧回去让郑威换了衣服,希望能蒙混过关。

    顾宁谨见唐宝脸色不大对,上前体贴的道:“姐,晚上你到我家来一起吃吧?”

    唐宝心不在焉的应下:“行,我先回去换身衣裳。”

    她匆匆的回到家,看见大门上的挂锁还好好的,这才松了口气,打开锁后就赶紧去找郑威,可是看着床上的人的时候,脸色扭曲的咬着唇,无语至极:“天,你搞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