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行谨心里再三琢磨,觉得唐宝要是出事,自家弟弟们肯定是不可能袖手旁观的,自己干脆送佛送到西,趁着夜色和弟弟一起陪着他去了镇上。

    说真的,这黑灯瞎火的,先前进山的时候,他可是半扛着郑威躲避着在山脚下巡逻的联防队员这才进山躲过,确定安全才下山,在唐宝家吃了饭后,就和顾宁谨一起搀着郑威趁着夜色离开。

    顾宁谨为了悄悄的去黑市,对这边的大路小路都很熟悉,可是这路是真的不好走,哪怕有电筒,也是深一脚浅一脚的踩到小水坑,还要担心有人在守着,路上花费了比平时多一倍的时间。

    这种天气,机关大院早就关门了,顾行谨翻墙进去,悄悄的打开门,送他回到家后,才发现他家里没人在。

    顾宁谨很惊讶:“难不成你爸妈去接你错过了?”

    郑威可不敢想的这么美,苦笑:“可能是他们出事了!”低头看见自己的鞋子裤脚都湿透了,他们的也好不到哪儿去,赶紧招呼:“顾大哥,宁谨,大恩不言谢,我去给你们拿干净的衣服,只有楼下有洗澡间。”

    顾行谨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手表,已经是十点多了,再者外面还在下雨,回去的话确实不方便,也就点头应下:“也好。”

    顾宁谨看着郑威上楼了,才凑到自己哥哥身边,惊讶又好奇的低语:“没想到他爸竟然是副市长啊!”

    在路上听到他说明身份后,他都有点不相信,没想到这竟然是真的。

    这样一想,自己大哥的情敌太厉害了,自己都有点为大哥担心。

    “调来就碍了别人的眼,要是能挺过去,以后就能安稳了。”顾行谨对这种事也见得多了,再者他以前出任务的时候,也接触到很多事情,倒是态度淡然。

    ……

    第二天一大早,顾行谨兄弟起床后,见隔壁房间的郑威还没醒,准备悄悄的离开,他可不想掺合到有些事情里面。

    可能是天不遂人愿,这个时候,外面的门被打开了,随即郑妈妈进来,看见两个陌生的男人,差点以为自己走错了门,惊讶的看着他们:“同志,这是我家,你们怎么进来的?”

    “阿姨,”顾宁谨带着笑意的道:“打搅了,我们兄弟昨儿送郑威回来,太晚了,就留在你家歇了一晚,真是打搅了。”

    郑妈妈听到自己的儿子回来了,激动的红了眼圈:“阿威回来了?这真是太好了,真是太感谢你们了,昨儿我们被人看住了,他爸气的和别人起了冲突,现在还在医院,我本来早上准备和公安局的人一起过去……”

    ……

    郑威对于唐宝来说,就像是个烫手山芋,等人走了,唐宝心里也有了把手里的烫手山芋给解决了的心思,自己又实在是太累了,这一觉睡的天昏地暗,等醒来的时候,发现外面已经是雨过天晴,大太阳高挂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儿用力过猛,发现自己又有了行动障碍,把她郁闷的不行。

    现在这样肯定不能去镇上,她也只好耐下心来,感到自己有点鼻塞,生怕在这要紧的时候生病,赶紧给自己熬药预防感冒发烧。

    顾宁谨对家里人的留言是和大哥去黑市上转转,因此他们也不担心,而是继续去干自己的活计挣工分了。

    顾玉郡觉得自己有点不舒服,怕自己小病拖成大病,过来让唐宝给她把脉,苦着脸道:“要是被哥哥们知道了,他们以后肯定不乐意带我去镇上了。”

    唐宝给她仔细把脉后,温声道:“玉郡你放心,就是淋了点雨引起的感冒,我给你配点药,明儿就能好的差不多了。”

    “姐你真好,”顾玉郡羞涩的递给她一个小袋子:“我大哥给了我钱,我买了两份,昨儿忘记给你了。”

    唐宝打开袋子一看,里面是个镶了绿色塑料的小镜子,还有一把同色的梳子和几根皮筋头绳什么的,虽然自己也有,可是看她凤眼亮晶晶的看着自己,一脸求表扬的神色,拒绝的话到了嘴边又应下,笑吟吟的道:“真是太好看了,我很喜欢,谢谢你玉郡。”

    顾玉郡现在已经不同以前的面黄肌瘦,脸上也有了点肉,此时听到唐宝的话,小脸都红了:“姐你不嫌弃就好,哥哥还给了我五块钱,下回我们一起去镇上买好吃的。”

    唐宝是真的喜欢他们懂事的模样:“好,过来,姐给你扎辫子。”

    “哎!”顾玉郡美滋滋的来到她身边,心里美极了,或许是因为在陈家过得太艰难,唐宝恰好在那个时候关心她,一起吃住了几天,让她很想和她亲近。

    虽然她能把头发扎出很多花样,可是在这年代却丝毫不敢张扬,再者她的头发也不多,可能是因为先前亏空了身子,现在是名副其实的黄毛丫头,只能给她扎了一根麻花辫。

    唐宝怕和她呆久了,被她发现自己走的实在太慢,给她梳好辫子后,又给她抓了药,就温声道:“过会要准备午饭了,你先回去烧饭吧。”

    顾玉郡仰着小脸“好,姐你也去我家吃吧?”

    “不用了,我这还要准备药材呢。”唐宝赶紧拒绝,自己可是要在家等顾行谨他们回来。

    下了几天雨,好不容易有太阳了,陈联大队的男女老少又热火朝天的投入到争公分的队伍中。

    在顾玉郡离开后,倒是有几个人来找唐明远和苏素看病,可是听到唐宝说他们还没回来,自己给他们看病的时候,他们明显是怕唐宝这年纪轻,不经事,不敢把自己的身子给唐宝当小白鼠,赶紧离开了。

    这可把唐宝给郁闷极了,不过她现在要忙的事情也不少,土灶里加了几块木头熬粥,自己拿出纸笔,捉摸着怎么用刘志华的口气写信。

    她思来想去,还是不想刘家在暗算自家后,还能过得潇洒自在,准备让他们也焦头烂额一番。

    典型的只盼着你过得不好,我就能笑得开心灿烂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