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郑威虽然觉得自己穿女人的衣服很别扭,可是为了自己的安全,也为了不连累唐宝,找到唐明远的刮胡刀刮干净下巴的一点胡渣。

    唐宝给他准备的衣服是米色小碎花的对襟衣,他还是冒着浑身的鸡皮疙瘩换上了苏素的旧衣服。

    好在现在的衣服都是做的松垮垮的,唐宝为他准备的又是最宽松的,他穿着虽然有点紧,可是那小碎花的土布对襟衣和同色的直筒裤,短头发没法遮掩,就准备了一块毛巾包着。

    反正在唐宝离开后,他的心里是没觉得安稳过,总觉得有人会冲进来一样。

    他也想过自己悄悄离开,可是这挂锁是要从外面开的,再者是他高烧还没退,整个人也晕乎乎的,觉得自己现在走出去就是羊入虎口。

    等他听到开门声音的时候,心里是期待自己的爸爸能和唐宝一起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可是看见唐宝脸色惨白的进来,赶紧从床上坐起来问:“阿宝,你的脸色不大好,是不是太累了?”

    唐宝是真的很累了,可是看着他虽然穿了自家妈妈的衣裳,个子太高,衣袖裤脚都太短,看着反而更不伦不类,反而特别引人注目,赶紧道:“很快就有人要来搜了,现在没有别的法子了,我拿我爸的衣服给你穿,等下你再穿上蓑衣,干脆走出去混到人群里。”

    真是的,自己在书上看到那些男扮女装,或者是女扮男装都很容易,自己这却是这么难,真是心累!

    其实最好还是去后山躲一躲,可是大晚上的她都没有把握在山上全身而退。

    现在只希望趁着天黑,没人会注意到他敢混在外面。

    最重要的是他在外面,就算是真的被发现,也不会有人知道是自己把他藏起来的。

    没错,她就是胆小怕事!

    毕竟自己的爸妈还没出来,她可不想自己也进去。

    再者自己的信已经送到,可是他爸妈却没有来,就说明这件事比自己想的还要严重。

    能帮一把的时候,她自认为自己已经尽力了,现在这局面,自己后悔也来不及了,这也是最好的法子,最后的结果谁也不能预料。

    郑威换了唐明远的旧衣裤后,倒是顺眼了很多,比起先前他自己的中山装,倒是像换了个人。

    唐宝也松了口气:“这样还行,就是你太白净了,好在现在天暗了,倒也看不大清楚。”

    又担忧的看着他低声道:“信我已经给你妈了,他们应该在赶来的路上了。”

    “估摸着是被人看住了,”郑威不想看见她担忧的眼神,故作轻松的笑了笑:“我敢肯定我是他们亲生的,他们不会不管我的。”

    唐宝把蓑衣递给他,勉强的笑了笑:“幸好今儿是下雨天,这样应该能蒙混过去。”

    “阿宝,”他眼带温柔的看着她:“你不要担心,外面人多,就算我被抓到了,也不会有危险。”

    唐宝心虚的摸了摸自己的辫子,不想告诉他自己是怕被他牵连。

    这个时候,外面的大门突然被推开,顾行谨和顾宁谨大步进来,看见房间里面陌生的男人正要穿蓑衣,都愣了愣。

    顾行谨总觉得唐宝有点不对劲,回来又看到联防队的人在挨家挨户的搜查,就知道事情不是他们说的那样简单,偏偏顾宁谨他们都担心唐宝会受到惊吓,就赶紧过来看看她。

    在看到郑威的那一刻,顾行谨就知道外面的联防队为的是什么了,一时间不知道该说唐宝太大胆,还是太蠢。

    看见那小白脸长的人模狗样的,顾宁谨心里却很郁闷,自己怎么就比唐宝小了三年了?要是自己和她一样大,自己就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这样‘深情款款’的凝视。

    但是就算自己不行,自己有哥哥啊!

    他心里琢磨着自己怎么撮合大哥和唐宝,自家‘拖油瓶’太多,要是来个厉害的大嫂,那弟弟妹妹就没好日子过了。

    “你们怎么来了?”唐宝不知道自己现在该怎么办,反正也瞒不下去了,破罐子破摔的道:“他被坏人在追,我也是无意间救下他的。”

    随即眼巴巴的看着顾行谨,低声的把自己的打算说了:“顾大哥,他准备换上蓑衣出去,你觉得能不能混过去?”

    顾行谨知道自己现在避不过去了,自己要是在犹豫,那些人就要到了,很干脆的道:“我带他去后山避一避,唐宝你把他留下的东西都清理干净。”

    唐宝其实也想过让他去后山避一避,可是现在一下雨,路面就会很滑,再加上后山野蜂很多,怕他这还没被人发现就丢了小命。

    可是现在有顾行谨在,听说他在外面很厉害,倒是放心不少,还特意给他们准备了两个驱虫的药包。

    在他们离开后没一会儿,二十几个人又把唐宝家仔细的检查了一遍‘电线问题’。

    唐宝看着他们这些人认真检查的模样,又见外面似乎有人在守着,很庆幸顾行谨把人带走,要不这个时候郑威肯定被逮住了。

    不过自己家这段时间是不是太招小人了?这联防队,纠察队都来了几趟了,想想就让人郁闷的不得了。

    联防队的一群人自然是对唐宝家特别关注,毕竟她今儿去了镇上,而且他们的人还跟丢了,要不是为了聚集人手,他们早就来搜查了,谁知道唐家还有顾家都没有他们的踪迹,真是见鬼了,白忙活一场。

    唐宝看着他们离开还往后山那边去,还以为他们是要去搜山,没想到却是有很多人从山脚下过来,一起汇合后才离开。

    她摸了摸脸上的冷汗,真的不知道郑威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这鬼天气可真是让这这么多人都一起受罪。

    顾宁谨见唐宝的脸色不大好,以为她是被吓着了,很有眼色的让她换衣服,又给她烧热水,让她在家好好歇着,自己准备回家去拿饭菜送过来,毕竟郑威的事情还是不要让他们知道为好。

    不是提防他们,而是为了不要他们担心。

    ------题外话------

    亲们,今天起二p,为了争取早点上架,这三天每天两更。

    第一次写年代文,请大家多多提意见。

    真挚的感谢一直陪着我的亲们,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